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6章 小心我宰了你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孟皓川把阑珊扛进了房间,倒是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把她给扔床上了。

    阑珊这才松口气,房间里的床是实木的,扔上去不得摔死。

    阑珊坐在床边。孟皓川已经换好了衣服,纯棉的白色t恤,牛仔裤,倒是更显几分年轻,帅气逼人!

    阑珊看的目瞪口呆的,男人双手插兜,看阑珊一脸的花痴:“傻样。”

    阑珊吸吸鼻子,才发现自己笑的有多傻。

    “孟皓川,你真要我帮你生孩子?”阑珊听孟皓川那样说,居然有些期待。

    “你想生?”

    阑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不要了!”心里嗫嚅道。这种事哪里轮得到她呀。

    孟皓川抬起一手,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件长裙。也是浅绿色的长裙:“我帮你换。”

    孟皓川扯着她的腰将她拉起来,滚烫的温度贴下她的后背,阑珊惊得推开他:“你别乱来!”

    “你乱动就别怪我乱来。”

    “……”

    阑珊站着不敢再动,孟皓川将她的裤子褪下,明明一件简单的长裙,可穿好却足足花了十几分钟。

    能揩油的地方男人当然一个都没放过。

    阑珊一张小脸早就涨的通红,可她怕挣扎男人更加乱来,便站着任由他动手动脚,好不容易最后一个扣子扣好,她才开了口:“穿好了吗?”

    “你如果不满意我可以帮你脱了再穿一次。”

    “……”

    孟皓川退开身,弯腰手停在腰间。打了个结后,露出她纤细的腰线。

    “走吧,不是想吃烤兔肉!”孟皓川牵着阑珊的手往外走。

    已经有人点起了篝火,架起了烧烤架,他们的那些猎物已经杀好,洗干净了。

    阑珊看孟皓川翻烤的动作很是娴熟,忍不住问道:“你经常这样一个人烧烤吗?”

    “没有!”

    “那你技术怎么这么好!”阑珊也动手翻了翻旁边的鸡翅。

    “我和猎户住过一段时间!”

    阑珊想起孟皓川说的,他曾被丢到山里。

    阑珊眸子一暗,其实这样想孟皓川倒是挺可怜的。

    “你那个时候一个人是不是很害怕,不过,你放心,以后你再不会一个人了。我都会陪着你的,好不好!”阑珊握着男人的手臂。

    孟皓川撕下一只兔腿给阑珊:“可以吃了!”

    阑珊看孟皓川对那段记忆不想多提,接过来闻了下,咬了一口:“哇,好香呀,你也尝尝!”

    孟皓川在刚才阑珊咬过的位置上咬了口:“是不错!”

    “这里的风景真美呀,我好久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星星了!孟皓川,以后我们经常来这里好不好!”

    她的话音刚落,天空中骤然亮起烟火,巨大的碰撞声乍现天际,纷飞的烟花如同亮眼的星,将她的夜空彻底点燃。

    阑珊仰着头,那烟花五颜六色,每一刹那都是那么耀眼。她惊讶的捂住嘴,眼睛睁的很大,眼里的光彩被彻底点燃。

    砰!

    接二连三的烟花,整个夜空仿佛都被点亮,她不禁喃喃自语,“好美……”

    “喜欢吗?”

    磁性的嗓音在阑珊耳边响起。

    “喜欢!太喜欢了!”

    阑珊晚上睡的很香,远离城市的喧嚣,寂静,安详,这才是生活啊。

    阑珊醒的很早,泥土的清香,百鸟的叫声,这样的早晨可真好。

    吃过早饭,孟皓川揽住她的肩带着她朝湖边走:“想划船吗?”

    她记得,湖上就是个小木船,那种船看着是简单,可是划的时候并不好划。

    说话间已经到了湖边,孟皓川修长的腿跨上去,他转过身,朝她伸出手:“来。”

    阑珊并未犹豫,直接便将手交给他,她跟着跨上去,小船因为重心不稳,微微的摇晃了下,她吓得抓紧他的手:“啊!”

    孟皓川瞥她一眼:“没出息。”

    切。

    阑珊皱皱鼻子,她怎么没出息了,确实很害怕嘛,万一她掉进去了,就是他救德再快,也要喝几口水。

    孟皓川拉过她的双手,“抱紧我。”

    船上有个小木扎,阑珊和孟皓川坐了下来,湖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闪耀着金光。

    孟皓川摇着船桨,小船儿很稳当,又平又稳,阑珊这才放下心来,安心的欣赏风景。

    “孟皓川,这风景真是太美了,要是在这里种上一池莲花,春天的时候游船,夏天的时候赏花,秋天的时候吃莲藕,冬天的时候刨冰钓鱼!”

    孟皓川倒是并不说话,阑珊自己在那畅想美好未来。

    “孟皓川,我想到了一首小时候的歌,让我们荡起双桨!”

    “哦?”

    “你没听过吗?我唱给你听”

    孟皓川确实没有听过,倒是饶有兴趣等着阑珊开嗓,好像还没有听过她唱歌。夹华向扛。

    孟皓川难得的不同他斗嘴,她将小脸贴在他健硕的背后,轻轻的唱着:“孟皓川,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

    “比那个什么吴秀波还好看?”

    “那当然。”

    孟皓川挑下眉,这句话倒是听着舒服,小船已经划到了湖中央,孟皓川摇的并不费力,微眯起眼睛,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放松。

    男人修长的双腿交叠下,却被阑珊伸过来的右腿抵住:“我要架你腿上,我腿酸!”

    孟皓川一脸嫌弃的避开她的腿,“不行。”

    “我就要!”阑珊一副还不是怪你的表情。

    男人没再说话,阑珊心满意足的将双腿都架在他的腿上,孟皓川皱了下眉头:“真重。”

    “什么时候重了!”昨天还说人家豆芽菜,过了一晚上就胖了。

    “谁让你昨天晚上吃那么多!”

    “还不是你让我吃的,我长胖了也怪你!”

    孟皓川由着她啰嗦,自然也没将她的腿推下去。

    阑珊靠在他身上,如果,没有这么多的事,如果,他们真的能隐居在这里多好。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孟皓川,要是一辈子都能这么一直躺下去,自由自在的,该有多好。”

    “光躺着多无聊。”

    “孟皓川,我觉得你该去净化下脑子,总是煞风景的很。”

    “你不是想荡起双桨吗,这样岂不正好?”

    阑珊脸皮薄,吓得忙去拉他:“孟皓川!”

    男人薄唇轻勾起,翻个身,手掌紧贴住她的小腹:“怎么了,换个地方一定很好玩!”

    “船会翻的,我怕水啊,你别乱来啊!”阑珊真怕他在这里胡来,虽然说不会有人过来,可是这小船哪里禁得住他那个折腾法。

    阑珊想要逃开,船猛的一晃,阑珊便跌下了船。

    孟皓川本来就是想逗她一下的,哪里想到她这么不禁逗啊。

    阑珊在水里挣扎着:“孟皓川,救我!”

    孟皓川一个猛子扎下去,把阑珊推上船,自己才又上去。

    小心翼翼的,生怕船再翻了。

    幸好,救的快,除了衣服湿了,也没什么。

    “孟皓川,都怪你!”

    “怎么,还想再掉湖里一次?”

    阑珊赶紧闭嘴,也没心情赏风景了,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才是。

    阑珊本来是想好好游玩,却没想到变成落汤鸡。

    洗完澡出来,视线落在男人还未完全干的头发上,他刚才把衣服脱了披她身上了,他也受了凉,这会头发都不知道擦,真不知道他以前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阑珊拿了毛巾过去,孟皓川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做什么?”

    “帮你擦头发。”

    孟皓川闻言轻抬起头,阑珊拿了条干净的白毛巾来,坐在他的旁边:“你看看你,头发都是湿的。”

    阑珊拿着毛巾,轻柔的给他擦着头发,孟皓川微微的皱了下眉头,阑珊看他这样以为他生病了。

    “怎么了?”

    “我难受。”

    “哪里难受?”

    孟皓川这才睁开眼睛,“你要看吗?”

    “……”

    阑珊擦头发的手一顿,他眼里的黑亮再明显不过,她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不看!”

    她纤细的手指穿梭在他深棕色的短发内,男人发质很好,就算是半干的仍是有型,阑珊用毛巾细心的一寸寸给他擦,突然开口:“这是我第二次帮你擦头发。”

    阑珊瞥他一眼,“你都没给我吹过。”

    孟皓川闻言嘴角勾起邪肆,心情大好的逗她玩:“那现在吹,你想怎么吹?是你给我吹,还是我给你吹?还是我们互吹?”

    “……”

    吹你个头!

    阑珊自然能听懂他所谓的吹是什么意思,现在网上什么没有,她将毛巾丢到他俊脸上:“孟皓川!”

    “喊吧,喊破嗓子也没人听到。”男人身体向前挪了下,俊脸隔着衣服紧贴住她的小腹:“我喜欢听你喊,最好大声点。”

    “你讨厌,能不能正经点啊!孟皓川,你说,也许多少年后,我还能这样给你擦头发吗?”

    “你想擦就给你擦一辈子。”

    “一辈子是多久!”

    男人深吸口气,她刚洗完澡身上的清香还是能吸引他:“你想多久就多久。”

    “可是万一……”阑珊不敢想那个字。

    孟皓川抬起头来,他薄唇勾起:“放心,我会死在你前面的。”毕竟自己比她大了那么多。

    “不许胡说!”阑珊陡然红了眼眶,这句话她听着便觉得难受,她伸手捂住他的嘴,才发现自己竟连指尖都在颤抖:“不许说死,你不会死的,永远都不会……”

    “傻瓜!”孟皓川坐直身体,他握住她的手:“是人都会死的,我又不是神仙。”

    阑珊用力抽回手,别开脸,不让他看到自己流眼泪:“可你是孟皓川,你就是我心中的神!”

    孟皓川捏了捏她的小脸:“你以前不经常骂我去死?”

    阑珊咬住下唇,心底某根弦被触动,眼泪莫名的就夺眶而出:“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嘛,反正我不要你死……”

    “哭什么?”孟皓川握住她的肩,扳住她的小脸,抬手擦掉她的眼泪:“我还没死呢,你就哭……”

    “孟皓川!”阑珊突然打断的话,她倾起身体用力抱住他,她双手勒的紧紧的,那种恐惧感席卷而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语无伦次起来:“反正我不要你死,你以后也不准说那个字!”

    孟皓川伸手揽住她,在她背上轻拍几下,缓和下气氛:“好了,不说,死了怎么保护你这个傻瓜!”

    微风轻拂过来,吹的人心旷神怡,阑珊微微侧过脸,嘴唇贴住他的耳畔,有些话也跟着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孟皓川,我爱你。”

    “不过,你放心,我不用你娶我,我就爱我自己的,这是我的权利!”

    男人原本就压抑的火焰因为这句话蹭的一下蹿了上来,孟皓川喉间轻滚下,突然握住她的肩就翻身上去压住……

    阑珊这几天睡眠都一直很好,可今天她睡得很浅,只觉得睡梦中的自己掉入了一个巨大的洞里,四周无数双手将她抓住,任她怎么挣扎也脱不开身。

    她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什么,可一个转身,却发现,背后是一个燃烧着的火坑,她拼命的朝前跑,可是火星已经烧到了她脚上,裙摆上……

    “啊‐‐”

    阑珊尖叫一声,猛然坐起身来。

    她眯着眼睛,光洁的额头上沁满汗珠,腰间横着的手臂紧了下,孟皓川睁开双眼,将她搂进怀里,“怎么了?”

    阑珊被他搂着躺回去,这才发现二人身上都没衣服,她小脸紧贴他胸口,“我,我做了个噩梦。”

    男人精致的下巴抵在她头顶,大掌在她背上轻拍几下,嗓音沙哑:“梦到什么了?”

    阑珊紧靠着他,浑身好像都很冷,“就是梦到我掉进了洞里,怎么也爬不出来……”

    “就说你是小短腿,又没力,以后要多锻炼锻炼。”

    “噗‐‐”阑珊被他逗笑,她握起拳头捶他:“你就不能说我点好?”

    孟皓川眉梢轻挑下,一腿横过去,差点就将她双腿挑起来,“你大半夜的把我吵醒了,打算怎么补偿我?”

    他这么几句话,使得阑珊紧绷的小脸舒缓了些,她伸出纤白的手臂到他俊脸前:“大不了给你咬我一口。”

    孟皓川睨了眼,竟真的凑过去就要咬她。

    阑珊忙将手臂收回来藏在背后,“你还真的咬我!”

    “那当然,你不知道,我很喜欢吃你!”

    孟皓川自然没舍得真咬她,将头埋入她的颈窝,他鼻尖吸口气,感受着她的清香。

    不一会,阑珊再次睡去,孟皓川却睡不着了。

    起身到外面,孟皓川双手插兜,迎风而立,贴身衬衫勾勒出完美的身材,男人微眯起眼睛,视线定格在那片清冷的湖面。

    她说,想一辈子住在这儿,他能满足她吗?

    站在这个高度上,有时候就算想要抽身而退,也不会那么容易。

    普通人那般厌倦的平淡生活,对他和阑珊而言却犹如登天般困难。

    孟皓川精致的下巴抬起,他望向天空,隐约透露出某种担心,威盛出事绝非偶然。

    可是出手这么快,怕是已经和韩柏林已经联手了。

    阑珊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紧搂着他的脖子,孟皓川俊目轻阖,应该还在睡着,她情不自禁的凑过去,低头在他薄唇上轻啄了下。

    男人咻的下睁开眼睛,翻身就将她压住。

    “孟皓川,你使诈!”

    “这火是你挑起来的。”

    又在这里待了一天,真的要回去了,毕竟不管是威盛还是阑珊那边都有一大堆工作要做。

    阑珊下班回到家,感觉楼梯口好像闪过什么东西,下意识的偏过头去找入目便是一双淡蓝色的瞳孔。

    滚圆滚圆的,滴溜滴溜的,可爱极了。

    “是猫?好可爱的小猫呀!”阑珊下意识的弯腰去逗那猫儿。

    它居然一点都不怕,直接扑到了阑珊的胸前,一脸舒服的蹭来蹭去。

    阑珊更惊喜,这小家伙居然一点都不认生啊。

    蹲在那儿,神色温柔的哄着怀里的小东西,透亮的阳光打在她头顶,纤细的手指在白色的猫毛上穿梭者,形成一幅极美极动人的画面。

    孟皓川正看到这一幕,阑珊轻声细语的在哄那只猫?!

    果真是脾性相投,什么人养什么宠物,顾阑珊乖巧的时候可就像只乖巧的猫,生气的时候就伸出利爪抓人。

    不过,她对这只猫也太好了吧。

    一脸的温柔,手还那样轻轻的抚着它背上的毛。

    孟皓川突然觉得心里不舒服极了。

    咳了一声,她居然没有听到。

    又咳了一声,顾阑珊依旧在安抚着那只猫,丝毫没有理会。

    孟皓川突然上前走过去,抢过那只猫,随手的一扔,把顾阑珊困在自己怀里。

    “孟皓川,你干嘛!”

    “我回来了你没看到吗?”

    “看到了,回来就回来嘛,干嘛一回来就残害我的小猫啊!”阑珊很不满意孟皓川的做法。

    推开她去寻自己的小猫。

    小白猫躲在她怀里瞄了一声,像是在控诉孟皓川的残暴一般。

    孟皓川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该死的在嫉妒!

    嫉妒一直毛都没长厚的猫咪?!

    开什么玩笑!

    不过就是一只猫!

    而且,这只猫,可是只母的。

    他才不会允许任何雄性的动物出现在她面前,猫也不可以。

    不过,就算是母猫,他怎么也感觉不舒服的很。

    阑珊蹙起秀眉,搂着猫站了起来,“我要带它下去冲洗检查一下,然后给它上点药。”

    阑珊刚进到房间,想带着猫进浴室,男人却右脚一横,挡在了她面前。

    居然让这只破猫用他的浴室???

    这女人疯了吗?

    “你做什么?”阑珊神色警惕看着他。

    孟皓川紧抿着薄唇,伸出手道:“你自己看?”

    “什么自己看,你怎么了”

    “……”

    男人眉头皱得更深,气愤道:“你没看到它把我手抓伤了??”

    “哦。”阑珊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丝毫不以为意,不就一条小道子,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那我一会儿让影月上来帮你处理一下。”

    说完便继续朝前走。

    “站住!”

    男人再度开口。

    “哎呀,你到底要做什么”阑珊着急跟小猫洗个澡,微微有些不耐烦的转过身:“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顿来顿去的有意思吗?”

    “顾阑珊,你居然让别的女人碰我!”男人眼神冰冷,昨天还说什么最爱他,要陪他一辈子,瞧,这才过了一天,他居然比不过一只猫。

    女人的话能信吗?

    翻脸比翻书还快!

    “什么让别的女人碰你?”阑珊压根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被他说得一头雾水,望着他俊脸一片冰冷,小声嘟囔道:“真是莫名其妙。”

    “什么,你说我莫名其妙?!”

    孟皓川终于逮到了阑珊这句词,大做文章,理直气壮的大步走上前,将女孩子用力扯到身前:“什么叫莫名其妙?顾阑珊,你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

    “我解释什么啊?!孟皓川,你一下班发什么神经,公司不顺利吗,你今天真的很奇怪!放开我!”阑珊被他折腾的有些烦了,将猫咪放到床上,用力的甩着手。

    见她终于把猫咪放下,男人很是满意,面上却依旧冷冰冰的:“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什么叫我莫名其妙?”

    “孟皓川,你今天吃什么药了,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不好,我知道你很累,我让李嫂给你准备东西。”

    “我受伤了,你让影月给我处理,什么意思!”

    “那不是很正常啊!”

    “顾阑珊,我是你男人,回到家里你也不理,抱着一只破猫?!它就有那么宝贝?你是我的女人,我受伤了你难道不应该第一个来服侍我!”

    说着,男人冷冷的睨了一眼床上蜷成一团的猫咪。

    自己就不该弄只猫回来,真是麻烦!

    “你为什么对那只猫这么敌意?”阑珊走过去拉住他的手看了下,那抓痕一点不明显,再加上他皮肤也不是多白,几乎都看不出来,秀眉皱了下:“就算它不小心抓伤了你,你也不必这么凶残的对待它吧?”

    男人一脸阴鸷的看着她。

    不小心?

    那倒是成了他的错了!

    “喵~~~”

    男人抿着唇,床上一直蜷着身子的猫咪突然跳下来,到孟皓川的脚边,伸出爪子,在他腿上轻轻蹭了一下,“喵‐‐”

    “叫什么叫!小心我宰了你!”男人瞪了猫咪一眼。

    阑珊低头重新抱起小猫:“乖,咱们下楼洗澡,不理这个混球!”阑珊代替猫咪回瞪了他一眼,孟皓川今天真是阴阳怪气的,还是快点远离比较好。

    男人看那只纤白的手,正温顺轻柔的抚摸着一直探头探脑的小猫咪。

    怎么看怎么不爽,手上的抓伤倒是不疼,心里像是被这猫抓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喜欢这只破猫,正思索着该怎么样将这只猫给扔出去‐‐

    蓦地,手机铃声响起。

    孟皓川有些烦躁的接起电话:“孟先生,您对那只英国短毛猫还满意吗,我们已经空运过来了猫咪的全套用品,请问,明天送过来可以吗?”《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