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4章 你在我就不怕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新药只要试药成功就可以上市了,孟皓川高价挖来的中草药化妆品研发团队和王医生也已经开始接洽,阑珊的新公司一片看好,已经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公司同时进行两个项目。公司目前的这些人手已经不够用了,阑珊让负责人事的财叔到高校再招几个员工,培训一个月后就可以直接上岗。

    公司的规模也要扩大,等新药品上市资金回拢之后再进行扩张。

    寒冷的冬天悄悄过去,阑珊迎来了自己事业的春天。

    这段时间的s市一派欣欣向荣,不过,阑珊也能想到这平静之下的惊涛骇浪,不过,她不怕。

    孟皓川自然也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相比阑珊的冷静,沈嫣玉这段时间过的是惶惶不安。

    韩柏林对她的态度不咸不淡,那个说要帮她的女人从那天见过她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沈嫣玉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虑。

    春天来的很快。新药品试药已经成功,大批量投入生产。

    孙浩手中有以前顾氏的销售渠道。这早在冬天的时候已经联系好,所以,渠道并不是问题。

    药妆的研发也很顺利,孟皓川招来的团队果真一流,阑珊不得不佩服,所以,为了跟着师傅学到更多的东西,她还继续在威盛上班。

    自从和方媛那次差点出事之后,阑珊和方媛的关系比以前更好。

    只是,阑珊不想让自己的一些事情再连累到方媛,自己公司的事情还有和孟皓川的私事从来不和她说。

    她本是出于一种好意。可是在方媛看来,却是阑珊对她的不够信任,连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都暂且搁置了。

    最近别说是孟皓川,就连阑珊都很少在家里吃饭,今天倒是两个人一起回来了。

    不过回来的有些晚,快八点了,虽然他们不回来吃,但晚餐还是一直备着的。

    阑珊今天是直接从研发室出来的,那里面不允许吃东西,所以今天是真的饿的一点力气都没了。

    若不是孟皓川打电话,她估计自己都忘了。

    李嫂赶紧把菜加热了下,都是阑珊喜欢吃的。她要吃第二碗饭的时候却被孟皓川制止了:“吃多了不利于消化,一碗就行了。”

    “可是我饿了。”阑珊还真是觉着饿得很。

    家里的碗都是那种小碗,装不了多少。

    “那让李嫂给你下点面吃。”孟皓川毅然决然的阻止阑珊的行为,这段时间工作忙,再加上她饮食不规律,总是闹胃疼。

    医生让她最近不要吃硬的不消化的东西,可偏阑珊口味刁的很,不喜欢吃面食。

    “孟皓川,你管的真多。”阑珊有点不满了,阑珊好不容易有点胃口还被孟皓川拦下,当然不会开心。

    “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孟皓川一脸严肃,偏要和阑珊死磕。

    要不是他今天去接她,她还不知道要把自己饿到多久呢。

    阑珊拿孟皓川没有办法只得听从的放下了碗筷:“我不吃了。”阑珊也脾气上来了。

    “小姐,我给你弄点面食。”李嫂也站在了孟皓川这边。

    “李嫂。我不爱吃面。”阑珊不开心的嘟着嘴,就是不爱吃,她眯着眼看向孟皓川,以前怎么没觉着孟皓川这么能唠叨呢,现在怎么什么都管。

    “小姐,晚上米饭吃多了,的确不利于消化,小姐,你就听先生的吧!”李嫂还在劝说阑珊。

    先生这段时间虽然忙,但是对小姐的饮食盯得很紧。

    阑珊最后还是不情愿妥协,她不开心的看着孟皓川,孟皓川丝毫不理会阑珊这抱怨的目光,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珍惜,可真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李嫂很快就从厨房里端了一碗面过来,阑珊看了看实在是没啥胃口,可实在是太饿了,便也就凑合着吃了起来。

    孟皓川满意的看着阑珊乖乖的吃面,心情大好,看着阑珊最近的表现,孟皓川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

    这可是自己亲手教导出来的女&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人,孟皓川生生的把学生两个字压了回去换成人。

    阑珊吃完这一碗面,肚子总算是饱了。

    阑珊见孟皓川不时的看着自己,阑珊掏出手机,看了看自己也没什么不对劲,对于孟皓川的怪异的眼神,阑珊最终选择无视。

    其实孟皓川这个时候是在心里计算阑珊身体每天摄入的卡路里和消耗的卡路里。

    她很少运动,跑步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做瑜伽那种高难度就更不要提了。

    可是阑珊的身材真的是清瘦,除了胸前那四两肉,从背影看完全就像个豆芽菜。

    阑珊在楼下看了会电视,只觉得困,想上去泡个澡,她忙碌了一天,早就想念自家的浴缸了,她要泡澡缓解自己身体的疲倦。

    “一起。”孟皓川果然邪念又来了。

    阑珊这次可不依孟皓川,“别,孟老师,和您老一起我招架不住,我好累呀,只想安安静静的泡个澡。”阑珊开始不满了。

    孟皓川拿她没有办法,放开了手,阑珊一溜烟就跑了,孟皓川无奈的笑了笑,果然一放手立马就跑的没有人影了。

    阑珊才不管孟皓川在她身后是什么表情,她现在只想泡个澡舒活下劳累了一天的胳膊腿。

    孟皓川左等右等阑珊还是没有出来,看来八成又是泡澡睡着了,孟皓川直接推开洗漱间的门,自从搬进这里的第二天,浴室门上的锁就坏掉了。

    阑珊提议过几次重新换个锁,可是每次换上不到两天就又坏掉,索性就一直坏到现在了。

    阑珊不满的看着孟皓川,她刚眯上眼休息一会,孟皓川就这样打开了门,她已经习惯了。

    连遮挡一下自己的身体都懒得动手了,反正孟皓川早就把她看光了,阑珊已经波澜不惊了。

    “泡澡不宜过长时间。”孟皓川看了眼浴缸中的阑珊,阑珊可人的身体此刻就在他的眼前,有种引诱别人犯罪的感觉。

    “孟老师,可不可以不要每次趁我洗澡跑进来偷窥!”阑珊当即表达自己对孟皓川这种行为的不满。

    “你这句话,有好几个错误,第一,我是光明正大的看,不是偷窥,第二,我没有每次都跑进来。第三,我只是为了提醒你泡澡不宜过长时间。”孟皓川理直气壮地列举着自己的有利证据,阑珊感觉自己完全没办法反驳。

    孟皓川不应该做什么总裁,律师这个职业更适合他。

    阑珊见孟皓川的眼神越来越炙热,有点的尴尬的动了一下身子,孟皓川身体像是有什么从眼中清晰的传遍某处,身体已经起了反应。

    阑珊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出来,舒缓筋骨的泡澡也许会成为一场灾难。

    “孟皓川,我起来穿衣服了,你出去吧!”阑珊把身体卷缩在一起,才不要给孟皓川这个大色魔看到。

    孟皓川怕再呆下去,会被阑珊看出他身体的异常,便转身离开了,孟皓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好在阑珊并没有注意到,不然就尴尬了。

    孟皓川闭上眼,让自己心平气和,赶快恢复过来,不然等会阑珊出来指不定会看见,怎么肆无忌惮的笑话他呢。

    这丫头越来越胆大放肆了最近。

    阑珊没想到孟皓川会那么听话的出去,磨磨蹭蹭的从浴室出来,孟皓川居然没在卧室。

    阑珊躺在床上,本来是想等他的,可太累了,闭着眼,差不多要进入梦乡,被孟皓川拉入了怀里,阑珊感觉到一股子的凉意,但是没一会子就暖和了起来。阑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安心的躺在孟皓川的怀里,闭着眼准备好好的睡上一觉,原本孟皓川还想要对阑珊使坏来着,见阑珊有些疲倦,也就没有强求,而是安静的抱着她。

    她最近除了要在威盛上班,还要忙药厂那边的事,工作量太大,确实太累了,要好好休息。

    现在的身材反倒是比冬天的时候更瘦了。

    第二天阑珊睡到自然醒起来,看了下时间,把自己给惊呆了,闹钟怎么就没响呢,这下糟了,孟皓川怎么也不叫她,太过分了。

    今天公司有早会的呀,她必须要早到分发资料呢,她得快一点才行。夹助他技。

    阑珊着急匆匆的从衣柜里找了衣服套上,下楼的时候看到孟皓川在不慌不忙的吃着早餐,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意思。

    阑珊本来换好鞋子就要走的,孟皓川非要拖着阑珊吃完早餐才肯走。

    阑珊哀怨的看着孟皓川,作为老板的秘书迟到是很可耻的。

    孟皓川一句,他没有到会议不能开始,其他人自然就不算迟到。

    果然,老板就是任性。

    阑珊和孟皓川一同出现在威盛,员工们看到早就见怪不怪,阑珊还是有些尴尬,孟皓川一脸的云淡风轻,脸皮厚的阑珊已经没有办法可以形容的了。

    早会结束后,更加忙碌。

    孟皓川看着眼前那一摞的文件资料,眼里没有过多的表情,开始慢慢的审视起来,至于阑珊更是继续事无巨细必亲力为之。

    这是孟皓川的吩咐,很多文件都要从她这里先经手。

    阑珊心中在祈祷孙秘书早点回归,孙秘书上个月出国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阑珊的工作量自然比以前还要大些,肩上的担子倒是越来越重了。

    阑珊天天忙得风生水起的。孟皓川看着一堆资料,有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打电话将阑珊叫了进来,阑珊刚一进来,孟皓川就把那几份资料摆在了桌上。

    “这是怎么回事?”

    阑珊看到便立马回答孟皓川:“我也觉得奇怪,好像是有人在收购我们集团的股份。”

    孟皓川皱着眉,不是好像,是确实,这是一个不好的发现,都是来自同一个人,这个人有什么目的,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孟皓杨?

    现在孟皓川对此一无所知,他要好好细查一下。

    “集团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外放的,就算是他全部收购,对公司而言也没有太大的威胁。”

    “百分之二十,就已经是一个很危险的警告,这其中的曲曲折折的道,你不懂,以后我慢慢告诉你。”

    阑珊疑惑的看着孟皓川,的确不懂,百分之二十会有什么危险,阑珊怎么也想不懂,“孟总,那你准备怎么应付?”阑珊有点担忧的问道。

    “这个我有办法。”孟皓川倒是信心十足,对于这种问题,他有办法去对付,不过既然对方发起挑战,孟皓川何不将计就计。

    阑珊见孟皓川嘴角露出坏笑来,看来孟皓川胸有成竹,这时阑珊反倒开始担心胆敢挑战孟皓川权威的那个人,估计孟皓川不会让那人好过的。

    孟皓川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对付,如果是孟家,他倒是要看看孟皓杨到底要干什么,如果是其他人,那孟皓川就看看他有没有本事承受得起威盛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这个不要告诉任何人。”

    阑珊点了点头,想着公司里真的会有内奸吗?

    不过那个内奸还真有本领,敢在孟皓川面前蹦跶这么久,而且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发现。

    不过,若是等孟皓川揪住他,会不会让那人生不如死了。

    “你发什么呆?”孟皓川直接打断了阑珊的遐想,阑珊才没有再想下去。

    “我在想那个人在公司是不是有内应!”

    孟皓川笑而不语,阑珊知道自己猜对了,给他冲了一杯咖啡之后,从孟皓川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阑珊走后,孟皓川沉思了会,立即打了电话给傅晋辰,他有种感觉,这次出手的一定是孟皓杨。

    孟皓川没想到一切动作这么快,只是他不清楚,孟皓杨哪里来那么大的魄力来对收购威盛的股份。

    “晋辰,孟皓杨忍不住了。”电话一接通,孟皓川就直接说道。

    傅晋辰心中隐约能猜到估摸着孟皓杨最近又有了大的动作:“哦?他又瞄准了什么?”傅晋辰现在提起孟皓杨也是咬牙切齿。

    “准备将威盛百分之二十外放的股份全部收购。”

    “胃口可真大,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吞得下去吗?”傅晋辰没想到孟皓杨竟然来这招,还真是大动作。

    一个孟家都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吗,看来是抱上宋家的大腿了。

    “你自己也注意点,估计下一步就要去收购你们傅家外放的股份,我这边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绝不会动的。而你们傅家不同,你握在手里的股份没有绝对的优势,我劝你早点下手,将傅家的股份收回来一些。”孟皓川好心的提醒好友,既然孟皓杨对威盛出手了,那么傅家肯定会是下一个遭殃的。

    谁都知道傅晋辰和孟皓川,那是过命的交情。

    “那些都是老股东,我想就算是宋家他要收购,并不容易,就算是我们傅家收回那股份,也是有一定的困难。那些老股东,顽固的很,一个二个股份准备留给儿子孙子。”

    其实傅晋辰早在之前傅家低迷的时候就打算趁着傅家萧条的时候,低价收回那些股份,偏偏那些都是集团的老骨干们。

    大风大浪也是见过了,傅家也是老牌的世家了,没那么容易倒下,那些老顽固硬是不要钱就要死死的攥着那些股份,而且深信这股份早晚能涨上好几倍的价钱。

    “宋家的手段一向令人不齿,你还是多想点办法将他们手上的股份收回一点,能让你手上的股份在集团处于绝对的优势。”

    孟皓川和傅晋辰分析之后有了初步的应对之策,总之绝对不能让宋家控制傅氏的集团,那对威盛来说也是一个重击。

    阑珊的口风很紧,就是在方媛的面前都没有露出半点痕迹。

    能碰到威盛这样内部机密的就是秘书团,可是秘书团,除了阑珊之外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人,那个时候孟皓杨不可能安插进自己的人手的,宋家更不可能。

    而这个眼线他无论怎么观察,无论怎么调查,都一无所获。

    那就是方媛,可方媛只是营销部一名小小的主管,接触不到这些。

    阑珊见下班了,孟皓川还没有从办公室出来,便径直的推开了孟皓川办公室的门。

    “孟总,下班了,你怎么还在忙?”虽说对于孟皓川加班是见怪不怪,最近他们一直都忙的。

    可是今天,送过去的文件并没有多少。

    “顾阑珊,公司条例,打扰上司工作该怎么处罚!”

    “孟大叔,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现在是在公司,只要在公司就是上班时间!”

    “你&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好吧!”阑珊觉得自己好心让驴当肝肺了。

    “明天带你出去踏青!”孟皓川看阑珊气鼓鼓的样子,立刻给了她一颗甜枣。

    阑珊想问,公司的内奸都还没抓到,你老还有那个闲情逸致啊。

    可是看孟皓川一副笃定的样子,她这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

    现在接近暮春了,已经有些热了,下了飞机之后,便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开过来,下车的人穿着件短袖,古铜色的皮肤,看着格外的强壮,见到孟皓川过来恭敬的叫了声:“先生。”

    孟皓川轻点下头,接过车钥匙,阑珊望了眼:“我们自己开车过去吗?”

    “对。”

    越野车显然是新买的,车内外都是崭新的,男人发动后开出去,阑珊坐在副驾驶座上,两眼新奇的朝外面看:“你知道路怎么走吗?”

    孟皓川并不说话,只是专心开车,阑珊瞥他眼后轻哼声,又在那耍帅。

    目的地似乎很远,孟皓川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阑珊并不觉得时间长,她一路上都在看风景,春天野外的风景真的是太美了。

    四处都是成片的绿树,虽然是郊区但也并没有什么化工厂之类的,还保留着很多传统的东西,高楼大厦也不多,不像s市那么繁华。

    “到了。”

    孟皓川将车停下来,阑珊跟着推门下车,她走了两步,四周都是参天大树,鼻尖充斥着青草树木的清香,边上还有着成片的小木屋,看起来十分别致。

    她仰头看着,略带惊喜的看着孟皓川:“我们要住这儿吗?”

    男人的身体从身后贴上来,他扳过她乱看的小脸,手指攫住她的下巴,“看那儿。”

    阑珊顺着他的方向抬起头来,一眼触及出去,一片隐藏在绿林中的湖水,湖水周围绿草环绕:“哇,这里简直太美了,人间仙境啊!”

    “山顶的风景更美。”

    “真的啊!”

    孟皓川点下头,他转身就朝边上一间小木屋走去,“先去换衣服。”

    阑珊跟在他身后,像是想到什么,脚步停在门口不动了,等下要爬山,他要是胡作非为一番,那她哪有什么力气。

    还是在外面等着,等他换好了自己再换。

    孟皓川笑着摇头,可真是小心眼。

    率先走进去,进了边上的房间,阑珊在外面坐了一会儿,抬起头,便见男人推门走出来。

    她瞬间瞪大眼睛,“你……”

    孟皓川上面是一件黑色的t恤,下面穿了件迷彩的长裤,一双腿被布料勾勒出修长的弧度,脚下是黑色的皮靴,衬出一张精致的俊脸。

    阑珊几乎看的痴了,她从未想到过,竟然有人能将迷彩服穿的如此好看有型的。

    她记得自己高中军训的时候学校也发的迷彩,那简直是难看到不敢出门……

    这男人果然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能衬出极致的完美。

    孟皓川走到她身边:“去换吧。”

    她怔了下,“我,我也穿这个吗?”

    阑珊可没有信心,自己能把这衣服穿的这么好看,那站在他身边不是衬的野草不如。

    男人危险的眯起眼睛:“你想穿裙子吗?不怕虫子钻你衣服了。”

    阑珊想想都怕,站起身就走进了房间。

    换好后走出来,她在镜子面前照了一圈,其实,也没那么难看嘛。

    同款的黑色短袖,虽然宽大,但还算是凹凸有致。

    迷彩裤黑色的户外靴子,又酷又帅,不错。

    她转过头,自言自语道:“我这样穿也不比他难看嘛?”

    阑珊扭了扭身体,满意的看了眼自己的大长腿。

    孟皓川冷冷看她一眼,薄唇吐出两个字:“小短腿。”

    “你……”阑珊几步就冲到他面前,她架起自己一条腿放在他边上的凳子上:“你自己看清楚,我的腿会短吗?”

    自己一米六六的身材,腿怎么都不算短了吧,而且,她对腿的保养可是做的很好的,修长好看,就算是去做腿模也够格的吧。

    孟皓川一脸嫌弃的瞥了眼,“比我短。”

    “……”

    他以为自己腿长了不起?!

    阑珊几乎气到吐血,孟皓川起身就要走出去,她忙一把拉住他,“你再好好看看,我腿会短吗?你比我高当然腿长,我作为女人来说腿已经很长了,我这是黄金比例,你懂不懂什么叫……”

    阑珊对自己的腿可是很满意的,一听孟皓川打击自己小短腿,那自然是不忿的。

    孟皓川只得又瞥了眼:“抱着的时候短!”

    阑珊闻言小脸一冷,她抬起头,不服气的脱口而出:“你抱过比我长的。”

    “……”

    孟皓川推开她的手,白了她一眼,转身就走:“无聊。”

    “等下!”阑珊这次是要和他扛上了。

    阑珊几步追出去,她挡在他身前,“你是不是抱过更长的?”

    “没有。”

    “那你怎么嫌我的短?怎么就知道我的短,那肯定是抱过比我腿长的。”

    这是什么逻辑?孟皓川皱起眉头。

    顺着顾阑珊的逻辑套用道:“那你觉得我大吗?”最后又用眼神在阑珊大腿那扫了一眼。

    “……你,你什么?”阑珊顿时噎住,脸迅速的红了,低下头,搓着手指道:“还&iddot;&iddot;&iddot;&iddot;还好。”

    “你怎么知道还好?”孟皓川眯起眼睛,倒了回去,盯着阑珊的脸色认真的看着:“你没试过别人的,怎么知道我的算是还好?”

    我……

    阑珊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头低的快要垂到地面上了,死死的看着自己的皮靴,下巴却被手指给攫住,男人视线暗沉下,“顾阑珊,你这是不满意,还是真的试过?”

    阑珊这是亲自把自己逼上死路了,再被他这样逼问下去,她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阑珊一阵恼火,是他先说她腿短的,怎么就又到他逼问她了,推开他的手:“无聊!”

    孟皓川这才满意,意味深长的看了阑珊一眼:“是很无聊!”

    阑珊说不过他,也怪自己,问什么问嘛,不就说了句自己腿短,切,她转过头主动和好:“我们就这样上山吗?”

    “怎么,你难道想试试大小再上去?”

    “……”

    这是真正的山路,阑珊是真的没有爬过,有种原始森林的即视感,只是看着没那么恐怖。

    阑珊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所以新奇感很强,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都是山路,她转过头去,后方只能看见一片深绿,已经望不见来时的路了。

    而抬头朝前面看,也只能看见一片茫茫的深绿。

    阑珊有点开始害怕了,感觉没有尽头,有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感觉,他们不会在这里迷路吧。

    孟皓川体力一直很强,并不觉得累,他转过头来,“累吗?”

    “嗯!”阑珊点头,人往孟皓川面前凑了点,跟着他,生怕自己丢了。

    孟皓川看边上有个木墩,示意阑珊坐了下来,她深深吸口气,到处都是草木混着泥土的清香,真的是心旷神怡。

    孟皓川斜靠在树干上,从包里拿出瓶矿泉水,拧开后递过去。

    阑珊伸手接过,她喝了两口,见他双手环胸站着,似乎对这样的环境习以为常:“你以前来过这样的地方吗?”

    男人眯起眼睛,“我住过。”

    “……住过?”

    “被丢在这里!”孟皓川眯起眼睛,像是想到了不堪的过去。

    丢进来&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不是吧,丢的意思那不就是不要吗?

    可孟皓川这样又帅又厉害的人,家里怎么会不要他呢?

    “就你一个人吗?”

    “嗯!”

    “那你那个时候多大?”

    “十岁。”

    “……”

    十岁,被丢到山里……那能活吗?

    他的父母对他也太狠心了吧,哪有那样的亲生父母,阑珊似乎想到什么,但不敢再往下问了。

    孟皓川转过头,喝了口水,看着阑珊疑惑的目光中夹杂着怜惜,继续开口道:“我也以为我死定了,在山里迷了路,浑身都是伤,什么吃的也没有,晚也不敢睡,怕被晚上出来觅食的狼虫吃掉&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阑珊被惊的目瞪口呆:“什么?那没有人保护你吗?”

    “人在困境的时候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人生就是这么残酷,不会给你软弱的机会。”

    “那你怎么活下来的!”

    孟皓川唇角勾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你等会就知道了!”

    男人视线里的黯淡瞬间消失,他直起身体:“还累吗?”

    阑珊知道肯定是他不愿意提及的事情,也没再多问,她站起身,“不累了,我们走吧。”

    阑珊听他刚才说什么狼虫,很是害怕,手主动的拉着孟皓川的手臂,朝前又走了一段,此时树木渐渐变得稀少了些。

    四周静静的,风吹过,四周声音呼啸而过的感觉,阑珊有些害怕,她拽着他的袖子:“这,这里不会真的有狼吧?”

    孟皓川瞥她一眼,看她小脸上满是害怕,他微眯起眼睛扫向四周,很是认真的道:“有。”

    阑珊杏目圆睁,整个人几乎靠上去贴在他身上:“那&iddot;&iddot;&iddot;&iddot;那怎么办……”

    “你怕吗?”孟皓川眯着眼睛问道,阑珊的身体已经有些微微发抖了,眼神也有些飘忽。

    “你在我就不怕。”阑珊双手抱着孟皓川的手臂。

    她不知道真的会不会有,但她知道,孟皓川既然带她来,就一定会护着她,不让那些畜生伤害到她的。

    她很怕,但有孟皓川在他身边就不怕。

    孟皓川眉眼唇角都是笑意:“哦?”

    “真的,只要你在我就不怕,哪怕是真的被吃了,我也不怕!”

    不过,他肯定不会先让狼把她吃了的吧。《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