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父债女还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欧瑾晨燃着怒火的黑眸很是不爽的睨着一脸茫然的叶秋谣,他恨不得抽她一个耳光。

    不过。。。此刻,睨着她带着微微醉意的绯红的脸颊,朦胧的美眸,樱红的唇瓣…

    她这副骄人的模样,他怎舍得这样对她呢,惩罚她,还有更痛快的方式…

    他讽刺的勾了勾唇角,挺拔的胸膛贴近她,微微俯首,眉眼轻挑,咬牙切齿般冷然:“好啊,叶秋谣,既然你不记得我了,那就让我来,提醒下你…”

    话音未落,欧瑾晨长臂一勾,将叶秋谣牢牢拥进怀里,不给她一丝回神的时间,炙热的吻强势的封上她的唇。

    欧瑾晨肆虐般的烈吻,让叶秋谣一时间吓得慌乱了神智,两只粉拳下意识的抵在欧瑾晨结实的胸膛,试图推开他,怎奈挣脱无力,反而被束缚的更紧,眼看着被这个肆意妄为的男人占尽了便宜,叶秋谣最后只能狠下心,利齿咬了下去……

    “唔…”

    欧瑾晨发出一声闷痛,愤怒的离开了她的唇。但是那双手却仍旧死死的握住她柔弱的肩膀,眼底燃起熊熊烈焰,恨不得烧焦视线中的女人。

    “贱女人,你敢咬我?”他怒瞪着她,握着她柔肩的双手狠狠施力,仿佛要将她捏碎。

    而此刻,刚刚还有丝醉意朦胧的叶秋谣,已经完全清醒,再次正视面前这张冷俊的脸孔 ,她的心,越发揪紧,脸色也渐渐发白…

    “叶秋谣…你现在想起我了吧?”看着叶秋谣渐渐愕然的神情,欧瑾晨冷冷的问,

    但她,却忽然别开视线,垂下脸沉默了,

    是的,她记起他了,若不是五年的时光让他英俊的脸庞多了一些成熟和冷酷,若不是她刚刚醉意下昏了神志,她又怎能记不起他,他可是五年前,被爸爸诬陷强煎她送进监狱的欧瑾晨!

    这个世上最恨她,也让她最恨自己的,欧瑾晨!

    这五年里,他的人深处牢狱,而她的心又何尝不是深落地狱,因为她自知有罪。

    她早已想到这一天,早已料到当他出狱后,一定一定不会放过她爸爸,亦不会放过她,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措不及防。

    看着叶秋谣陷入沉默,逃避视线,欧瑾晨凉凉的长指挑起她尖俏的下巴,硬是要她抬头面对他,

    “我听说,叶世远那个该死的老东西就快要废了,不过就算是那样,他欠我的也不可能就这么一笔勾销。”他愤恨着说,凉指从她秀气的柳眉缓缓滑下,落在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片,又狠狠的补充了一句“还有你,叶秋谣!我更加不会,放过你!”

    对视着欧瑾晨布满仇恨的黑眸,恐惧而惭愧的泪一滴滴沿着叶秋谣白皙的脸颊流下,自认有罪的她最后只能哀哀的说:

    “我爸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破了产,患了绝症,所以求你能够饶过他,他的罪过,就让我…一并承受吧。”

    看到叶秋谣此刻这副任由宰割的模样,欧瑾晨心中顿感痛快,这是他深处牢狱之中那五年,每一个夜晚都会在梦境中出现的场景。

    “好吧,既然你想要父债女还,那我就成全你!”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