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2章 谁都不可以信!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你知道孟戈小姐?”

    阑珊点了点头,刘伯叹了口气:“孟戈小姐是先生同父异母的妹妹,一向和少爷关系不好,老爷有三房夫人。少爷是大夫人所出,少爷还有一位弟弟孟皓杨是二房夫人所生,这位孟戈小姐三房夫人所出,最受宠爱&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刘伯还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孙浩打来的,说公司有事情需要她去处理。

    阑珊只能下次再找机会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刘伯叫住了阑珊:“顾小姐,少爷他很可怜,你有时间多关心关心他!”

    “好,谢谢刘伯,今天我问的这些事。还请刘伯不要告诉先生!”

    “是!”

    颜如玉因为畅销,最近在市场上出现了很大一批假货。从外形到包装一模一样。

    颜如玉牌子刚刚打响,出现这样的事,直接会影响到颜如玉以后的市场。

    这件事必须尽快查清楚,给消费者一个交代。

    在公司忙了一天,只想好好泡泡澡,走进浴室,脱了衣服后拧开淋浴喷头,滚烫的热水冲在身上,她舒服的不由低叹一声。

    小川喵的一声,跟着阑珊进了浴室,见她自己冲的爽。小家伙自然是不依的,也跟着在地上滚来滚去,一身纯白色的毛弄的湿哒哒的耷拉下来,看起来极为狼狈。

    阑珊将头发拨到身后,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弯腰将小川抱起来,小川幽蓝的瞳仁咻的一下发亮,它小嘴张着,爪子不停的朝前扑腾‐‐

    一人一猫在浴室里玩的乐不可支,孟皓川在房间外面都听到了他们的笑声。

    推门进去,便看到小川在阑珊的胸前,小脸还在阑珊身上蹭了蹭。

    孟皓川俯身。提着小川就扔了出去。

    小川凄惨的喵了一声,还想进来的时候,孟皓川已经关了浴室门,小川对着门扑腾了几下便没声了。

    阑珊就觉得孟皓川这个时候简直是太幼稚了,和一只猫争风吃醋。

    他紧睨着她的小脸,在阑珊笑得不行,舌尖伸出来舔下唇瓣的时候,他就猛地低下头,薄唇直接封住了她的小嘴。

    “喂……”阑珊睁大眼睛,捶他的肩,忘了上次在浴室里摔伤了腰吗?

    孟皓川侧着身体,一手绕到后面拖住她的后颈,他恰好勾住了她的舌尖,不容她挣扎和退缩。

    他的吻火热而霸道。带着些许怒气的成分,一点点的品尝着独属于她的甜美,男人眸光暗沉,要不是他回来的及时,她还不知道要和那只破猫洗多久。

    阑珊被他吻得头晕目眩,,她用力别过头去:“孟皓川,我今天很累,只想好好泡个澡,你先出去。”

    孟皓川被打断自然很是不快:“等下再我陪你一起泡!”

    孟皓川欺身而下,阑珊伸手挡在自己的唇瓣上,斜睨着他,“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男人?”孟皓川眉梢轻挑,另一手抚上她平坦的小腹,大掌一路游移向上:“你说我不是男人?”男人的脸色陡然变冷。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作为男人就不该欺负女人!”阑珊试图解释。

    孟皓川显然不理会她的解释,她欲要开口,他先一步将修长的食指塞进她的嘴里,她一惊,紧接着,男人别过头,直接含住了她的粉嫩。

    胸前一凉,薄唇碰上来后引起战栗,阑珊俏脸一红,伸手就去打他:“孟皓川!这里是浴室!”

    “浴室怎么了,”孟皓川埋首在她胸前,齿间轻阖,阑珊能感觉到他紧绷的身体:“我想要你,还分地方?”

    “你忘了你上次在这里摔伤腰了,你要是把我摔伤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孟皓川听她这样说,这才把她从浴缸里捞了出来,用浴巾包上,抱了出去。

    将俊脸埋进她的颈窝,“洗干净了就是香。”

    “以后不许跟除我以外的人洗澡,”男人含住她的耳垂:“那只破猫也不行。”

    “……”

    她涨红脸咬着唇,孟皓川顺势就要朝她身下探去,阑珊陡然想起来什么,忙屈起右腿,“不行!”

    男人自然不依,大手已经抓住了她的小腿:“为什么不行?”

    “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公司出了点事,我真的有些累了。”阑珊索性直说。

    “小气!”孟皓川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还是放过了她:“公司出了什么事?”

    阑珊把公司的情况告诉了孟皓川。

    “假化妆品的外包装和内包装都一模一样,若不是仔细分辨,连我都难辨出区别!我已经让孙叔从生产包装那边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孟皓川点点头,她分析的不错,只是正常人都会从这方面着手去调查,若是对方真有意的扰乱,必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找到破绽。

    孟皓川不动声色,并没有把自己心中的疑虑告诉阑珊。

    阑珊从这方面着手调查也好,既然对方故意迷乱视线,那他正好将计就计,干扰视线。

    他瞅了眼号码,利眸瞬间眯了起来,按下接听键,对方恭敬的开口:“先生。”

    “说。”

    “先生,鱼儿上钩了,”对方言简意赅:“人被抓走了,大概在二十分钟前。”

    孟皓川勾起薄唇,果然,做亏心事的人,半夜到底还是怕鬼敲门的。

    “先生,您看?”

    “我现在就过去,给我盯着!”

    “是,先生。”

    阑珊收拾好回卧室的时候,却见孟皓川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她诧异的看着他:“大晚上的,你这是要去哪里?”

    “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趟。”孟皓川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出去,“你在家等我。”

    “等下!”阑珊敏锐的捕捉到他俊脸上的戾气,她扯住他的手臂:“发生了什么事吗,会不会有危险?”

    “一点小事。”

    “若是小事,那你就不必亲自去。”阑珊向来少管他的事情,可是现在却会莫名的担心。

    孟皓川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将他高大颀长的身形衬的更加挺拔有型,他眉梢轻挑下:“怎么,担心我?”

    “才没有!”阑珊嘴硬,心里其实知道,这男人在外面绝不会那么简单,而今天晚上出去处理的事情也不简单,否则也坐不上今天的位置,她咬着下唇:“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今晚还过来吗?”

    “你想我什么时候回来?”孟皓川嘴角含笑,伸手抚上她的发顶,最近颜如玉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网上骂声一片,若是继续下去,这个才刚刚暂露头角的牌子就会毁了。

    男人眯起眼睛。

    阑珊看出了他的犹豫,她走过去靠在他边上:“今晚的事情,是不是和我有关系?”

    孟皓川笑了笑:“女人这么聪明可不好。”

    他这句话等于是默认,其实他原本就不打算瞒着她,事情查到了今天,势必要有一个结果,

    阑珊瞬间就明白过来了:“是不是和……颜如玉有关系?”

    孟皓川点下头,反握住她的手:“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阑珊听他这样说,抿了下唇:“既然这样,那我也要去。”

    “不行。”

    男人料到她会这么说,断然拒绝:“太危险了。”

    “既然危险你能去,我就不能去吗?”阑珊一听危险更不想让他一个人,她最担心就是这些,她怎么能让他为了自己去冒险:“让你一个人身处险境,我宁愿自己去冒险。”

    “胡说八道什么?”

    “我没胡说八道……”阑珊心里莫名的紧张,伸手抱住他的胳膊:“孟皓川,我不怕危险,反正你会保护我,我不让你一个人去。”

    孟皓川看着她可怜巴巴的小脸,其实今晚对方已经上钩,只是要证实幕后之人是谁,趁机揪出幕后黑手,她若是跟着去亲眼看看也好,有些事情,自己看明白,反而比别人告诉她更有说服力。

    见男人抿着唇不说话,阑珊晃着他的手臂:“孟皓川,你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去换衣服。”

    阑珊大喜:“真的?”

    “嗯!”孟皓川低头在她脸上一吻:“再不去,我可要后悔了。”

    与此同时,锦绣小区。

    方媛半夜被电话吵醒,看到来电号码就立刻清醒了大半。

    “你说什么?谁让她自作主张的。”

    “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废物,这个沈嫣玉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个沈嫣玉留不得了!”

    说了不让她再轻举妄动,可她偏偏不听指挥,急于一时之利。

    一个沈嫣玉死不足惜,可若是让孟皓川发现,幕后之人是她,那她就是死一万次也不足惜。

    “属下知道了!”

    “孟皓川肯定已经派了人守着,接机引开他们的人,沈嫣玉不留活口,那些东西烧了!”

    “是!”

    苍茫的夜色下,四辆黑色的轿车疾驰在公路上。

    其中一辆车的后座上,孟皓川靠窗而坐,开了点窗户,嗖嗖的夜风就这么灌了进来。

    他额前黑色的碎发被吹起,阑珊伸手帮他顺了下:“在想什么?”

    “没什么!”孟皓川关上窗户,斜睨着她:“顾阑珊,不要轻易相信人!”

    “那我连你也不要相信吗?”

    “除了我,谁都不可以信!”

    “你让我不要相信谁?”

    孟皓川挑眉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聪明起来的时候很聪明,可是笨起来的时候也是笨的要命。

    “你说呢?”男人薄唇邪肆的勾起,食指在大腿上轻点着:“是人都会有弱点,但若是自己不清楚自己的弱点,被人抓住,那就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你在说方媛?”阑珊可以看得出孟皓川不喜欢方媛,本来方媛上次救了她,再加上她工作能力也强,上次营销经理的位置怎么也该轮到她,可是孟皓川第一个否决的人就是方媛。

    孟皓川闻言挑了下眉,不着痕迹的瞅她一眼,眸光变得深邃晦暗,可是并不说话。

    “可是上次是她救了我,她本来可以走的,为了救我,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阑珊也想过,当时的那种情景,或许连自己也做不到。

    她和方媛关系好,谈得来,但还不算是交心,她为什么要那样救自己。

    后来,她自己观察了方媛一段时间,阑珊就觉得方媛是真心待自己,自己居然怀疑她,现在想起来,也常常内疚。

    “水至清则无鱼,做人也同样,无缘无故对一个太好就是别有所图。”

    “可是她能在我身上图什么,若是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女人而巴结我,那显然失败了,你并没有因为她是我的朋友而重用她,反而&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阑珊说不下去了,她反而对她更好,可是人非圣贤,推己及人,谁能真的做到这些?

    这么多的疑点她竟然没有发现&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只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阑珊垂下眸,她坐到男人身边,小手握住他的大手,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反裹住她的手,十指相扣,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她将头靠过去,轻搁在他的肩膀上,“孟皓川,谢谢你。”

    “……”男人怔了下,他笑出声,“谢我什么?”

    “谢谢你包容我,谢谢你为我做过的一切……”阑珊睁着眼睛,透过天窗的玻璃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

    她轻咬下唇:“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管我,甚至可以直接开除了她……但是你为了我做了这么多,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拖这么久不处理……孟皓川,谢谢你。”

    孟皓川嘴角含笑,谢这种东西向来不实际,他从不稀罕:“就嘴巴上的谢而已?”

    “你还想要什么?”

    “你说呢?”

    阑珊坐起身甩开他的手,这男人实在不适合走抒情路线,“跟你这种人没法好好沟通!”

    阑珊的话音刚落,孟皓川的手机便响了:“人一定要救下,我要活口!”

    阑珊看孟皓川脸色不好,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沈嫣玉出事了!”

    “沈嫣玉,这事怎么和她有关系,方媛是她的人吗?”

    “若是我猜的没错,她和方媛已经勾结在一起了,现在方媛要杀她灭口,掉头,回去!”孟皓川命令司机掉头。

    “回去?”

    “证据已经被销毁,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孟皓川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单单方媛不可能做出这些周密。

    孟皓杨的手倒是伸的够长!

    阑珊第二天到医院去看的沈嫣玉,她本来就受了伤,再加上昏迷的时候被烫伤,已经时日无多了。

    在无菌病房里,手臂和脸上都缠着纱布,韩柏林也在。

    阑珊没想到的是,沈嫣玉死前居然会要求见自己。

    “柏林,我有事情要和她单独谈,你先出去一下!”

    韩柏林点了点头,他对沈嫣玉虽然没有情意,但沈嫣玉对他的感情却是真。

    人之将死,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阑珊和沈嫣玉保持了一点距离,谁知道她又存什么坏主意。

    沈嫣玉苦笑了一下道:“放心,我现在没力气害你,不过,就算我死了,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可是我不会告诉你,我死了,却有人替我对付你,想想我就真的开心&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沈嫣玉现在已经非常虚弱,说到这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沈嫣玉,你简直无可救药!”

    “哈哈,我恨你,我就是恨你,我沈嫣玉论家世,论容貌,哪里不如你,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喜欢你不喜欢我,从小到大,你学什么我就学什么,我哪样比你差,为什么柏林他就是不喜欢我,我爱他一点也不比你少,为什么他还是放不下你!”

    沈嫣玉的左脸已经被火烧伤了,半张脸都缠了纱布,阑珊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她的眼神中满是恨意。

    “嫣玉,我以为今天来你会和我坦白一切,若是那样,我或许还会觉得不白交你这个朋友,可是现在看来,我希望我们从未认识过!”

    阑珊转身,到死还执迷不悟。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沈嫣玉出声叫住她:“阑珊,我做这一切虽然是对你不住,可我却不后悔,你恨我吗?”

    阑珊没有回头,淡淡的道:“不恨,因为不值得!”

    阑珊毅然的开门出了房间,看到韩柏林什么都没有说,起身离开,韩柏林三两步追了上去:“阑珊&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她没有几天了,你好好照顾她吧,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阑珊,嫣玉她&iddot;&iddot;&iddot;&iddot;”

    “她是做了很多坏事,可是她是真的爱你!”

    阑珊掉头就走,这两个人曾经陪伴她度过了最美好的年少时光。

    曾经,她把沈嫣玉当自己最好的朋友,知道她和韩柏林背叛自己之后,她真的恨过他们,恨不得他们死。

    可是随着她对韩柏林爱的消失,还有父亲和韩柏林家的恩怨浮出水面,她想明白了。

    一切都不值得,就算是恨也是一种感情。

    父亲的死她也很难过,就让两家恩怨就此打住,这样似乎是最好的局面。

    现在,她少时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将死之人,一个,注定相忘于江湖。

    可是孟皓川呢,自己不知不觉爱上的男人,他们的结局将会怎么样呢?

    明天,兰淑娴就会过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会很清闲吧!

    兰淑娴是孟皓川的未婚妻,也是他唯一在媒体前承认过的女人。

    兰家也是名门望族,兰淑娴世家出身,可堪称贵女中的典范。

    集学识,美貌,智慧,气质于一身的美女,绝对高大上白富美,让不少男人趋之若鹜。

    孟皓川身边有过不少的女人,可这未婚妻的位置四年来从未动摇。

    而她,也算是他的情妇中时间比较长的一个,阑珊有时候想,关于这点她是不是可以骄傲一下,说明孟皓川也是爱她的,不然,他不会对她这么好。夹尤亩巴。

    虽然孟皓川没有说,但阑珊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该她出现的时候,她绝不会自讨没趣。

    到家已经八点多了,孟皓川还没有回来,阑珊觉得他今天应该不会过来了,毕竟,兰淑娴明天就要到s市了。

    小川拖着圆滚滚的身体冲过来,阑珊扔了饼干给它吃,这小家伙最会撒娇卖乖了。

    小川感觉着她细嫩的手抓着自己,高兴的不行,睁着滴溜的圆眼睛就盯着阑珊丰满的胸前,仰起小脸就要去蹭。

    只是小家伙还没蹭到,后颈突然被人拎起来,孟皓川随手晃了下就将它丢出去,阑珊没想到他会回来,忙起身,“你怎么过来了&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小川整个肥滚滚的身体摔在玄关处的地摊上,它扑腾了几下才爬起来,小身板缩在鞋柜边,可怜兮兮的盯着乱扔它的人。

    它瞅了几眼,为什么主人对它就这么粗暴呢,就不能温柔些吗?

    孟皓川睨它一眼,不为所动。

    “怎么,我回来你不高兴?”他坐下后伸手搂住阑珊的肩。

    “不是,而是,兰小姐明天&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的话停顿在了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孟皓川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叉于脑后,俊目微眯盯着她看,这个女人倒是会虐待自己,那么重咬着自己不疼吗?

    阑珊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他这样的看着自己:“你那样看着我做什么,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孟皓川并不回答,他坐起身体,一张颠倒众生的俊脸正对她:“晚饭吃了吗?”

    阑珊完全不理解,他怎么突然问这个。

    他要是怪她多话,生气了就直说,这个样子更叫人琢磨不透。

    “孟皓川,你要说什么就直接告诉我,不要这样拐弯抹角,欲扬先抑的,你放心,兰小姐明天到,我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孟皓川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你倒是乖巧!”

    阑珊更加迷惑了,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是夸她呢还是讽刺啊。

    是不是今天吃错药了?

    阑珊一时琢磨不透他的想法,站起身子道:“你累了吧,我给你放洗澡水!”

    “不用,你坐下!”孟皓川示意阑珊坐下。

    从他跨进房间开始,这个女人就紧张兮兮的,她在怕什么?《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