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你是我的仆人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深夜,叶秋谣坐在欧瑾晨别墅的客厅里,她在等他回来,想到下午在电梯口,她对柯珍珍说的那句她爱上谁也不会爱上欧瑾晨的话,她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她随口一句无心的话,会不会伤及欧瑾晨高傲的自尊,或加深他对她的恨意?

    此时,房外传来关车门的声音,叶秋谣起身来到门口,整理好微笑的表情,打开房门。

    只是,房门开启的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因为欧瑾晨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怀里搂着醉态的安彤。

    欧瑾晨搂着安彤进了门,朝僵在门口的叶秋谣冷漠吩咐了句:“去给安彤煮碗醒酒汤。”

    叶秋谣看着欧瑾晨横抱起醉意朦胧的安彤步上楼,愣了好久,才黯然走去厨房。

    待她把醒酒汤煮好端上楼,来到卧房门口时,门没有关,里面火热的一幕闯入她的视线…安彤像只蛇精,柔软的肢体缠绕着欧瑾晨,一边索吻一边解欧瑾晨的衬衫扣子…

    叶秋谣有那么一瞬的不知所措,她僵立在门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把那碗醒酒汤放在门口的柜子上,转身匆匆下楼,抓起客厅沙发上的包直奔房门。

    今晚,欧瑾晨应该是不需要她了吧,那么她还留下来,只怕会多有打扰…

    这样想着,叶秋谣竟感觉胸口堵塞的难受。

    然而,就在她正欲拉开房门准备离开时,冷漠的声线叫住了她,

    “叶秋谣,你要去哪儿?”

    叶秋谣回头望去,楼梯上缓步走下的欧瑾晨,衬衫半敞着,露出他小麦色强壮的胸膛,洁白的衬衫领口,安彤的口红印记刺着她的眼仁发疼。

    “我…我回家。”她垂下眼帘,低低说。

    “哦?”欧瑾晨挑起眉梢。

    “你有客人,我不想打扰…”叶秋谣又补充了句。

    “所以,你就擅自离开?”

    欧瑾晨来到她面前,深幽的瞳孔揪着她闪烁逃避的目光,毫不留情的提醒道:“叶秋谣,你似乎忘记了你在这里的身份,你,是我欧瑾晨的仆人,是去,是留,还由不得你自己做主!”

    叶秋谣不得以留了下来,这夜她窝在楼下的沙发里,想到自己睡过的那张床上,这晚躺在欧瑾晨枕边的女人换成了安彤,黯然想到,欧瑾晨应该已经厌倦她了吧…

    已是十月,夜里的气温已经很凉,楼下没有被子,叶秋谣只穿了件薄毛衣蜷缩在沙发里,天还没有亮,她就被冻醒了,时不时的打起喷嚏,看来是感冒了。

    她来到厨房为自己熬了碗姜汤,刚准备端去客厅里喝,可一转身…

    “啊!”

    叶秋谣惊呼了一声,

    “啪!”

    随即是盛着姜汤的碗摔碎在地。

    原来,是欧瑾晨不知何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厨房门口,

    叶秋谣看了看拧着眉毛盯着她的欧瑾晨,又垂眸看了看毁在地上的那碗姜汤,沮丧的叹了口气。

    “你干什么?”

    欧瑾晨开口问道,睡在楼上书房的他起床要去厕所,发现楼下客厅里不见了她的踪影,还气愤的以为她又偷溜了。

    叶秋谣顿了顿,回答:“我没事。”

    她觉得对一个厌恶自己的人实在没必要告诉他自己生病了,那或许只会让他更感快意吧。

    她蹲下身子,一片一片小心翼翼的捡拾着瓷碗的碎片,然后听到他又居高临下的吩咐:

    “既然你不想睡了,那就做早餐吧,安彤对早餐很讲究,你要多用点心,还有,今后一段时间里,她都会住这儿。”

    什么?安彤要在这里住下?

    叶秋谣捏着碎片的手指忽而一颤,指尖顿时溢出鲜血。

    她怔怔抬起头,欧瑾晨已转身离开了厨房。《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