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她病了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夜里,气温骤降,秋谣发烧了,她把自己抱成团蜷缩在沙发里,浑身冻得发抖,高烧让她脑子里的意识一片凌乱,唯一清醒的是欧瑾晨问她的话,她到底是他的什么?仇人?仆人?还是他的女人?

    整个冰冷的夜晚,这个问一直缠绕在她的脑海里,直到烧得昏昏欲绝的最后一刻,她终于有了答案,那就是,她希望她能做他真正意义上的,女人…

    早晨安彤起床后下楼,见到秋谣还昏睡在沙发里没醒,便走过来没好气的叫她,“喂,叶秋谣,什么时间了你还睡?做早餐了吗?喂…我和你说话呢,醒醒啦…”

    楼上,刚刚醒来的欧瑾晨从书房里出来,站在楼梯口看到安彤怎么也叫不醒秋谣,他忽然觉得不对,匆匆下了楼,看到秋谣在沙发里蜷缩成团,脸色红的发紫,忙伸手摸她的额头,滚烫的温度下了他一跳,毫不迟疑,他连忙将她一把抱起来就冲出了房子将她塞进车子里。

    …

    一路狂奔,欧瑾晨抱着一直昏睡不醒浑身滚烫的秋谣来到了医院大厅里,正巧此时,顾荣扶着叶世远要去医院后花园透透气,

    尽管多年未见,但叶世远却是一眼便认出了欧瑾晨,他怎么会忘记,他曾经心狠手辣陷害的欧家父子。

    “哎!老叶,你看那男的怀里抱着的不是…”

    后一步看到的顾荣惊讶的话才刚出口,就被叶世远忙捂住了嘴巴并将她拉到了大厅的拐角处。

    看到叶世远一脸慌张的神色,顾荣诧异问:“老叶,你怎么了?”

    叶世远鬼鬼祟祟的向大厅里张望了望,直到看着欧瑾晨抱着叶秋谣消失在视线里,才松了口气,缓了好一会儿,于是告诉顾荣:“抱着谣谣的男人,是欧瑾晨。”

    “什么?他出狱了!”顾荣也吓得霎时白了脸。

    …

    秋谣躺在病房里,醒来时已是傍晚。

    满目苍白,病房了除了她自己再无旁人。

    她知道是欧瑾晨送她来医院的,他抱起她的时候,她其实已经醒了,只是烧得睁不开眼。

    这会儿高烧已经退了些,她感觉身体不那么冷的发抖了。

    衣兜里的手机这时响起,她掏出来看到是妈妈打来的。

    “喂,妈…”她虚弱的接听电话。

    ……

    欧瑾晨来到叶秋谣病房时已不见她的身影,护士说她刚离开不久,欧瑾晨很愤怒,她的每一次不辞而别,都会让他无法克制的抓狂,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把她抓回来,好好警告她,调教她。

    电话里听妈妈说爸爸今天已经办了出院,要她务必马上回趟家,妈妈在电话里语气有点紧张,于是秋谣便提着一颗心匆匆忙忙回了家,原以为是爸爸的身体又出什么状况了,她进了家门就紧张的询问坐在沙发里的爸爸哪里不适,可不曾想,却被一旁的妈妈靠过来狠狠甩了一个耳光,她捂着脸,错愕着,然后听到妈妈气愤的指责,

    “好啊谣谣,你竟敢瞒着我们和刚出狱的欧瑾晨勾搭在一起?”

    “妈…不是你想得那样…”叶秋谣急着想要解释,可顾荣根本不给她机会,

    “你还狡辩?我和你爸在医院里都看到了是姓欧的抱着你跑进医院里,我去打听了护士,人家告诉我你发烧了,送你去医院的是你的男朋友,还听说这几个月来你白天在他手底下工作,晚上还跟他回家,难道你不知道欧家和我们叶家的怨仇吗?还是你不知道欧瑾晨一直想至你爸于死地?或是你甘愿被他利用来报复你爸?你这和认贼作父有什么两样…”《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