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6章 现在才躲,不觉得来不及了吗?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顾阑珊吓坏了,她还要靠这张脸吃饭呢,要是脸被抓了,那眼前这大金主还不分分钟让她麻溜滚蛋啊!

    阑珊吓的把自己的脸埋在腿上。真要打就打别处吧,李夫人太彪悍了,她自知不是她的对手。

    心里愤愤的骂着孟皓川,都这样了他还不管,非要把脸挠成花花了他才高兴吗?

    搞不好,他正打着这个如意算盘呢,然后借机把自己甩掉,果然,男的都没一个好东西。

    阑珊没有等来相应的疼痛,而是李夫人的叫骂声。

    “你放手,这和你没关系。让我收拾这个小贱人,敢勾引我老公!”李夫人的声音清晰的传到阑珊耳中。

    阑珊想到自己的处境本来就。这会被她骂,是真的也恼了,你才小贱人呢,你全家都小贱人,阑珊从沙发上起来:“我有毛病啊,我勾引你老公,放着比他更好的我不勾引我去勾引他,你以为我眼瞎啊!”

    李夫人知道自己老公是个什么人,可是公然被一个小姑娘这样说出来,怎么不恼羞成怒,这老公怎么都是她当时千挑万选。选来的。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图我老公的钱吗,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你这样的狐狸精,我见多了,为了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李夫人这句为了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像是一闷棍击在她的胸口。

    那种浓浓的羞耻感扑面而来,阑珊觉得现在的自己像是赤身裸体的暴露在众人面前,可她怨不得别人,因为衣服是她自己一件件脱下来的。

    李夫人说的对,为了钱,她把自己卖给了孟皓川。比那些女人没有好到哪里去。

    说不定以后那位兰小姐也会像今天的李夫人一般当众的羞辱她。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阑珊突然推开孟皓川一下子从包间里冲了出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所有的举动都是潜意识的。

    尤其是那么大力的推开孟皓川,连她自己都吃惊了。

    阑珊穿着高跟鞋,快跑到门口的时候可能是太急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下似得,一个趔趄,身子重重的向前跌去,孟皓川想要扶已经来不及,眼见着阑珊的头重重的撞在了门框上。

    阑珊撞上的一霎整个人都有点懵,等她意识到抱着自己的人是孟皓川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要推开他。

    “我不用你管!”阑珊连日来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化成了不甘和愤怒。

    “顾阑珊!”孟皓川的声音极低,带着微微的怒意。

    阑珊想推开他。可是越急越是推不开,阑珊气急,发狠的去咬他,狠狠的咬在孟皓川手的虎口处。

    阑珊能感觉到口中的血腥味,可是他还是不松手,最后阑珊累的没力气了,索性歪在他怀里,闭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说了。

    孟皓川抱着她走路的速度极快,甚至和方罗华说话的时候都比比平时语速快了许多。

    孟皓川这么着急,是在关心她吗?

    顾阑珊被自己这个意识,一瞬间搞得有些心猿意马。

    关心?

    算了吧!

    他关心她?她算什么!

    肯定是她撞昏了头,脑子不清楚了,这个男人是给过她一些假象,但统统都被他踩碎了。

    她必须认清现实!

    “去就近的医院。”男人一贯清冷的语气中透着一抹焦急。

    方罗华把车子开的又平又稳,到了医院,孟皓川依旧把阑珊护在怀里。

    顾阑珊这次是真的摔的严重,额头碰到的地方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紫青的一大块,她这会不是不愿意睁开眼睛,而是真的有些晕了,又喝了酒,阑珊只觉得好累,想好好睡一觉。

    因为摔伤的是大脑,医院先给她做了一个脑震荡测试,确定顾阑珊没事,给顾阑珊开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药,让在医院里观察一晚,第二天没事就可以出院。

    额头这块是硬骨,不容易好,高高的一块鼓起来,这会看起来有些吓人。

    阑珊这一番折腾的,听到孟皓川让人给她办住院手续,她下意识的开口拒绝:“没什么大事,还是回家吧,我不想在医院!”

    “这是命令!”孟皓川想掐死这个女人,若不是当时看到清楚来不及去扶住她,他真怀疑这个女人是要自杀。

    方罗华看这气氛有些紧张,赶紧从贵宾病房里退了出去。

    孟皓川不理会阑珊的话,将她放在了柔软的病床上,阑珊固执的转过身去,像是和他置气似得,不去看孟皓川。

    过了半晌,阑珊听到了离去的脚步声,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她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在会馆的时候喝了那么大一杯酒,又一番折腾的,这会子渴的难受。

    她刚想起来给自己倒杯水喝,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了脚步声,阑珊连忙躺好,随后就听见门被推开进来的声音。

    孟皓川将水杯放在了病床旁的桌子上,将医生开的药按照剂量取了出来,推了推背对着她的顾阑珊道:“起来吃药。”

    顾阑珊闭着眼睛,想着要不要搭理他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抱了起来,靠在她怀里,孟皓川将药片送到阑珊口边,她只能张嘴,喝了水,把药片吞了下去。

    阑珊喝完了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我这里没事的,先生回去早些休息吧。”

    孟皓川不是傻子,瞬间就明白,顾阑珊这是在赶他走!

    阑珊的话还没说完,孟皓川的目光便直直的看向了顾阑珊。

    他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淡漠。

    眼底没有任何的情绪,阑珊根本不知道他是喜是怒。

    她被孟皓川的视线,看的有些战战兢兢,垂着眼帘,努力地让自己语调保持平静说:“明天你还要上班,这里休息不好的……”

    孟皓川的脚步动了下,皮鞋擦动地板的声音并不大,阑珊却是听的心惊,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床头那缩了缩,抬起头,看到孟皓川的面色,低沉的有些吓人。

    她的直觉告诉他,这是男子要动气的象征,她瞬间屏住呼吸,心底蹿动出一股骇意。

    可是她不明白他这到底什么意思,刚刚警告完她不过是他身边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今晚又做出这幅样子来迷糊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不是他今晚上来坏事,说不定和李仁的那个合同已经签下了,这样,她会觉得少欠他点人情。

    阑珊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被褥,睫毛剧烈的颤抖着。

    男人的胸口起伏的格外离开,他宛如觉得有一团火在自己体内四处乱窜一样,顾阑珊这幅态度让他心情非常不好。

    他盯着阑珊看了一会,唇瓣微微勾出个好看的弧度,明明是笑,却让阑珊更多出了几分恐惧,开口的声调带着固有的轻嘲:“顾阑珊,你在赌气?”

    顾阑珊心里咯噔一下,不明白孟皓川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他的想法。

    赌气?

    她有什么资格和他赌气,那是只有最亲密的人才会做的事,就像以前,她经常会因为安娜和爸爸赌气一样。

    所以,赌气这个词,用在他们俩之间,是不是太过亲密了!

    “阑珊不敢,阑珊只是想休息了,还请先生早些回去吧!”顾阑珊低着头,不去看孟皓川的眼睛。

    就在阑珊忍着内心的惊慌,紧紧地抓着被子,有些不知所措德时候,站在床边的男子,突然间转身,冲着病房门外,大步流星的离去。

    直到病房的门“砰”的一声,被紧紧地关上,阑珊才轻轻地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了头。

    阑珊觉得自己此时宛如做梦一样,过了半晌才意识到,孟皓川是真的走了。

    孟皓川走到医院的走廊里,还是觉得心口有些沉闷,他并没有直接离开,站在电梯口的窗户那里抽烟,心情糟糕透了,长本事了,居然敢甩脸子给他看。

    他害没有问她,为什么今天晚上会在那里,若不是孙秘书告诉他,他及时赶过来,今天被毁了脸的怕是就是她了。

    凉风吹在孟皓川的脸上,他并不觉得冷,手指间的烟慢慢的燃烧着。

    方罗华站在离孟皓川不远的地方,并不敢靠过去,想了许久才走过去道:“要不要给顾小姐的家人打个电话?”

    孟皓川看了方罗华一眼:“你打算给她哪个家人打电话?”

    顾阑珊就剩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后妈和不满七岁的弟弟,难不成,让她弟弟来照顾她?

    方罗华挠挠头不敢再说话,只不过,难道要老板在这里站一夜。

    方罗华是真的有些看不明白自家老板了,昨天项链的事还以为老板真的对顾小姐没什么呢,可现在这番举动又什么意思?

    阑珊躺在床上并没有马上睡着,有些担心孟皓川会不会再回来,不敢睡,只是头有些晕,被撞的地方疼的很。

    阑珊用手摸了下,这才发现好大一个包,疼的赶紧缩回手来。

    拿手机照了照,天哪,脑门中间肿了有比乒乓球还大的包,紫青的,丑死了。

    阑珊想到自己刚刚就是这个样子和孟皓川说话的,心里就懊恼的要死,估计这个样子,孟皓川看一眼都会觉得恶心吧!

    估计他那样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就是被自己恶心得了。

    阑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能遮住自己额头的东西。

    按了床头的按钮打算让护士过来,借个纱布把额头那个肿包遮起来。

    孟皓川看着护士急匆匆的进了病房,还以为顾阑珊身体不舒服,快步跟了上去。

    听到顾阑珊和护士的对话,险些笑出来,都这个时候了还这样臭美,大半夜的让人家过来给她包扎,她倒是有这闲情逸致。

    “顾小姐,你看这样可以吗?”护士包好之后问道。

    阑珊对着手机照了照,勉强的点了点头:“谢谢你了!”

    算了,先这样吧,反正明天早上她就回家了,到时候找条好看的丝巾遮起来,估计这个伤怎么也要十天半月才能下去吧。

    顾阑珊瘪了瘪嘴,对着手机屏幕左看右看的,懊恼极了。

    也不知道这是招了什么霉运了,又是被烫,又是崴脚,这又把头撞了。

    阑珊把手机扔在床上,抓狂的发泄了几声。

    孟皓川微微咳了一声,阑珊抬头,看到孟皓川就这样走了进来,急急的往被子里钻:“谁让你进来了,快点出去!”

    “一路抱着,我早就看的清楚,你现在才躲,不觉得来不及了吗?”孟皓川不客气的在阑珊的床边坐了下来。

    顾阑珊不知道他这是要干嘛,不过,看他坐了半天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这才催促道:“你&iddot;&iddot;&iddot;&iddot;不要回去休息吗,时间真的不早了!”

    顾阑珊死死的拽着被子,反正就是不想自己这幅样子被他看到了。

    要是看得多了,以后想起她就是这幅样子,那可不就糟了。

    “在这里休息岂不是更方便些!”孟皓川作势便要在床上躺下。

    “孟&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先生,这里是医院!”阑珊着急死了,这要是护士查房看到,一张病床上睡两个人那成什么样呀!

    “你以为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会对你有兴趣?”

    阑珊本来就心里难过,被孟皓川这样一刺激,一句话脱口而出:“孟先生对我没有兴趣不是很正常,我又不是兰小姐!”夹何何号。

    房间里因为阑珊这一句话死一般的寂静,阑珊猛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哪里有资格和人家兰小姐相提并论。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阑珊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索性豁出去了,躺在床上装死。

    可是并没有等来孟皓川的滔天大怒,阑珊现在哪里还有心思睡觉,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过了很久,久到阑珊整个身体僵硬的微微的泛着疼,阑珊听着那边呼吸平稳,应该是睡着了,这才敢悄悄的转过身去,却没想正对上孟皓川平静的眼眸,被当场抓包。

    阑珊下意识的想要逃开,却没想到才刚要转身子,整个人被孟皓川紧紧的困在怀里,阑珊心虚的别开视线,下巴却被孟皓川紧紧捏住,迫使她对上他的视线。《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