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我只是欧瑾晨的仆人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际风房地产,是石海的公司,晚上,欧瑾晨来找石海谈事,顺便来看看姐姐,欧瑾晨来到姐姐财务总监的办公室里刚坐下,就被问道:“瑾晨,听说安彤最近住在你那儿?你们…什么情况啊?”

    “没什么,她说她要装修房子,所以只是暂时借住我那。”欧瑾晨接过姐姐递来的咖啡淡然说。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决定接受她了。”欧瑾娴有点小失望的样子,转而又问起:“对了,瑾晨,还有我一直想问你,听安逸说你帮叶秋谣还了给叶世远做手术的钱,难道你忘了叶世远那个卑鄙的老东西曾经毁了你,害死了爸爸,毁了我们的家,败了我们的公司,你怎么还…?”

    “姐,你应该相信我,做任何事都有我的理由。”欧瑾晨打断欧瑾娴的质疑道。

    “什么理由?”欧瑾娴微蹙着眉头不解。

    镇定坐在沙发里的欧瑾晨,品了几口咖啡后,起身来到欧瑾娴面前,拍着她的肩膀只说:“姐,你只要相信我,今年爸爸的祭日,就是叶世远的死期!”

    欧瑾娴诧异的看向弟弟,虽然她仍不是很明白弟弟的话意,但是看着他深幽的瞳孔里此刻浮现的坚定之色,她相信了弟弟的承诺,点头说:“好,我等着那一天。”

    欧瑾晨微扯了扯了唇角,目光,更阴森了几分…

    今晚,听说欧瑾晨和安彤都不回家吃饭,叶秋谣便难得抽身来医院看看爸爸,至从爸爸手术后一个多星期了,她天天被欧瑾晨束缚着,身不由己。

    来到病房里,叶秋谣看叶世远精神状态很好,顾荣也说“谣谣,医生说了,你爸很快就能够出院了。”

    “那太好了!”秋谣欣慰的笑,不管经历多少苦,只要爸妈都还能健健康康的活着,她就觉得满足了。

    只是,当爸爸问她,“谣谣,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啊,好像一天到晚都很忙,见你一次都有点困难。”

    “呃…”

    秋谣不知道该要怎么回答,什么工作能二十四小时的抽不出身,她又不想告诉爸妈她是被欧瑾晨缠上了,她害怕会让他们担心,想了想,只好说:“爸,妈,我现在的工作有点特殊,暂时不能说,但只是暂时的,过一段时间,我就会经常陪你们的。”

    秋谣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茫然不知,那一天,遥遥在何时?

    …

    看过爸爸,叶秋谣回到欧瑾晨别墅时,安彤先她一步回来了。她进到客厅,一眼看到安彤盛气凌人的翘腿坐在沙发里,转过头质问她:“叶秋谣,你去哪儿了?下班为什么不回来做晚饭?”

    “我以为,你和总裁都不在家吃饭,所以…”

    “所以你就可以自作主张不回来做你该做的事?叶秋谣,你似乎忘了你在这个房子里的身份?那让我来提醒你,你是仆人,不是主人,没有权利自主任何事情。”

    安彤高傲的姿态,咄咄逼人的语气打断叶秋谣的解释,看着安彤眉眼之中的鄙视,叶秋谣忍了又忍,这次,还是没控制住心里压抑的不爽,反驳道:

    “安总,即使你不提醒我,我也很清楚我在这个房子里仆人的角色,但我这个仆人只认欧瑾晨一个主人,因为这是我欠他的。”

    安彤没想到叶秋谣还敢顶撞她,一下子从沙发里站起来,“叶秋谣,你的意思是,我还不够资格做你的主人是吗?”

    “至少,现在,你在这个房子里,还只是客!”

    叶秋谣毫不客气的抹杀着安彤的嚣张气焰,不知何来的勇气,她突然不想再承受安彤的欺辱,就像柯珍珍说的,毕竟她不欠她安彤的。

    安彤美艳的脸孔满是气急败坏之色,“好啊叶秋谣,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客还是主。”

    安彤说着,扬起手,作势要狠狠的给叶秋谣一巴掌以示教训,不料这时,房门忽然被打开,是欧瑾晨,回来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