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59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装病?这可不好乱讲的啊!

    “你确定吗?”我的心情一波三折,“如果她是装病的话,那她……”又是为什么?

    我没有说话,而是扭头去看站在厨房里的我大姐和我爸。似乎一瞬间,我明白了:“阿姨妈妈年纪大了。她弟弟又特别爱赌。家里如果没有收入的话,早晚会坐吃山空吧?阿姨跑到我们家来,演了这么一出戏……她是想让我爸后悔是不是?这样。我爸才能跟她复合,继续照顾她。毕竟她和我爸爸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还是很有感情的。”

    “现在也不是特别好讲,我说的也是直觉而已。”神书安眉头皱起,“这个病还是要去医院做过检查,才能最终确诊下来……只是刚才吴阿姨见到你爸爸时候的样子,我感觉她应该是没有疯。”

    我们两个在这儿探讨,也探讨不出什么来。等我爸和我大姐回来。神书安建议说要去医院……不知道是不是病房里的吴美静听到了我们的探讨,她疯疯癫癫的破口大骂说:“石康年,你想带我去医院干嘛!你想害死我吗?你害死了安琪,又想害死我!你不得好死啊你!”

    “神医生,你看她这个样子,医院能不能不去啊?”我爸叹气,“美静受了这么多的苦,都是我不好啊!是我对不起她们母女……神医生,麻烦你,能不能帮我想点办法?只要能让美静舒服些,花多少钱都行。”

    神书安无奈的苦笑:“如果她真得了精神病,那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当然。有钱确实能让她舒服不少。只是她现在不确诊,就没办法下药。而且我也不是精神科医生,帮不了什么忙……这样吧!我们先照看着她,等明天吴阿姨的妈妈来了,我们再商量怎么办。”

    担心有事情发生,我们全都留了下来。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我妈家的住房突然变的紧张了。客房留给吴美静住,卧室留给我妈住,剩下的我们四个,全都要打地铺。

    神书安和我爸住在客厅。他们两个几乎一夜没合眼。吴美静的精力旺盛,她吵闹起来就要人哄劝。我很久没见过我爸如此耐心又温柔的样子了,他抱着吴美静的脑袋。轻轻的哼着歌。像是对待小时候的我们,我爸在把吴美静当小孩儿看待。

    晚上我和我大姐去看了几次,她拉着我到厕所说:“小乐,这下子是真完了。本来爸爸是非常想和妈妈复婚的啊,他们两个都那么多年了……现在我看啊,是彻底没戏了。”

    我将神书安怀疑吴美静装病的事情告诉了我大姐,我大姐只是连连叹气:“真病也好,装病也罢。你瞧咱爸那眼神,啧啧啧,心疼的啊!就算是吴美静没几天病死了,咱爸也不会再有别的心思了。他也一把年纪的人了,肯定是折腾不动了。好不容易有点爱情的小火苗,一泼尿让人给浇灭了。”

    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用了。哭丧着脸,我愁的跟苦瓜似的。

    “走吧,回去睡吧!时间不早了。”我大姐困倦的打了个哈气儿,“在医院半个月,本来以为回家不用睡沙发了……是啊,沙发睡不上了,直接改睡地板了。”

    吴美静吵了一夜,屋子里的人没有睡踏实的。第二天一大早,吴美静的妈妈就赶来了。老太太年纪大了,不过精气神看着倒不错。她头发花白,眸子闪闪发亮。我去开门时,她客气又礼貌的问我:“请问,石康年住这儿吗?”

    “您好,我是石小乐。”在我说完自己的名字后,老太太的眼神黯淡了些许。我估计她是想起了安琪,赶紧请她进屋,“您是吴阿姨的妈妈吧?快进来。”

    跟吴美静不一样,老太太很有礼貌。她拄着拐杖点点头,客气的说:“谢谢你了小妹妹,打扰了。”

    “妈,您到了啊!”见到门口站着的老太太,我爸手忙脚乱的将身上的衬衫掖好,“美静在屋子里呢!她状态不是特别好,我想问问你……”

    老太太垂着头,她说:“别问我了,问我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儿女大了,我也管不了了。美静和她弟弟两个,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按理说,你们两个已经离婚了,我们家就不应该再给你添什么麻烦了……康年啊,你让我先看看美静吧!”

    “妈,您的话太客气了。”我爸小跑着过来搀扶,“虽然我和美静离婚了,但我们始终还是亲人啊!美静为我生过一个女儿,这事儿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而我给您敬过茶,叫过你妈,这也是不会变的……您小心着些,我扶着您进去。美静的情绪不太稳定,别让她伤了您。”

    我爸在和老太太说话时,我妈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我妈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我也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客厅里静悄悄的,空气憋闷的很。

    “小乐,”我正低头想着心事,我大姐忽然叫我,“你过来一下。”

    我情绪不是特别的高,磨磨蹭蹭的坐过去:“大姐,怎么了啊?”

    “你的事儿我给你办成了。”我大姐眉飞色舞的看我。

    我还在替我妈伤感,完全不明白我大姐说啥:“我的事儿?我的什么事儿啊?”

    “照片啊!”我大姐将她手机屏幕递过来给我看,“你瞧瞧,这是谁?”

    我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忍不住噗嗤一声喷了出来。见神书安和我妈都好奇的回头,我小声的问我大姐:“这谁啊?咋被打成这样?门牙都没了啊!”

    “你仔细看看啊!”我大姐推推我,“你仔细瞧瞧,他是谁?”

    他……金键?

    我大姐点头,她肯定了我的想法:“就是他,对于这种人渣,一定要非常的手段。我找了几个朋友,合伙揍了他一顿。”

    “啊?”

    我妈投过来的眼神已经很好奇了,我大姐连忙捂住我的嘴:“你小声点,可千万不能让咱妈知道……小乐,你可以放心了,金键手里没有你的照片。他骗你呢!这家伙,是准备空手套白狼啊!什么都没有就敢往外胡说。如果不是看我朋友下死手打了,他还要编呢!”

    听说金键手里没有照片,我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不过我大姐的手法太残暴了,金键门牙都给打掉了:“姐,你这个……他会不会找上来啊?”

    “找谁啊?找我啊?”我大姐不以为然的甩甩头发,“他倒是想找我,他去哪里找啊?妈妈这不是没事儿了吗?明后天我就回去了,他还能来国外抓我呀?”

    我忍不住给我大姐竖大拇指,她的想法实在是特别的赞。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说什么呢?”我妈坐过来,她狐疑的打量我和我大姐,“是不是想背着我干什么坏事儿?说!”

    我大姐举手投降:“天地良心,妈,我们可什么都没做。”

    为了配合我大姐,我也跟着连连摇头。我妈用手点了点我大姐的额头,埋怨道:“你们啊你们,千万千万别给我添乱,知道吗?我和你爸,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现在吴美静这个样子,你爸肯定要去帮忙照顾啊?而且,我这儿不是……”

    “有小陈了嘛!”我和我大姐异口同声,“妈你这话说了太多次,我们背都能背下来了。”

    我妈有点恼羞成怒,她稍微抬高了些音量:“反正不管怎么说,你们不准给我多嘴多舌的。不然的话,我真抽你们啊!”

    “知道啦知道啦!”担心我妈发脾气牵扯到伤口,我大姐连忙劝,“你听话,我们也听话,咱们耐心等着吧!爸爸肯定会解决的。”系丰乐弟。

    我爸和吴美静妈妈一起进了客房,不知道在聊什么,他们很长时间没出来。而等他们出来时,吴美静的妈妈自己离开了……她没有带吴美静走。

    “那什么,”在我们所有人的注视下,我爸非常的尴尬的搓搓手,“我已经给美静的妈妈商量好了,以后美静会由我亲自照顾。”

    我和我大姐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我妈够大方,她爽朗一笑:“石康年,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你特别的爷们。真的,吴美静是你的女人,你应该照顾她……以后有哪里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反正我退休快没有事情做了,正好赚点外快。你家的薪水会很高吧?这么熟了,多给我发点。”

    “你现在要带吴美静走吗?”我们没有人说话,而我妈她是在拼命的说话,“她现在状态怎么样?还不错吧?午饭后我就没听她叫了,很可能是叫累了。昨天晚上她一晚上没睡呢!你们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其实我有点累了,你们要不要先回去?我想休息了。”

    “妈……”

    “走吧!”我妈转过身,她只是把脊背留给我们,“你们都走吧!我想自己呆会儿。”

    我大姐还要说话,我赶紧拦住了她。指指客房立面示意神书安,我笑着对我妈说:“妈,你昨晚都没怎么睡觉了,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们帮忙把吴阿姨送回去……晚上我大姐会回来的。”

    “让她晚上在你那儿住吧小乐。”我妈步子缓慢的回屋,“最近都让她住你那儿吧!”

    我妈的性格我们了解,她是一个非常有自己想法的女人。一般她决定了的事儿,都不会轻易改变……我大姐只好委屈的点头:“妈,那你自己在家多照顾自己啊!明后天我在来看你。”

    “嗯。”说完,我妈就关了卧室们。

    沉默的收拾东西上车,我们帮着我爸把吴美静送回家。好在我爸住的地方和神书安离着近,我们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像是我妈说的那样,吴美静好像是累坏了。上车之后她就开始睡觉,一直到下车都没有醒。

    神书安本来是想让我爸带着吴美静到他家来住,但是我爸以太麻烦为理由拒绝了。反正不是离着特别远,我和神书安每天都可以过来。

    我大姐依旧不死心,在我爸抱着吴美静准备进屋时,她突然问:“爸爸!你真的不想和妈妈在一起了吗?”

    躺在我爸怀里的吴美静似乎是动了动,她睫毛发颤,却没有睁眼。我爸的步子停顿了一下,他始终沉默,抱着吴美静进屋,他们两个没再出来。

    回到神书安家,我做了晚饭给他们两个吃。在得知我大姐解决了金键后,神书安是十分感谢。见神书安的态度不错,我大姐再次狮子大开口。指着客厅摆放的半裸雕塑,我大姐微微一笑:“我要这个。”

    “行。”神书安点头应允。

    我大姐皱了皱鼻子,她绕了一圈指着墙上的油画:“我还要这个。”

    “好。”

    “还有这个?”

    “可以。”

    “这个?”

    “没问题。”神书安说完,我都开始心疼了。

    神书安的态度很好,我大姐眼珠一转,她指着我说:“我还想要这个。”

    “你做梦。”神书安立马冷脸。

    “哈哈,我逗逗你的,你看你还当真了。”我大姐抱着我的肩膀,她笑嘻嘻的嘱咐神书安,“以后呐,我这个妹妹就要让你照顾了。你可得好好对待她,不能欺负她。你别看我离着远啊,但我要是知道你欺负我妹妹了,我肯定回来跟你拼命……金键你看到了吧?那就是欺负我妹妹的下场。你要是对我妹妹不好,可不是打没门牙那么简单了。我会把你腿打断的!”

    我大姐又是威胁又是恐吓,我站在旁边听着都有些战战兢兢。为了不让气氛变尴尬,我乐呵呵的打圆场:“姐,你看他瘦的,他还想欺负我?哪儿那么容易啊!”

    “你肉多有啥用,你智商够用吗?”我大姐毫不留情面拆穿我,“就你那点小智力,他欺负你你都感觉不出来。”

    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继续傻笑:“不会的,不会的,大神天天那么忙,他是日理万机啊!他要造福民众啊!他哪有功夫欺负我啊,是不是?”

    “是不是?”我撞了神书安一下,催他说,“你快回答啊!”

    神书安但笑不语。

    有我大姐陪着我住在神书安家,我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这么大的房子只有我和神书安住,实在是太空荡了些。最初我们是想回去照顾妈妈的,但听说小陈回去了,我们只有瞎着急。对我妈的行事作风我们不予评价,唯有在心里默默为她祈祷不要再受伤害了。

    白天神书安去上班工作,我大姐就跟着我去爸爸家帮忙照顾吴美静。而晚上神书安回来,我们三个偶尔就到海边溜达散步去。虽然不是所有事情都称心如意圆圆满满吧,但日子总归是让人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直到‐‐

    “不好了,不好了!”我大姐在我们家里小住的第五天,小陈突然跑了来。我打开屋门,他就夸张的跑进来嚷嚷,“我的天啊,大事不好了!”

    见小陈这个样子,我和我大姐俱是一惊。抓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问:“我妈出事儿了吗?”

    “不,不是。”小陈拍拍胸口,他顺气说,“是有一个男人,他带着警察找上门了。警察说要了解情况,说是乔治安娜找人打了他。”

    听完小陈的描述,我们立刻知道是谁了:“金键啊?”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小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抬头去吹冷气,“大姐在家跟他们周旋呢!她发短信让我来给你们报个信……乔治安娜快走了吧?大姐的意思是,既然惹了麻烦,那就赶紧走吧!警察局那种地方可不好,没有事儿也得问出点事儿来。像是我,我每次在里面都被冤枉,害的大姐还要交罚款。”

    我大姐笑了:“以前我还以为金键是胆子大,现在我发现他完全就是蠢啊!明明是他先敲诈的,他还好意思报警?”

    “别说那么多了,你还是快点走吧!万一真被警察抓去了,实在是太麻烦。”我打电话叫神书安回来,“你去收拾东西,我让神书安开车送你。”

    我大姐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就算他怀疑好了,他有什么证据是我做的?我还怕他不成……虽然我不怕他,但我还是觉得你们说的有道理。反正我假期也休的差不多了,是该回去了哈!”

    因为小陈带来的消息,我们收拾的手忙脚乱。小陈自己没事儿在屋子里面转悠,我清楚的看见他将神书安家柜子上方的银质烟盒塞到了自己口袋里。

    现在不是跟小陈计较的时候,我全当做没看见。等到神书安开车回来,我大姐的行李也准备的差不多。我们三个人开着车,火急火燎的往机场赶。连和我爸说再见的功夫都没有,还真有几分亡命天涯的意思。

    我大姐不但没害怕,她反而觉得很有趣。我和神书安送她到机场安检口,她还热情的拥抱我们道别:“谢谢同志们相送,姐妹我还会回来的……不如今年你们冬天去我那儿,我好好招待你们。”

    “你照顾好自己啊!”每次到安检口这里,我都觉得特别的难过,“记得经常打电话!”

    我大姐对我抛了个媚眼,她笑的很不正经:“你放心啦,我一直都照顾自己很好的。你们低调点呀!我这是逃命呢!”

    “大姐,谢谢你。”我握着我大姐的手,怎么都不舍得说再见,“你以前嫌弃我都是对的,我发现你不嫌弃我之后,我总给你添麻烦。”

    我大姐将我推到神书安身边,她笑说:“以后就给他添麻烦吧!不用太客气啦!时间差不多,我走了哦!你们千万要想我啊!”

    “每天想。”我说这话时,嗓子已经有些哽咽了。

    我大姐很潇洒的来,她很潇洒的走。留给我们一个无比销魂的背影,她渐渐的消失在了通道口。我和神书安站在这儿,久久都没离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忽然问他:“神书安,你说,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辛苦的奔波是为了什么啊?”

    “不错啊,小乐,很有深度的问题。”神书安低头看我,他温柔一笑,“亚当斯密回答了你的问题,他说,所有这些贪婪和欲望,所有这些对财富、权力和名声的追求,其目的到底何在呢?归根结底,是为了得到他人的爱和认同……我觉得,他说的蛮对的。”

    “既然是为了得到他人的爱,那为什么许多爱的人都不在身边?”我想起我的妈妈爸爸大姐还有许多的知己朋友,“为什么,我们总是要跟自己爱的人分别再见?”

    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目光,神书安伸手抱住了我:“那就不要说再见了啊!我一直坚信,不说再见的两个人,总是会遇见的……比如说,你和我。”

    “你倒是会举例啊!”微微眯眼,我仰头去看玻璃天花板上透进来的光亮,“你说的对,不要说再见。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说再见。我们要相亲,我们要相爱,我们要相亲相爱的过一辈子。要有好多孩子,有孩子的孩子……”

    “石小乐!”

    我美好的生活蓝图还没勾绘完,满脑袋裹着纱布牙齿说话漏风的金键就冲了过来:“你大姐呢!乔治安娜呢?打了我她就想跑啊?没门!”

    和神书安对望一眼,金键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笑了。我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无奈的说:“你找我大姐啊?怎么呢?她走掉了。”

    “走掉了?走去哪儿了?”金键不依不饶,但是畏惧于神书安的身高,他没有上前,“我知道,是你让你大姐找人揍我的,是不是?我要跟你,哎呦!没完……乔治安娜!你丫给我回来!你别想一走了之!你回来!回来!”

    在金键的叫骂声中,我和神书安走出了机场。靠在神书安的肩膀上,我笑的无比开心。

    即便生活中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只要始终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日子就会灿烂起来吧?

    我坚信。

    (正文完)《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