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他欲罢不能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夜晚,秋谣站在楼上走廊尽头的阳台,垂眸看着那盆花期已尽的茉莉,手指轻捻零落在泥土上的洁白花瓣,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欧瑾晨会如此精心呵护这盆看似普通的茉莉,原来,他曾经深爱的女人就叫莫莉…还有,安逸为什么那么喜欢送她茉莉纹饰的礼物,现在想来,也应该都与那个叫莫莉的女子有关吧。

    秋瑶多么羡慕那个莫莉,就算她真的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了,可却仍然那样深刻的存在于欧瑾晨和安逸的心里,想来,莫莉应该是个完美至极的女子吧…

    夜,渐渐深了,秋谣独自坐在卧室的地毯上喝着红酒,背靠着床沿,眼望着时钟,已经快十二点了,欧瑾晨还没有回来,他应该是和那个林羽姗在一起吧,就算林羽姗真的不是莫莉,可却和莫莉有张同样的脸庞,如此,欧瑾晨会不会因为太思念莫莉,把林羽姗当做莫莉的替身那样宠着爱着呢…这样想着,无尽的失落便开始在秋谣内心肆意蔓延开来,她只有一口一口往胃里灌着红酒,希望被戳痛的心能够用酒精来麻醉。

    凌晨一点钟,欧瑾晨回来了,其实,这一晚上他并没有和林羽姗在一起,而是因为林羽姗的出现,心绪纷乱,所以找石海去喝酒。

    回到家,欧瑾晨步上楼梯推开卧室门,一眼看到地上那只空空的红酒瓶,和倚在床沿醉的不省人事的秋谣,他蹙紧眉心迈步到床前,俯身半蹲下,深邃的眸光凝视着秋谣昏睡的脸庞,不由的想起今晚石海问他的话“瑾晨,如果调查结果出来,林羽姗真的是莫莉,你打算怎么办?要和莫莉破镜重圆吗?如果那样,叶秋谣呢?你要放手吗?”

    的确,石海的这个疑问,其实也是这两天缠绕在欧瑾晨心中的一个结,这些年,他时常幻想,如果有奇迹发生,莫莉没有死,他应该补偿,如果莫莉想,他会不计过往,努力让破镜重圆,可现在,因为叶秋谣,他心中却前所未有的纠结,默默问自己“真的,要放她走吗?”

    “咳咳…”忽而,醉意昏沉的秋谣咳嗽了两声后,抚着疼痛的额头缓缓醒来,“欧瑾晨…”

    看到欧瑾晨回来,她醉意黯然的眸色燃亮一抹喜悦,可是,望着他俊逸的脸孔那习惯的冷色,她忽而,又万般落寞,带着醉意问他:“欧瑾晨,我是不是,应该离开了…”她这样说着,眼角便无法自控的沁出泪光,原来,‘离开’这两个字,如今说来,已是这样艰难。

    看着她忧伤的模样,欧瑾晨心头蓦然触动,不难想到,她应该是害怕他因为林羽姗或是莫莉而赶她走吧,原来,她已对他眷恋到如此地步。

    他深深的睨着她泪光斑驳的眼睛,良久,他将她从地上抱起,轻轻放到床上,转头要离开,却被她柔软的手拉住,请求“欧瑾晨,别走,好吗?”

    他转头看她,那楚楚眼眸里渴望的波光,让他欲罢不能…《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