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绝不可以爱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烧焦了,不要吃了。”欧瑾晨作势要拿过那盘他做的难吃至极的红烧排骨去倒掉,可手才刚触到盘子,就被秋谣夺了过去。

    “我喜欢吃,真的!”她把那一盘排骨端到自己面前,津津有味儿的继续吃,嘴里还念念有词:“你不知道吗?红烧口味儿的食物就要烧焦点儿才好吃的,我就特别爱吃珍珍妈妈做的红烧肉和红烧排骨,就是这种略微烧焦点儿的味道。”她这样说着,然后抬眸看向对面深沉注视她的欧瑾晨,又道:“如果以后都能够经常吃到你做的红烧排骨,那就…”

    “叶秋谣!”他忽而沉声打断她,

    秋谣手中的筷子一僵,注意到欧瑾晨之前还稍显温和的脸瞬间又冷下来。

    “瑾晨…”她轻轻的开口唤他,还没等说什么,他突然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叶秋谣,别在自作多情了。”

    语毕,他迈步朝着餐厅的门走去,就在这一刻,他告诉自己该适可而止了,可是偏偏身后的女人却不依不挠,

    “欧瑾晨,真的是我自作多情吗?你可以毫不亏心的说,你没有对我动一丝情?那为何我生病你会紧张?我失落你会不忍?我…”

    “叶秋谣你给我闭嘴!”

    欧瑾晨怒然回头,深邃的眸底阴鸷的光芒揪着秋谣,这女人,戳到了他的软肋。

    但秋谣并不畏惧,迎着他燃着怒光的眼神一步步勇敢靠近,如果这一刻终究要到来,那么就在现在吧,她也要和他摊牌,她走到他面前,黑眸仰望着他,坚定告诉他:

    “欧瑾晨,我爱你!在今晚之前,我曾经害怕你会因为莫莉的回归而赶我走,但是现在,我只想告诉你,我会和她公平竞争,不会退缩,不管你承不承认,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你对我,不是没有感情的。”

    屋子里,忽然死一样的沉寂,唯独能听到的是两颗颤栗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他厉眸瞪着她,深幽的眼底里怒光缓缓淡去,袭上不可思议,之后又是迷茫、纠结、最后…以冷漠收尾。

    “叶秋谣,你真是个厚颜无耻的女人!”他撇下这句话,匆匆转身,像是害怕再多停留一秒就会暴露自己的真心。

    她望着他的背影,苦笑,心中默然“好吧,欧瑾晨,为了把你从恩恩怨怨中解救出来,就让我做一回厚颜无耻的女人吧。”

    已近凌晨,欧瑾晨独自在书房里抽烟,寥寥烟雾弥漫在空气里,迷茫在内心里,一切来得太突然,林羽姗真的就是莫莉,她真的还活着,对他来说,本该是值得庆幸与喜悦的事,可是因为叶秋谣的存在,却让他措手不及。他很清楚, 对于莫莉,早在七年前发现她的不忠那一刻起,爱她的心就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复燃,唯剩下的,就是深深的自责和亏欠,毕竟她是因他而出的事,他必须要补偿,可是如何补偿,破镜真的可以重圆吗?他的答案是,很难!

    更何况他的心,已被那个叫叶秋谣的偷心贼,给偷走了,但是,他不能忘记告诫自己:

    “欧瑾晨,她是叶世远的女儿,绝不可以爱!”《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