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这些年他所承受的伤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兰姨看着秋谣走近,带着疑惑,连忙抓住秋谣的手询问:“叶小姐,刚刚送你回来那女孩儿,是叫莫莉吗?”

    “呃…不是的,她叫林羽姗。”

    “林羽姗…”兰姨摇着头,“怎么可能不是…”

    秋谣观察着兰姨满脸的无法置信,不难想到,“兰姨,你和那个莫莉很熟吗?”

    兰姨点了点头,“是啊,我曾在欧家做了二十几年仆人,看着少爷长大,他不是一个喜欢拈花惹草的年轻人,莫莉,是他那时候唯一爱的女孩子,也是…伤他最深的女孩儿。”

    听兰姨说莫莉曾伤害过欧瑾晨,秋谣实在难掩心中诧异,忍不住想刨根问底儿,“兰姨,你可不可以,跟我细说说欧瑾晨和莫莉以前的事?”

    兰姨看了看满脸真诚的秋谣,虽然她是叶世远的女儿,但却看得出,她对欧瑾晨看起来情深意切的。所以,兰姨犹豫了下,还是点了头。

    此时,欧瑾晨还没有回来,秋谣和兰姨回到屋子里坐在沙发,静静听着兰姨的叙说:

    “九年前,少爷对莫莉一见钟情,因为他很爱莫莉所以没过多久就求婚了,但是后来隐约发现莫莉和初恋安逸仍然藕断丝连还有接触,因为太在意莫莉,所以少爷一次次选择了宽容,没有追究太多,直到五年前,在他们快要举行婚礼前夕,那天莫莉生日,以为少爷在日本出差不会回来了,但少爷还是偷偷赶了回来,本想给莫莉一个惊喜,可是却心寒的看到莫莉和安逸暖昧在一起的画面,少爷心灰意冷,毅然提出分手,也就在那天傍晚,少爷接到消息说,莫莉酒后驾驶跌入山顶的悬崖丧生了,莫莉的死,少爷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以为那天如果不是他提出取消婚约让莫莉难堪,她也不会喝那么多酒而出意外,从那以后,少爷便陷入了深深的愧疚和自责里…”

    听完了兰姨叙说的那些欧瑾晨和莫莉的往事后,秋谣心思沉重的上了楼,她坐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眼望着愈发阴霾的夜空寥寥寂寞的星辰,想着欧瑾晨这些年来经历的种种,先是遭遇心爱女人的不忠后失望痛苦,又因意外的发生陷入无尽的自责,再被父亲叶世远陷害坐了五年牢、破产、丧父…这些年,他终日背负着对他不忠的莫莉本不该有的自责,和对陷害他家破人亡的叶世远深深的仇恨,无休止的恩怨就这样腐蚀了他的人生,他心里,一定很苦很苦吧,想着这些,秋谣的心,便无法自已的为他而痛。

    门外,忽而传来欧瑾晨回来的脚步声,秋谣深深吐了口气,抹去眼角沁出的泪痕,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她不想要欧瑾晨知道她已经了解了他这些年来所承受的所有伤痛。

    欧瑾晨推门而入的刹那,一眼看到秋谣温婉的笑脸,她走上前来接过他臂弯里的风衣,温柔着望她:“瑾晨,你回来了。”

    欧瑾晨有丝诧异的微挑了下眉,习惯了她连名带姓的称他欧瑾晨或是总裁,忽然间被她如此亲昵的呼唤‘瑾晨’,倒是让他感到奇怪。他凝神注视着她黑幽幽的眸子,隐隐发现眼眶里残留着红丝和闪闪烁烁的晶莹,不由的锁住眉心,问:“你刚刚哭过?”《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