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罪孽深重的父亲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亨越大厦四十五层响起高跟鞋急促奔跑的声音,今天,叶秋谣迟到了。

    当她屏息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耳畔立时传来欧瑾晨冷厉的斥责,

    “叶秋谣,上班第一天你就早退,第二天又敢迟到,你是太不把我这个上司放在眼里,还是想考验我的耐心?”

    “对不起总裁,我不是有意要迟到的,只是早上我爸在医院…”

    叶秋谣话说一半突然止住,因为她看到立在窗前的欧瑾晨,听她提起爸爸,脸色顿时变得更阴森了,是啊,她差点忘记,爸爸是欧瑾晨恨之入骨的仇人。

    “他怎么了?是快死了吗?”欧瑾晨长身立在窗前,冷冷问。

    叶秋谣心房一痛,是的,早上爸爸病情突然严重,医生说他就快要挺不住了…

    睨着叶秋谣沉默着难过的样子,欧瑾晨弯起唇角,快意道,

    “好啊,叶世远终于要完了,祝愿他今天就去见阎王!”

    欧瑾晨狠毒的话语,让叶秋谣更加心痛,她攥住掌心,无法抑制的朝他绪缓缓平静许,然后走向安彤,

    “安彤,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为什么要把一个害你坐牢的女人放在身边?”

    安彤未答反问,毫不避讳她刚刚听到的欧瑾晨和叶秋谣的对话。

    但欧瑾晨瞬间又拉下脸来,绕过安彤径直向办公桌前坐下,不悦的说:

    “你跟安逸这对表兄妹,还真有相似之处,都一样不愿敲门就闯入。”

    安彤尴尬着微顿了顿,连忙放下一贯的骄傲道歉,

    “对不起,原本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不是有意擅闯你的地盘。”

    她说着笑盈盈的来到欧瑾晨身边,“好啦,原谅我好吗?”

    聪明的安彤可不想因为不值得的人惹得思念许久的欧瑾晨不高兴。

    欧瑾晨深沉的看了看她,勉强勾了勾嘴角。

    整个上午,叶秋谣完全没有心思工作,虽然从欧瑾晨口中再次了解父亲叶世远那些深重的罪孽,可不管他有多少过错,毕竟还是养育她的父亲,想到父亲可能很快就要离开人世,她满心难过,午餐时间柯珍珍要她一起去餐厅吃饭,她没有去,而是溜出公司去了医院。《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