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被他制止的巴掌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面对妈妈的愤怒质问,叶秋谣心里的苦岂是一个痛字了得,她难过的晃着脑袋,眼泪一串串委屈的流淌。

    她怎么也不曾想过,她牺牲自己将爸爸的罪过一起揽下,默默承受着欧瑾晨的报复,到头来却还要面对爸妈的责怪,她再无法抑制内心的压抑,胸腔里发出痛心的嘶吼打断妈妈依旧未完的质问:

    “够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为我们全家赎罪,这有什么过错,难道对欧家对欧瑾晨,爸妈内心就丝毫不感到愧疚吗?”

    “你给我住口!”顾荣挥起手掌又是一个巴掌朝着秋谣而去,

    只是,这个巴掌没有落到秋谣脸上,而是被一只有力的手及时擎在了半空,是欧瑾晨!

    秋谣回来时太匆匆,房门忘记了关,所以刚刚赶来的欧瑾晨听到了方才她对叶世远夫妇咆哮的话。

    他威慑的目光狠狠瞪着被吓到的叶世远和顾荣,一把挥掉顾荣被他止住的那个巴掌,咬牙切齿地对从沙发里怔怔起身的叶世远说:“别来无恙啊叶老,你们夫妇还是依旧的狼心狗肺,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

    “欧瑾晨,你…你想怎么样?”叶世远做贼心虚的吓得肝儿都颤了,他是看着欧瑾晨长大的,太了解他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

    欧瑾晨脚步紧逼着叶世远跌进沙发里,五指猛地掐住叶世远的脖子狠狠地说:“我想,让你死!”

    顾荣见状,吓得连忙去拽欧瑾晨,“姓欧的,你别胡来,不然我报警了,谣谣,快打报警电话!”

    没等秋谣做出反应,欧瑾晨就冷笑着松开了叶世远,虽然他恨他入骨,但也不差这一朝一夕,叶世远活不了多久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何必再脏了他的手。现在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

    他上前一把拉过秋谣的手,居高临下的对颓然在沙发里的叶世远夫妇道:“想要我不找你们的麻烦,从今天开始,叶秋谣是我的人,她的一切,以后都由我做主,这是你们叶家,欠我的!”

    话落,欧瑾晨就拽着秋谣往门外走,秋谣跟着他的脚步,还不放心的一步一回头看看爸妈,结果却心灰意冷的,看到妈妈冷漠的朝她挥了挥手,好像在说,走吧,跟着他走吧,只要他不找你爸爸麻烦就好…

    …

    欧瑾晨带走了秋谣,一路沉默着,他把秋谣带回了医院的病房里,病房里的苍白色调,映衬着秋谣脸颊那个巴掌的印记红的分外刺目,欧瑾晨坐在沙发里,目光直视着病床上秋谣低垂的眉目,彼此间,仍是久久的沉默…

    直到病房门被柯珍珍推开。

    “珍珍,你怎么来了?”看到闺蜜来,叶秋谣有些意外,她还没来得及告诉珍珍她病了。

    柯珍珍笑了笑没直接回答她,只是隐晦的给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欧瑾晨告诉的。

    叶秋谣诧异的转过眸子,见到欧瑾晨已从沙发里站起身,走到病床前微顿了顿,没有看她,只是对珍珍点了点头后,离开病房。《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