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0章 留着力气好好给我解释这件事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方媛说知道一家的炒龙虾特别好吃,就是稍微有点远。

    车子不能进去前面的巷子,只能在巷子口那边停下,穿过这条巷子再拐个弯就到了。

    “果真是酒好不怕巷子深。太好吃了,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阑珊尝了一口,觉得比星级酒店的龙虾都做的地道。

    果真有句话叫做什么来着,大师在民间呐。

    两个人一来二去,吃了快两斤的龙虾又一人喝了两瓶啤酒。

    方媛说好了今天请客,阑珊也没有和她推辞,下次她再回请就是了。

    酒足饭饱,心情好的很,虽然天已经黑透了,但才七点多,方媛说大学路那边的夜市正是热闹的时候。两个人还打算再去那逛逛。

    突然面前的路被挡住,几个男人看衣着打扮就不是什么好人。

    那些男人也都是二十出头。胳膊上都有纹身,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阑珊和方媛对视一眼,就觉得不好,这是碰到地痞流氓了。

    这个时候不能往前走了,只能倒回去,那边的摊位上人正多,晾这些人也不能怎么样!

    那些人也显然是看出了她们的意图,立刻冲上来两个拉住她们俩往旁边的小巷子里拉。

    “啊‐‐放开我!”阑珊和方媛大叫道,希望有人能够听到。

    “别叫!”男人一巴掌甩到阑珊的脸上,动作粗鲁的很,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给大爷我好好玩玩。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要是不乖乖听话,老子就特码废了你!”

    “你们是谁……”阑珊虽然害怕但还算是镇定。

    “多话!你不需要知道爷是谁,只要记着爷的滋味就好!”

    两个人被逼到了墙角,那个胖子死命的把阑珊往里面拉:“你们放开,我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后面的话根本来不及说出来。

    就又被打了一巴掌,那人嚣张的说道:“你这个小娘们要是再多话,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阑珊被打的眼冒金星,腮帮子疼的说不出话来,那人拿出一把匕首,白色的光影在阑珊白皙的脸庞上。

    那人看阑珊不说话以为她怕了,得意的笑起来:“听话就没事了。我们也不害命的嘛,都是出来玩的,找乐子嘛。”

    “你们怎么能打人,我告诉你们她是威盛总裁孟皓川的女人,你们敢碰她一个手指头,你们死定了!”

    方媛表情也是害怕至极,看那个流氓拿出刀子,一下子冲过来挡在阑珊面前。

    方媛一说完也被他们甩了一个耳光。

    “孟皓川的女人?哈哈,劳资不认识什么孟皓川,我告诉你就是天王老子的女人也没用!”那个为首的那个不怕死的又凑了过来。

    阑珊厌恶的皱眉,一个闪身从他的手里躲开:“滚开,别碰我!”

    可是她和方媛就是再怎么也只是两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这群人的对手,若真是在这里出了事。她真的是没脸再留在孟皓川身边了。

    “哟,性子还挺辣嘛,”为首的那个靠近阑珊,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啧,难得碰到这么漂亮的妞,今晚伺候的我舒服,以后跟着我,保管你享福,到时候赶你离开都不舍得!”

    阑珊冷冷的哼了一声,这群小混混真是不怕死,这种笑死人的话都说得出来。

    “大哥说得是,想我们大哥仪表堂堂,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有资格伺候大哥您,这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福气?

    呸,一群无知的莽夫。

    阑珊看着他们几乎都要呕出来了。

    那个黄毛的手停在阑珊的领口,想要干什么,再清楚不过了。

    眼看就要靠近阑珊,方媛挣脱拉着自己的人的手臂再次挡在阑珊面前:“我告诉你们,她真的是我们老板的女人,你们最好擦亮眼睛别碰她,不然你会后悔的!”

    “后悔?爷从来不知道后悔这两个字怎么写!”

    那个染了黄毛的老大笑道,今天晚上不管怎么说都是赚了。

    本来想着只有一个,现在看来,还多了一个,等他收拾完这个,再去收拾那个。

    两个都是美女,不容易呀!

    就算是不给钱,他也干!

    何况,对方还那么大方!

    黄毛伸手推开了方媛,方媛被他一下子推倒在地上。

    阑珊看到方媛摔倒,下意识的就要去拉她:“方媛,你怎么样?”

    “我没事,阑珊,都怪我,我不该带你来这种地方吃饭的!”方媛低声哭了起来。

    黄毛靠了过来,方媛起身拽着黄毛的脚:“阑珊,快跑,快跑!”

    黄毛一下子就是一脚,方媛被踢到胸口险些疼晕过去。

    阑珊看方媛被打又气又急,手胡乱的打着。

    “我看你还有多少力气折腾,放心,爷有的是时间!”黄毛一边说着一边又靠了过来。

    阑珊觉得自己今天死定了,以后不要说面对孟皓川,她自己都没有脸活下去。

    孟皓川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女人被人&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她宁愿死,也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嘲笑他的笑柄。

    阑珊往边上退的时候,脚下咣当一声,似是碰到了什么东西,阑珊低头,原来是个啤酒瓶子。夹东助弟。

    她弯腰迅速捡起那个酒瓶子,朝着黄毛头上砸了去。

    那个黄毛显然被砸懵了,没想到阑珊会给他来这么一手。

    阑珊趁机赶紧拉起方媛就跑,刚跑了几步,就被这些人围住了,毕竟他们人多。

    方媛紧紧拉着阑珊的手:“阑珊,我不会让你出事的,放心!”

    方媛突然夺过阑珊手中那个没扔掉的半截酒瓶抵着自己的脖子:“你们再靠近一步,我就死给你们看。”

    “有你什么事,凑什么热闹!”黄毛看方媛一直护着阑珊有些火了,不耐烦的说出这么句话来。

    “你说什么?”阑珊敏感的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是不是有人派你们来的,她给了你多少钱,我出双倍的价格,只要你放了我们。”

    黄毛头上流着血,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补救:“你把我砸成这样,出多少钱都没用。”

    然后把目光投向方媛:“既然为朋友这么两肋插刀,那我就先尝尝你的味道怎么样?”

    他话一落,立刻有人把方媛拉到他面前。

    动手便要撕了方媛的衣服,撕拉一声,羽绒服的拉链已经被拉开了。

    方媛一下子哭了起来,又惊又怕,流着眼泪,执着的道:“那你们放了我朋友!”

    黄毛狠狠的打了方媛一个巴掌,手就要往她的胸口摸去。

    “慢着!”阑珊大喝一声。

    这群人肯定是受人指使,今天要的人是她,是她连累了方媛,怎么能让方媛替自己受此羞辱。

    “你放了她!”阑珊有些无力的道。

    “阑珊不要,孟总他会难过的!”

    黄毛抽了方媛一个巴掌:“你给我闭嘴!”

    “放?我只能保证,等会办完了你再收拾她!你们姐妹情深,应该不介意共侍一夫吧!”黄毛嚣张的笑着暂时松开了方媛。

    阑珊平日里总是骂孟皓川是流氓,可是今天她终于见识到,什么才是流氓。

    这些人真多让她觉得恶心。

    “你真让人恶心!”

    “恶心?哈哈,我看你等会还说不说得出话来!”

    黄毛就要靠近阑珊的时候,方媛突然冲了过去,低下头一下子咬在那个黄毛的手臂上,黄毛吃痛,一脚踹开方媛,方媛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黄毛对着自己手下道:“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就送给你们了,好好享用吧!”

    方媛被几个小混混围在一起,羽绒服很快被扯掉,里面的白衬衫马上被人扯开了,下面的丝袜也破了,嫩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阑珊大叫的方媛的名字,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逃不过了,她这边只有黄毛一人,阑珊用尽了力气推开黄毛就要朝旁边的墙上撞去。

    她就是死也不能让这些人得逞&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阑珊的身体没有等来撞到墙上的疼痛而是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顾阑珊!”男人的声音中透着气急败坏和暴怒。

    阑珊在看清楚抱着自己的男人的面容时,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汹涌不止。

    她差点被人&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被人强|暴了,他要是晚来一步,也许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孟皓川,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要死了&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整个人几乎崩溃,在男人怀里毫不掩饰的哭着。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谁让你到这种地方来的!”虽然是这样骂着她,可是,语气中还是忍不住带着一抹疼惜。

    阑珊知道他的脾气,也已经习惯了他这样说话的方式。

    车子停的那么远不说,巷子拐来拐去的,本来跟着她的两个人险些跟丢,手机也关了,她到底是想做什么。

    孟皓川抱着她出来,方媛也被救了出来,那些黄毛的手下自然被方罗华的手下都收拾干净了。

    几个蹩脚功夫的混混哪里是他们这些人的对手,三两下就制服了。

    “先生,这些人怎么收拾!”

    方罗华后面跪着一排刚才那些小流|氓。

    “全部带走。”

    “是,先生。”

    这些人居然敢绑他的女人,甚至还敢肖想他的女人。

    她脸上有着明显的红肿,他们还敢打她!

    男人一脚用力的踩在他脸上,眼神满是想要杀人的狠戾:“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我……”黄毛浑身哆嗦,舌头也有些打结,看着男人阴沉的面容,担心的要死,可是,可是他&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男人双眼冷冽的一眯:“说,是谁指使你的?!”

    “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黄毛摇头,拼命的摇头。

    他不能说。

    孟皓川不能拿他怎么样,杀人是犯法的,顶多被打一顿,或者制造场意外把自己杀了。

    可他的父母和妹妹还在那哥人手里,若是说了,不要说他会生不如死。

    他的父母也会死,他妹妹才十五岁。

    还那么小,不能死!

    他不能说,不能说!

    孟皓川看他眼神飘忽,显然是在犹豫。

    “说!”一个字威慑力十足,黄毛身子明显的颤抖着。

    可是想到家人,索性咬牙认下:“没有人指使我,我也不知道她你的女人!”

    方媛恨恨道:“你胡说,我明明说了阑珊是孟总的女人,你分明就是受人指使!”

    孟皓川这才看了方媛一眼,身子虚弱的弯着,若不是有人扶着,几乎站不起身子,她伤到似乎比阑珊还要重些。

    方罗华笑着走了过来,瞅了地上的黄毛一眼:“你再不说,信不信,我把你的牙一颗一颗拔下来!”

    “你&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黄毛显然是有些怕的。

    跪在他后面的一个小子狼哭鬼嚎的:“我们真的不是受人指使的,我们就是在这遇到了这个姑娘,看到她们长得漂亮,所以这才,先生饶命啊,小的没有碰尊夫人,绝对没有,你就放了小人吧!”

    “是呀,孟先生,真的没有人指使我们&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跪在后面的小喽啰,纷纷求饶起来。

    “闭嘴!”

    孟皓川如同黑曜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戾,黄毛真的是怕极了,可是想到对方折磨人的手段。

    他闭上眼睛都能想到那一大锅的开水,当着他的面丢了一只活鸡进去,瞬间水面上一层的鸡毛,那鸡死了。

    死相很惨。

    若是招了,接下来,该丢进去的就是他。

    只怪他有眼无珠,在酒吧惹了不该惹的人。

    可是,就要被丢进开水中,他不要!

    他宁愿给他一枪,或者给他一刀。

    谁知道,他们说不想这样死也很简单,只要帮他办成今日的事便成。

    他没有完成便已是死,若是再说出他们,只能累及家人。

    现在,只能咬死不认。

    对方的手段真是高明,他这几个兄弟没有人知道他是受人指使,只以为今天的事是偶然,显然是怕人多口杂,这样也好,免得他们受牵连。

    “啊‐‐”方罗华可不是说假,刀起,黄毛的门牙立刻少了一颗,掉在地上,血汩汩的往外流。

    黄毛捂着嘴,浑身抽搐,翻着白眼,几乎疼的要断了气。

    阑珊几乎看不下去,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残忍的画面,很长一段时间如同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可是从那之后,阑珊也彻底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对敌人同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大哥&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后面的这几个小喽啰爬过来扶住自己老大。

    方罗华笑的如同暗夜的鬼魅:“说,还是不说!”

    黄毛索性豁出去了,朝着孟皓川喊道:“孟皓川,我以为你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没想到你是这般卑鄙,你要杀要剐,给个痛快!”

    “混账东西,先生的名字也是你叫的!”方罗华一脚把黄毛踢开!“敢伤先生碰过的女人,就是死十次也不够你死!”

    “废了他的手臂,挑了脚筋,剩下的人,各断一指!”孟皓川说完,抱着阑珊向前面的车子走去,显然不想再让阑珊看到这一副画面。

    该让她长的记性已经长了,接下来的画面可不太好看。

    “是!”

    阑珊看向孟皓川的目光满是震惊,确切的说是害怕,废掉手臂,挑断脚筋断一指,那该多疼:“孟皓川,你&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男人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给我闭嘴,留着力气好好给我解释这件事。”

    “&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阑珊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孟皓川看她哭的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甚至还有血迹,模样看起来惹人怜惜极了。

    他的心一下就软了起来。

    她受伤了吗?

    怎么还有血迹?

    他这才把她整个人揽在怀里,像是母亲抱婴孩一般的抱着。

    细细的检查着她的身体,压着心里的火气,声调中透着几分疼惜:“你受伤了吗?”

    阑珊这才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小手,也不说话,星眸水光闪闪。

    眼泪呼之欲出。

    孟皓川看到阑珊的手,心一下子变得更加柔软起来。

    他的手捏的紧紧的,混账东西,还敢伤了她。

    真是该死!

    孟皓川轻轻的吹拂着:“疼吗?”

    顾阑珊如同小鹿般的眼神微微的眨了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在这车上无法检查她的身体,也不知道旁出还有没有伤。

    立刻吩咐人让医生都到家里候着,这样一身狼狈的去医院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方媛呢,她为了救我也受了伤!”阑珊提到方媛也是一脸的担心,没想到她和方媛认识不久,她居然这样护着她。

    虽然不排除有孟皓川的因素在里面,但一个女人的名节多重要啊,方媛能这样对她,她真的很感动。

    “你放心,她会很好!”孟皓川这句话意味深长,只是阑珊这个时候也没听出来。

    孟皓川唇角溢出一抹冷笑,今天晚上的事情最好和她没关系,不过,让她好好看看那一幕也好,也是对她的一个警告。

    孟皓川抱着顾阑珊下车,李嫂看到他们回来,松了口气:“先生,小|姐回来了!医生已经在会客厅候着!”

    “等下再让他们上来!”

    “是!”

    李嫂看着孟皓川抱着阑珊上楼,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不敢像以前那样跟着上去,小姐是她带大的不假,可这次请她们过来的是这位孟先生。

    影月看孟皓川抱着顾阑珊上楼,便要跟着上去。

    “影月!”李嫂叫住了她。

    “李嫂!”影月停下脚步,有些不愿。

    “孟先生并没有吩咐让人上去伺候,你现在上去不是找死!”李嫂觉得这个影月太不识趣了。

    “可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我很担心,看小姐的样子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影月的表情着急的很。

    “我知道你是关心小姐,可是先生没叫我们上去,现在过去只会惹得先生更生气,放心,小姐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一路上了二楼主卧,孟皓川直接将顾阑珊抱进浴室,用脚利落的关上了房间的门。

    孟皓川怕她身上还有别处的伤,所以极是小心翼翼。

    放了热水,撕了她身上的衣服。

    这才抱他进热水,仔仔细细的检查和清洗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男人拿着柔软的白色毛巾细细的擦着她的脸,还有手臂上,尽量不碰到她受伤的手。

    顾阑珊自然有些害羞,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孟皓川,我自己来&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孟皓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老实点,等下我再收拾你!”

    顾阑珊好看的眉目皱在一起,眼泪眼看着就要出来:“又不是我的错,你和他们一样,就会欺负我!”

    检查完别的地方,这才用巧劲掰开她的手臂,身上除了几处淤青,手上的伤是最严重了。

    孟皓川也不理会她的话,继续把她的身体洗的干干净净。

    顾阑珊生怕他误会自己不洁,看他洗的这样仔细,心里有些着急了,他刚才还说要收拾她,一下子怕了起来。

    “孟皓川,我和他&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我没有,我没有&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顾阑珊嗫嚅着,双眼通红,一脸委屈,说不出口剩下的几个字。

    孟皓川看了这丫头一眼,便知道她脑子里想的什么了,看她脸涨得通红的,就是说不出来。

    “我知道!”孟皓川看她委屈成那个样子,索性直接说了。

    今天的事,她也吓坏了,而且,这件事诡异极了。

    显然是有人蓄意为之。

    那个故意引开跟着阑珊的人到底是谁,和今天的人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派去的。

    “你知道?”

    顾阑珊抬头看着孟皓川,手下意识的去拉他的手臂,却碰到了自己受伤的伤口。

    疼的一下子抽回手,轻轻的摇了起来。

    蹙着眉,可怜兮兮的模样,深深的刺进了他心里。

    像一把刀一样。

    他总是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将她保护的很好,可竟然在眼皮子底下出了这样的事。

    他自然知道那些人没有碰她,若是她真的出了事,他会将那些人碎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

    孟皓川的手捏的紧紧的,这件事,他一定要亲自调查的水落石出。

    孟皓川心疼的拉过她的手,看了看,伤口等下得医生清理。

    可是他现在看着,竟然觉得比自己受了伤更疼。

    因为是外伤,所以,孟皓川就叫了擅长外伤的王医生进来。

    他检查了下顾阑珊手上的那个伤口。

    她的手本就瘦小,手心上也没多少肉,那碎玻璃茬锋利的像是刀子似得。

    “她的手怎么样?”孟皓川看王医生皱着眉头,神色严肃的很。

    “若是再深半分,那就要伤着骨头了,需要缝针。”

    “缝针?”阑珊皱眉,那还不得疼死了。

    “是,不过,放心,等下会用麻药,不会感觉到疼的!”王医生紧张的头上直冒汗。

    王医生早已准备好了器具,先用棉花沾了点碘伏在周围擦了擦。

    阑珊疼的死死的咬着唇瓣,整个手掌心已经肿起来了,就算是不碰到伤口的位置,碰到周围的皮肤也是疼的厉害。

    “轻一点!”孟皓川抱着她颤抖的身子,心疼的对医生命令道。

    “是,伤口里面还有残留的玻璃渣子,所以清理的时候会有些疼,先生扶着她的手,不要让她动,这样会快一点!”

    阑珊在地上捡的那个酒瓶子本来就不干净,砸那个黄毛的时候也伤到了自己,方媛从她手中夺过去的时候也玻璃又划了一下她的手心,手心的伤口又宽又深,很是吓人。

    阑珊自然不会告诉孟皓川为什么这道口子这么深,方媛当时也是为了救她。

    “不是用麻药吗,拿针做什么?”阑珊看到王医生拿着针管过来了。

    “麻药要打进去!”

    “直接放上面不行吗?阑珊不是怕疼,可就是怕打针,小时候在幼儿园,到学校给小朋友打预防针。

    她怕疼,跑出了教室,几个老师在她后面追着满校园的跑。

    到最后两个老师按着,才让医生把针给打了。

    从小到大,她一直是健康宝宝,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怕打针。

    现在又要打针,她下意识的就抗拒:“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打针!”

    可是哪里跑得了,孟皓川把她抱在怀里,就觉得这女人矫情了,不就是打个针,再说,都快伤到骨头了,万一影响到手的灵活度,那就糟了。

    阑珊看到医生拿出来的针头的时候,险些晕过去,本来就惨白的小脸这下更白了。

    孟皓川看她不像是是装的,是真怕,问王医生道:“必须这样吗?”

    “必须得打,不然缝针的时候孟小姐会受不了的。”王医生点头如捣蒜。

    “那就&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打!”孟皓川看了阑珊一眼,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却是对着王医生说的。

    “不行,我不要打,我吃药,我可以按时吃药!”

    阑珊对针头有种莫名的恐惧,孟皓川看她这样,对准她的唇瓣就吻了下来,阑珊吃惊的瞪大双眼。

    在他怀里根本就动不得嘛,想打他,自己一只手还受着伤,怎么打!

    他一手抱着她的身子,一只手抱着她那只受伤的手固定着,示意王医生赶紧打针。

    孟皓川固定的很好。

    一点都不影响他打针。

    王医生赶紧把这针赶紧打上,因为是局部麻醉,所以剂量不是很大。

    打完之后,抚了一把头上的汗,小心的道:“好了!”

    王医生看到阑珊的唇角有着一抹血迹,很显然,那血是孟皓川的。

    他赶紧低下头,哪里还敢再看。

    麻醉剂很快起效,医生开始缝针,阑珊哪里敢看,虽然感觉不到疼,但针在手心上来回的穿梭看着真的很吓人。

    “每天我都会过来换药,消炎针针要打一个礼拜天,这几天不能碰水,饮食注意清淡些。”王医生低着头说着注意事项。

    “好,你去吧,给她配最好的外伤药,缺什么药材尽管告诉我!”孟皓川心情似乎比刚才好些了。

    “是,先生,那王某退下了!”

    “是!”

    阑珊看王医生出去,立刻发飙:“孟皓川,你就不知道羞吗?”

    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就亲她。

    孟皓川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现在不怕打针了吧!”

    脸上还一副,我就是流氓我怕谁的模样。

    “你&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被她气的要吐血了。

    他就不能对她再温柔点,再深情点。

    方媛这边的场面可没有那么温馨了,看着地上一声比一声叫的惨的那些男人,整个人瑟瑟发抖。

    整张小脸苍白极了,若不是边上有人扶着,她几乎要晕过去。

    孟皓川的心简直比他这个人还要冷。

    只是他把她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怀疑她?

    方媛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这个念头,可是转眼一想,不对,他就是怀疑到谁头上都不会怀疑她。

    她今天可是救了顾阑珊,若是孟皓川再晚来一步,先贞洁不保的可是她。

    顾阑珊这次一定会感,我送方小姐去医院!”

    方媛赶紧摇头:“不要,我这个样子会让人&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方媛说着眼泪就要落下来。

    方罗华这才恍然:“是我想到不周到了,我会让医生到府上为小姐检查!”

    方媛咬着唇瓣了,过了几秒钟才道:“谢谢方先生!”

    方罗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若不是这个女人的背景是他亲自调查出来,连他都要被她对顾小姐这姐妹情深的样子感动了。

    若是今晚这事,她找机会跑,或者是自保,他反倒是不怀疑她的居心,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可是对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拼了自己的名节去救,这就有点&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太过了。

    就算是讨好上司,现在哪里找不到工作呢?

    呵呵

    有的时候欲盖弥彰也是破绽之一。

    方媛坐在车子里,耳边的惨叫声依旧此起彼伏,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衣领。

    只要自己把握好顾阑珊,那就是掌握了一块免死金牌。《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