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大结局(一)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万松雪瞪大眼,后退两步,似难以置信,“你真要和我动手?”

    小八反问,眸光冷然,显得很不近人情,“我们是敌人,不是吗?”

    至此,万松雪终于死心,她如今这个样子,她怎么还能期望他的谅解?她头一次憎恶自己的身份,憎恨涅太子拖自己下水,憎恨卫瞳害自己入瓮。

    她的爱情,陷入了绝境,她的前途,一片灰暗。

    若能给她一个信念,她可以输死一搏,偏偏,她只觉得人生无望,甚至绝望灰心。

    面对他的长剑,她很心痛,他的仇恨,是情有可原,但是她,怎么能对他拔剑相向?

    但是,她不出手,不代表小八就会收手。

    当他的长剑递出,斩断她一缕头发,逼得万松雪不得不出手。

    以往相处,她虽看过小八出手,却不知他实力如何,每次他都能轻松解决对手。方才看他对付天魔卫,几乎一剑一个,便知他身手不凡,亲身经历,才发现他的实力强的离谱。

    她在他手下,走了不到百招,便溃败了。

    黑剑被打落,斜插在身旁的泥土里,她倒在地上,身上的黑袍被挑落在地,暴露她原本的容颜,那该本该是绝色脸,在惊惶之下,竟显得无比惨白,万松雪张嘴呕出一口鲜血。

    但她心中,却有些微的惊喜。

    他方才,是手下留情了,否则,自己又怎会只有呕血这么简单。

    只是,当她抬头,眼前是锋锐的剑尖,再往上是他冷漠到极致的眼,万松雪一腔热血倏然冷透。

    但凡有一点喜爱,亲手伤害对方,眼中总是有一些疼惜之情,但他没有,眼中除了生疏淡漠,就是冷酷无情。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他是想杀她的,只是迫于某种原因,才手下留情。

    他的目光,散发比剑刃更加冰冷的光泽,“万松雪,你自己做的孽,你心里清楚,即便将你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万松雪一时间,竟觉得无比心寒。果然,她的身份,早已经暴露了。

    她不想去追究,他是什么是知道的,过去的相处,又有几分真,她只知道,她爱这个人,为了能与他在一起,她愿意做任何事。

    只是,对方确实如仇敌一般痛恨着自己。

    看着眼前的长剑,这是能夺她命的东西,万松雪想,如果就这么死在他的剑下,也不错。

    至少,与这人的羁绊更深了不是。

    哪想,他剑尖一偏,却斩向周围的天魔。

    一招横扫千军,将七八个天魔拦腰截断。

    而他身形不停,飘忽如鬼魅,场中只窥他炫目冷白的剑光,等白影静止之时,地上只留下天魔的残骸,真是好高的修为,好凌厉的手段。

    “下次见面,决不轻饶。”

    眼见他扔下一句,就要扬长而去,万松雪想也不想,扑上前就抱住了他的腿。

    小八低头,直视她的眼,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却又万分残忍,“万松雪,人的一生,可能碌碌无为,可能误入歧途,但至少要无怨无悔,如此,才不至于否定整个人生,才有动力继续活下去。别让自己变得太可怜,输也要熟的有骨气,即便死了,也能体面一点。总不能,让自己的敌人,也轻看自己,你觉得呢?”

    万松雪生生因他这句话愣住了,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就送了。

    而小八,也不等她回答,挣开她的桎梏,一甩袖袍,扬长而去。

    万松雪看他的背影,真是干脆得没有一丝留恋。

    也许,这个人,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

    那些残留的修士,畏惧万松雪此前的狠辣,一时间竟不敢上前。

    万松雪在原地怔愣许久,倏然爆出一声冷笑,却是说不出的自嘲,眼眶却渐渐红了。

    最终,她站起身,拔起地上的黑剑,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

    而在另一战场奋力厮杀的卫瞳,凭着合道的威力,以及灵枭的相助,本来都快灭一个魔王了,竟在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当时,黑风大作,紫蓝光芒乱闪,眨眼间,近处的十几个修士便被那股莫名的力量撕成了碎片。

    这状况太突然,那人的袭击,又似狂风骤雨般猛烈,卫瞳根本来不及施救,只能抵挡最近的攻击。

    光芒散去,力量消退,卫瞳抬头,便见空中多出一团诡异的黑雾,雾气的正中站了个黑衣男子。

    有别于别的天魔,藏头露尾,这人只是一袭简单大气的黑袍,面容半隐在黑雾之中,有些看不太真切,但那双天魔独有的红色眼睛,锐利凶狠,魔魅异常。

    而本该死在她剑下的魔王,此刻正安然站在他身侧,一脸劫后余生地庆幸,望向黑衣男子的目光,满是敬畏,再看向卫瞳时,便又是凶恶愤怒。

    卫瞳此刻已经懒得搭理那只魔王,此刻,她死死瞪着突然出现的黑衣男子,眸中一片忌惮防备。

    这般声势,这般强势。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人便是涅太子了!

    端看容颜,似乎与人类无异,期内包裹着的,却是天魔那颗丑陋又充满野心的灵魂。

    周围的人,无论是天魔还是修士们,因为涅的出现,都不约而同地滞了滞,修士们是畏惧对方突然出现这么强大的帮手,天魔们则是绝处逢生的振奋,纷纷奔向己方阵地,好寻求涅的保护。

    她在看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她,不过目光只是轻微一扫,便集中到了她的脸上,与之对视,眼中一派平静,“你就是这一届的仙尊?一个黄毛丫头?”

    卫瞳皱眉,比起这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大魔头,她的确太年轻,不过,决战可是用实力来说话的,卫瞳将长剑一指,正对涅太子,嗓音冰冷和强势,“涅,要打一场么!”

    如今,她才合道不久,没有达到修为的顶峰,五件神器也是分开来使的,按理说,还不到决战时间,偏生这个时候,遇上了死对头,却不能退缩。

    她的背后,可有千千万万双眼睛看着呢!

    仙尊,是一个表率,她不能涨对方的气焰灭自己威风。

    对方却只是轻轻一笑,“我期待和你的对决,但不是现在,洗干净你的脖子,等着我取你的人头吧!”

    说罢,黑风骤起,涅和那魔王,瞬间不见了踪影,至于剩下的天魔,不过是些残兵败将,不足为虑……

    自从那日与小八相遇,回来之后,万松雪便开始了疯狂地修炼。

    小八的确是刺的她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

    时间一长,他会忘了她,而她,本就是只有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人。

    她走的那天,广成仙派得所有长辈弟子都来相送,唯独不见那人。

    他兴许知道自己不想见他吧。

    可就要离开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那人眷恋的视线,卫瞳微微一顿,便毫不犹豫的离去了。

    有缘无分,说的就是她和易寒吧!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自从将龙宫定为大本营,玄亿也从滢索宫地底搬了出来,加上青龙灵枭,在此常住的神兽便有了三位。至于赤翎,毕竟掌管了整个妖界,不可能时刻呆在人界,是以有要事才过来一趟。

    丛焉和陆星一直在龙宫,有了青龙的指点加上卫瞳赠与的丹药,二人如今的修为大有长进,常率领龙宫海族外出抗敌。令卫瞳意外的是,骆真竟也来了,卫瞳素来很喜欢这个朋友,对于他的到来,自然十分欢迎。

    自从那日涅太子露面,天魔与修真界的战争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小八命不归大规模地种植灵草,炼制丹药,用以补充战场。不得不说,有了穆不归炼制的法灵丹和疗伤丹,大大减少了战场上的伤亡。

    小八说,涅太子已然融合了魔皇心脏,实力抵达了巅峰,不日就要发起大战。

    再者,三千年一次的薄弱期即将到来,也逼得涅太子不得不行动。

    所谓薄弱期,便是修真界与魔界位面最薄弱的时期,这个期限非常之短,也许只有一天,在某个时辰内达到最薄弱,过此时间会慢慢变得坚固,涅太子一定会想方设法在此时间内打开位面入口。卫瞳所要做的,就是阻止涅太子打开位面入口。

    为此,与之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吗?

    卫瞳自那日起见过这个魔魅一般的男子,便知道这是一场硬战。

    纵使赢得再漂亮,也得豁出性命去打!

    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为了这场战争,她早早就开始做准备。

    她不怕死,本就是捡回来的命。她只是舍不得小八,也很担心,自己若真有了什么不测,留下他一个人,接下来的漫长岁月,他又该如何度过,一定,非常寂寞吧!

    不管如何,她既然站在了这个位置,就会肩负起这份责任,不仅是为了守护修真界,更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爱人,朋友。

    “那一场战,我会和你并肩作战,绝不会让你有事,小瞳,你相信我吗?”决战前夕,小八这么说。

    “我相信你。”卫瞳只当他说的是安慰之词,却不忍让他失望。

    所有人都知道,与涅太子一战的人,只能是自己,但是他的脸色太严肃了,严肃到让她信服,却又不安……

    决战的这一天很快到来,卫瞳牢牢守在小八所说的薄弱层附近,等着涅太子出现。

    所谓的薄弱层,只是某一块空中区域,肉眼看不出异常,但是卫瞳却明显感到这块区域的元气要比其他地方稀薄许多。

    她漂浮在高空,脚下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天魔和修士们厮杀成一片。

    她举目四望,目光凝了又凝。

    涅太子,你在哪里?

    “这一届的仙尊耐心有点差呀!”身后倏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子嗓音。

    卫瞳大骇,猛的回神,同时手中甩出一道锐芒。

    黑影飞退,衣袂飞扬。

    待他停住,卫瞳总算看清了这个男人。

    黑发映衬下,是一张雪白到透明的脸,红的发黑的眼珠,精致邪魅的五官,近看时,比那日里更加具有冲击力,嘴角的笑容邪气而张狂。

    天魔所化人形的完整度和修为有关,一般的天魔,所化人形都十分丑陋,只能维持个人形,脸和肌肤却完全不行,此前,她曾挑开一个天魔死尸的斗篷,犹如枯藤般的粗大血管突出肌肤表皮,让整张脸面目全非,只能依稀辨别五官,甚是可怖。

    魔王的长相稍稍好些,五官分明,脸上的血管都在表皮一下,不过因为半透明的肌肤属性,使得这些血管就像是长在皮肤下的长形蛆虫,看起来倒是有些恶心。

    唯有这涅太子,魔功练得登峰造极,能幻化成完美的外形,乃至于在修真界也是少有的俊美。在卫瞳眼中,即便是再漂亮的长相,有着这样恐怖的野心,狠毒的手段,也只能让人生厌。

    “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卫瞳缓缓抽出长剑,目光冰冷若实质。

    她已将五大神器融融为一体,合成的新武器是一柄金色长剑,一出鞘,金芒四射,威力无匹。

    五大神器虽然各有作用,除却诛魔剑,其他四大神器都只能作辅助之用,对付魔王,分开来用,游刃有余。随附涅太子,诛魔剑的攻击力便稍显不足。只有将其他四件神器的威力加筑于诛魔剑之中,才会对涅太子造成杀伤力。而且,既然是决一死战,攻击才是主要的,只要能杀了涅太子,防御倒成了其次。

    背水一战,卫瞳不说绝对能赢,但也绝不能输。

    涅太子哈哈一笑,眼露轻嘲,“那就用实力来说话吧!”

    说话间,他一张袖袍,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周围似陷入万古黑暗,那是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黑,仿若能吞进一切。

    卫瞳忍不住一哆嗦,明明上次见面,他还没到这个地步,短短一月,竟变得如此恐怖。

    卫瞳眉头一凝,也不甘示弱地将气势放出来,手中的神器散发出淡淡金光,周围却还似黑漆漆的。

    涅太子道:“既然是两个人的决战,那些不相干的人还是不要来打扰得好。”

    卫瞳这才知道,他在周围设了结界,不过,结界内充满了他自己的黑暗魔气,也是对她十分不利。

    忽然,涅太子周身能量鼓动,十分凶猛,红睛在黑暗中锐利非常,这是对她存了必杀的心思。

    卫瞳感觉到极度的危险,她挥动起手中长剑,一时间,金光四射,将原本浑然一体的黑暗魔气生生给搅乱了。

    涅太子不怒反笑,“本座没时间跟你耗,直接来吧,看谁的力量更强大,输的一方,魂飞魄散。”

    卫瞳微微皱眉,越是修为到巅峰的高手,比拼的已经不是招式法术而是自身的能量,最简单直白的方法,释放出全身的力量,将对手一招斩。

    因为薄弱期已经开始了,涅太子为了打开魔界入口,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她了!

    没有容她多想,涅抬起了双手,以极快地速度迅速结印。

    与此同时,以涅为中心,一种浩大的黑暗魔气,迅速凝结膨胀。

    以外人看来,两人交战之处,被一团巨大的黑云所笼罩。

    从里泄露的能量横扫八方,但凡在附近飞的修士,都如雨点一般的掉落地面,有功力差一些,境界低级一些的人物,还没有掉落地面就纷纷死亡,直接被震得粉碎。

    见此,众人不约而同地远离了更远了些,原本在空中颤抖的修士和天魔们纷纷转战地面。

    在原处战斗的灵枭,青龙,小八似有所感,纷纷望向两人决战的方向。

    几人与卫瞳自然是相隔几百乃至于上千里,强者对决,一不小心就会殃及池鱼,最主要的还是涅太子采取分散战术。

    灵枭和青羽皆很担忧,无奈眼前正与敌手战得最凶,卫瞳的战争,也不是他们能帮得上忙的。

    唯有小八,不惜以受伤为代价,匆忙解决了一个魔王,便飞身赶了过去了。心中暗自着急,该死,怎么这么快,希望还来得及。

    面对涅太子的攻击,卫瞳全身法力犹如抽茧剥丝,疯狂地涌入长剑之中,

    两股能量,以亮认为为中心,在疯狂地聚拢扩大,只待最终碰撞。

    “小瞳!”这时,卫瞳听见一个熟悉的嗓音。

    听清了来人,卫瞳不喜反惊,“你怎么来了,你快离开这里。”

    这声音,似在耳边,其实很远,他还在结界之外,也许,正在想办法进来。

    随着能量的释放,卫瞳甚至能感受到围绕在身边的巨大的毁灭欲,能涂炭一切生灵,她不想让小八跟着她陪葬。

    “我们说好了要并肩作战,同生共死。”小八很是坚决。

    卫瞳皱眉,第一次发起了脾气,“你别进来给我捣乱,快离开这里。”

    小八却一点也没生气,只是用一种带着笑意的温柔嗓音道:“我马上就能进来了。”

    卫瞳心下焦急,不由得放软了语气,“小八,我求你了,我答应你,我会杀掉涅太子的,只求你离这里远远的。”我不想让你出事。

    小八却自顾自说道:“我有办法让你逃出生天,待会儿你爆出能量之后,我会将你送出去,你不要回头,有多远走多远,走不动就躺着,灵枭和青羽会来接你的。”

    闻言,卫瞳才道:“那你呢?”

    小八笑吟吟地开口,“我就在你后面啊,你要是回头,我分了心,没准就逃不掉了。”

    他语气轻松,卫瞳却是沉默了。

    见不说话,小八又道:“我这么爱你,还打算和你长相厮守的,怎么舍得把你让给别的男人,赤翎那家伙可是窥伺你好久了,我可不会让他得逞。”

    卫瞳依旧沉默,良久开口,却是换了一种语气,不同于之前的激动,甚是温柔顺从,“好的。”

    闻言,她可以感觉到小八松了一口气,“那就这样说定了,等此事结束后,我们就找个地方隐居,再生一大堆孩子,什么也不要管了,好不好?”

    “好!”

    “每天我会看着你在我身边醒来,每天给你一个早安的吻,临睡前,我们可以天天在同个盆里洗脚,我再给你一个晚安吻。我们将平淡相守到老——老到我们哪也去不了!真好,我们比寻常人多了几百上千年的生命,这样,就可以比寻常人多相爱许多很多年。”

    “好!”

    “你知道我最幸运的事是什么吗?那就是遇见了你。小瞳,我好爱你,好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小八很久没这么啰嗦了,卫瞳却听得有些哽咽,努力保持平静,“我也是。”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那我们约定好了,若大难不死,以后的以后,都一直在一起。”

    话音未落,一股浩浩荡荡的神力从神剑内喷涌而出,那是她膨胀到极致的力量。

    涅太子几乎在同一时间察觉到她的异动,手势倏止,将凝结的力量猛的推出。

    卫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破空之声,一双熟悉的手环在她的腰腹之间,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是小八!

    这一刻,世间仿若静止了,让卫瞳只能感受到身后那熟悉的,却也可能是最后的温暖。

    她留恋这感觉,更确切的说,是留恋带给她这种感觉的人。

    但是现实却由不得她耽搁半分,几乎在意识到身后人的举动,她缓缓勾起嘴角,反手将他狠狠推了出去,借助这神器的余威,在两人之间筑起一道防护墙。

    “小八,如果我没有死,请你一定要找到我。”

    “小瞳!”身后传来他惊慌失措地吼声,颇有些撕心裂肺。

    卫瞳对着他微微笑了,“小八,你的心思总是很难猜呐,但是最后的最后,我还是猜对了是不是?”

    他却根本无心听她在说什么了,只是疯狂地砸着结界,“小瞳,你快放我进去,不要做傻事,我有办法的,有办法的。”自身法力于结界相撞,将拳头割地血肉模糊,却丝毫没有用。

    她用神器布置的结界,他根本砸不开。

    “我知道你的办法,但这次,就按我的办法来好不好?”身上的法力流失的厉害,这所谓的神器就是一个吸血鬼,将她的的生命力一点点抽离,她的脸色,惨白得厉害,嗓音虚弱飘忽犹如鬼魅。

    早在临战前夕,她就知道,这人想替她去死。

    根本就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若是有,三千年前,他也不会孤掷一注,放任自己坠入空间裂缝,迷失在万古虚空。

    而她在出战之前,曾去问过穆不归。

    穆不归告诉她,八卦鼎在漫长的时间裂缝之中,收到了损伤,无法修复。做寻常效用尚可,但若是再次遁入时间裂缝,一定会碎裂掉,连着里面的灵魂,也会被时间裂缝碾为齑粉。

    换言之,小八以前走的那条路,走不通了。

    小八一定早就知道,他是这么地了解八卦鼎,但他什么也不说,将所有的压力都默默地扛着,并且一定拼命在想许多别的办法,可惜得到的都是否定。最后,他心里一定很绝望,很难受吧!

    但面对她的时候,他总是装作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其实,她早就看穿他啦!

    却也不舍得戳破,他们各自做戏,想让对方安心一点,却在彼此不知道的地方伤心绝望不舍。

    最后的最后,他是舍不得她去死的,所以他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那就是替她去死,毕竟是当过仙尊的人,他的体质经由神器改造,即便没有仙尊的气运,气息灵力却又如此契合神器。

    即便他的最终修为始终不如她,因为她此前已经挥出最终一击,要维持神器最后的运转,他还是可以的。

    此前说了那么多,不过是想让她安心,让她乖乖地听他的话。

    殊不知,她早就洞穿了他的心思。

    他不忍爱人死在眼前,她亦然如此。

    故而她也安了他的心,乃至于最后一句话,也是为了给他一个希望,好好活下去的动力。

    至于活命,她想过,但是想来想去,最终却只有死路一条的结局。

    在将对方的力量化解之前,神剑会持续从宿主身上汲取力量,一直到死。

    她不能过早地溃逃,否则,高手的对决,失之毫厘,必败无疑。

    等身上力量耗尽,肉体乃至于魂魄都会被两人所释放的巨大能量摧毁殆尽,历代仙尊都是这么牺牲。

    仙尊本体,就是神剑储藏能量的容器,要想发挥神剑的所有威力,只有将容器榨干。

    涅太子不是魔皇,他是可以杀死的,而卫瞳,早就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

    就让万余年的天魔大战在她这里彻底结束吧!将修真界的天魔彻底消灭,就再也没有天魔和魔界里应外合,打开两个位面的通道……

    巨大的能量团,出现在战场中央,带着无匹逆天的气势,仿若要将周遭的一切都碾成齑粉,气流剧烈震荡,整片天地都开始昏暗动荡起来。

    即便在千里之外的人,都觉得热,一种要被融化了的热度,他们心中有一种错觉,这个天地,随时随地都会回归原始混沌,心中被恐惧和惶然所取代,不管是人类和天魔,这一刻都被这气势所慑,没了战意,也无法再战。

    所有的人,所有的规则,都成为这巅峰一战的附庸。

    要不怎么说,天魔和修士的对决,其实就是魔皇和仙尊的对决呢?

    生死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轰隆!

    这一刻,天地为之震荡,有一种毁天灭地地恐怖。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猛烈轰击,处处都显现出来了毁灭性的风暴。

    四面都混芒一片,似乎是阎浮提劫水淹没世界,无人可以逃脱,又似乎是永恒神风净化天地,一切都化为腐朽。

    在这股力量面前,卫瞳的防护结界,如同瓷器一般,“砰”得一下就碎掉了。

    小八的身体被这股冲力撞飞出去,脑部炸裂般地疼痛,只来得看见卫瞳被强光淹没的身影。

    命运之轮开始转动,卫瞳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下一个轮回,还是彻底地死亡,眼前一黑,意识彻底湮灭……

    震荡,久久不息,幸存的人都看向这里,残留着战争因子的空气混沌一片,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只有一团混沌的气体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消散着。

    有想上前看个究竟的人,才走近一点,就被那团诡异气体侵蚀倒地,众人骇然,再也没有人敢靠近,只有四圣兽不惧这种诡异能量,前往查探……

    小八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残肢断骸,天魔的,修真者的,血肉模糊成一团,有的甚至化成了血水,根本分不出谁是谁的。

    仙尊和涅太子的能量爆破,所带来的破坏力是惊人的,除却神兽,老祖,魔王之流,千里之内,无人能在这种毁灭力下幸存。

    小八位于战场中心,更是狼狈到极致。

    即便是他,坚不可摧的血肉也挂满了伤痕,浑身浴血,几乎找不出一块好破,碎裂的衣服与血肉融成一体,连头发都被灼烧得不成样子。

    他是活着,但看着不像是一个活人,却又是方圆百里,唯一的活人。

    若非卫瞳在最后用力量给他筑起一道防护结界,他离她这么近,只怕也会被这股力量轰碎掉。

    只是他活着,却一点也不开心。

    他的脑子一片混沌,是经过强烈轰炸的后遗症,他甚至在清醒的一瞬间忘却自己是谁,身处何地。

    他的膝盖碎了,无法站立,只能跪在混杂着血肉的泥土地里,他看着满目疮痍,迷茫又惊慌,心里空落落地,像是被人挖掉了心一样难过。

    他觉得自己丢失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他一定要想起来,一定要找到她。

    头很疼,他俯下身子,双手陷入染血的泥土里,干涸的伤口被弄破了,鲜红将已呈褐色的泥土再次染红。

    他浑身颤抖,胸膛起伏得厉害,似乎随时都要背过去。

    当青羽和灵枭找到他的,他就是这个模样。

    灵枭对这个千里之内唯一的活物产生了兴趣,看了半天却没看出是谁,不免问青羽道:“这是谁呀!”

    “穆修灵!”青羽倒是个识货的。

    灵枭吓了一跳,“这不是真的吧!”

    这简直已经不能算个人了,就好像是用血肉堆起来的人形一样。它见过的小八从来都是干干净净,俊美若仙的,哪里见过这个鬼样子。

    不过,青羽的神色太认真了,他一向比灵枭的脑子好使,便由不得灵枭不相信,便试着叫了两声小八,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顾趴在地上浑身发抖,双手深深地插入泥土里,鲜血直流,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虽然以前小八常常捉弄它,见他这个样子,灵枭还是觉得他有些可怜,不由得问道:“他怎么了?”

    青羽叹了口气道:“之前能量爆破,他被炸傻了吧!那样的力量,即便是你我,都无法招架,他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只是——”

    说话间,他望着不远处空中那片混沌的气体,目中满是担忧,“我担心小瞳——”

    话未说完,灵枭急急问道:“主人怎么了?”

    青羽抿唇不语,目光却胶粘在原处,眼中隐隐有一种绝望心伤。

    灵枭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主人在哪里吗?”

    说话间,它整个人已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残留的能量因子还具有杀伤力,好歹不致命,灵枭唯有化成兽体,用坚硬的表皮来对抗能量对躯体的腐蚀性。

    他强忍着不适,在里面转了一圈,最终吊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灰溜溜地回来了。

    灵枭将长剑扔在地上,抬头看向青羽,“里面除了这把破剑,什么都没有,主人到底去哪里了?”

    “她回不来了!”回答他的不是青羽,而是赤翎。

    两人闻声看去,长衣如火的男子踏空而来,最终停在三人面前。

    灵枭化成人形,急的一把抓住赤翎的袖子,“你什么意思?”

    赤翎拂开他的手,沉声道:“除却神器,没有任何东西能抵御住那种力量的毁灭。”

    他解决完妖界的天魔,匆匆赶来,没想到还是迟了!不过,就算他到场,也无法代替卫瞳应战,那注定只能是她的战场,甚至是她的坟墓。

    言下之意,卫瞳是没了么!

    灵枭怔住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其实,他方才在找她的时候,也感觉不到任何生命迹象,却还抱了最后一丝希望。

    “为什么会这样?”这时,小八不知何时停止了颤抖,手里捧着灵枭刁回来的长剑,他仰起头,死死盯住那团混沌气体,眸中满是不可置信,“我们明明说好,听我的指令行事,这样我就可以——”

    话未说完,就被赤翎一口截断,“你就可以替她去死吗?”

    小八双目无神,那是一种灰败的绝望。

    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赤翎叹息的嗓音传来,“其实,大战前夕,她来找过我,她早已料到你想替她去死,她怎么舍得。”

    “她真是个傻瓜,明明可以活着,偏要去死。”

    赤翎心道,你还不是一样抢着去送死。

    “小瞳让我代她说一句,对不起——”

    小八摇头,血肉模糊的脸上,看不清他的神色,只余那双漆黑的眼,溢满深沉的痛,“我不要她的对不起,她以为这样做就是为我好了吗?我根本就不稀罕,我早就活够了。”

    赤翎听他越说越不对劲,害怕他寻短见,不免说道:“她拼死换来你的性命,就是让你寻死的吗?你仔细想想,她临走时与你说过的话。”

    大战前夕,卫瞳来找过他,说她如果出了意外,便托赤翎好好照顾小八,千万不要让他做傻事。这是她最后的嘱托,赤翎无法拒绝。如今,说什么也要信守承诺。如果小八不听,反正他现在也无力反抗,他唯有将他关起来,直到他想通了为止,这是下下之策。

    小八喃喃自语,“她说,叫我找到她。”紧接着,又说了一句,“可已经没了,我又要去哪里找她?”

    他的眼中没有焦距,失魂落魄一般,赤翎竟无从劝起。

    这时,灵枭忽然大声道:“你们看!”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身穿淡黄衣裳的男子盘膝坐在不远处的莲台之上,清辉昭昭,容颜皎皎,冰雕玉砌庄严圣洁,却是本应在冥界的灵台。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俊美的黑衣男子,却是阎烬,他望着那块诡异的混沌气体,紧张地吸了一口气,“希望还来得及。”

    涅太子为了拖住冥界,也分了一股不小的势力对付冥界,阎烬收拾了烂摊子,正要往这边赶,却被灵台叫住了。

    当时,见灵台走出了黑暗深渊,他还震惊了一把,在他的印象里,灵台,从来没有离开过黑暗深渊。

    但是灵台,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那人有难!”便打消了他所有的疑虑……

    灵台的眼睛仍旧是紧闭的,但是,只要你站在这人面前,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他的周身仿若笼了一层金光,平静却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赤翎不禁微微挑了眉头,三界之中,最让他看不透的,不是小八,而是灵台。这个低调却又最神秘的人,超脱于三界,无人能预测,无人能掌握。

    见灵台出现,小八涣散的目光总算有了神采,见灵台操纵莲台落地,小八豁然扔下长剑,几乎踉跄地爬到他的面前,所过之处,鲜血留下两条深深的血痕,他血肉模糊的手,在圣洁的莲台上留下一个个鲜红的指印。

    他目光期许,殷切地望着灵台,似乎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对方的身上,那么沉重,又那么脆弱,嗓音却开始哽咽颤抖,“灵台,你有办法的是么?”

    灵台微微叹了口气,幽幽睁开了那双似乎万古紧闭的双眼……《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