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3章 任性够了的话,该回家了!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她的事,我会处理,你不用想太多!”

    “孟皓川,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睡吧!”

    这一夜。阑珊和孟皓川第一次和衣而睡,孟皓川躺在她身边,睁着眼一夜到天亮,没有半点睡意。

    他的心情很复杂,说不上到底是哪种情绪,总之让他很闹心。

    外面太阳徐徐升起,阳光洒落进来,孟皓川终于动了一下僵直一夜的脖子,看一眼旁边的阑珊,竟然生出了内疚。

    孟皓川的人生中第一次觉得,对不起一个人。还是女人。

    快九点的时候,孟皓川坐起来。拿起旁边的手机拨通了秘书的号码。

    “今天有事,你不用来接我了。”

    孟皓川心里不舒服,又无处发泄,他一想起阑珊的表情,他就没办法安下心来。

    吴秘书吓一跳:“孟总,我已经在您别墅门口了,今天公司还有很多事都需要您来处理呢。”夹匠贞才。

    “到了就再回去,这事还需要我交你?公司的事,全部押后,等我回去再处理。”

    “孟总……这个,今天上午10点半。11点,还有下午都有重要的合作协议要和其他公司的代表当面签定下来,您看……”

    “合同?告诉他们,不想跟威盛做生意,就去找别家。”

    “是,是……我一定安排好……”

    孟皓川挂了电话,直接丢到地上,转身死死盯着阑珊。

    床上,阑珊还闭着眼熟睡。

    其实‐‐

    在他和吴秘书说电话的时候她已经醒了。

    他今天不去上班,是为了要去接兰淑娴吧!

    孟皓川接下来的两天都没有回来这边,第三天的时候,接到了韩柏林的电话。

    沈嫣玉死了。

    昨天晚上七点走的。

    阑珊没有去参加沈嫣玉的葬礼。所有的恩怨对错,随着她的死都该消散了。

    新星的发展已经进入了轨道,一切正常,阑珊抽空去了一趟威盛,怎么说她都还是孟皓川的秘书。

    从颜如玉发布会之后她就很少去公司,到了公司才知道孟皓川已经三天没有去公司了。

    她从吴秘书那里知道,孟皓川出国了,归期待定。

    阑珊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前几天还在甜言蜜语同床共枕的男人也许就要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

    现在就连知道他的消息都要来他的公司,问他的秘书。

    本来他的产业就在国外,会不会再也不回来了。

    怪不得那天他说不用她担心,这次是真的不用担心了。

    一连十天,没有任何的消息。

    阑珊是不能主动打电话给他的,手机在自己手中拿起又放下。

    看来自己是真的被抛弃了。本来,他们之间的开始和结束就是由他说了算的。

    唐展扬在国内的巡回画展结束,打了个电话给阑珊,自己在s市和朋友合资的度假山庄刚装修好,还没对外营业,邀请朋友过去玩。

    阑珊这段时间心情确实挺糟的,去散散心也好,反正就在s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两年不见,你可瘦了!”唐展扬给了阑珊一个友谊的拥抱。

    “你倒是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就这样一直流浪下去呢。”

    “什么叫流浪!去看看你的房间,这可是特意给按着你的风格装修的!”

    阑珊在房间转了圈典型的公主风。

    阑珊看到桌子上摆的那一大桌子的好菜,香味诱人的,真是把阑珊的馋虫勾了出来。

    “哇,不错,这都是你们这里的特色菜!”阑珊不客气的坐下来,准备开动。

    “特色菜?这可是我花了一个中午亲手做的,尝尝我的手艺!”唐展扬这才回过神来。

    “你自己做的?那我可要多吃一点!”

    阑珊加了离自己最近的清炒虾仁,味道比外面的还好吃。

    “手艺不错嘛!”阑珊饿坏了,嘴里嚼着菜含糊不清的说道。

    唐展扬看阑珊对自己的厨艺肯定,满含期待的问:“阑珊,你说我做的这些菜,比起酒店的那些大厨怎么样?”

    “绝对不差,而且,你的菜&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怎么说呢?”阑珊像是很努力思考的样子。

    “怎样?”唐展扬紧张兮兮的看着阑珊的表情,不知道她接下来的话是肯定还是否定。

    “有种家的感觉,而且很清淡,吃起来很舒服!”阑珊终于想到。

    唐展扬的这些菜式,不像外面的那么油腻,而且味道不会很重,虽然不够精致,但吃着不错。

    “你说,我这水平,到酒店做主厨应该没问题吧?”阑珊听他这样说,夹菜的手停了下来:“主厨?”

    “是呀!不够格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想,哪个大酒店请得起你这个大画家做主厨!”

    阑珊笑,不过,他这个想法不错,总比什么也不做做啃老族要好得多。

    “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我哥说了要一个星期后在公司看到我!我这逍遥日子也没几天了!”唐展扬苦哈哈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有个哥哥,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倒了杯果汁给阑珊:“尝尝看,鲜榨的!”

    阑珊接过杯子,毫不客气的一饮而尽。

    “对了,上次接电话的男人是谁?”

    阑珊犹豫了下,被自己鬼扯过去,还是没把和孟皓川的事情告诉唐展扬。

    整整三天,阑珊都没有开手机,也没有出去,就在度假山庄里,跟着唐展扬一起写生。

    唐展扬的厨艺真是不赖,阑珊觉得自己胖了不少。

    这边孟皓川在兰淑娴到s市的第二天就带她飞回了美国。

    孟皓川做了个连自己都觉得意外但并不后悔的决定。

    虽然他还没有想好自己会不会娶顾阑珊,但他肯定,自己不可能会娶兰淑娴了。

    他回美国,就是为了退婚。

    孟皓川要和兰淑娴退婚的消息当晚,兰淑娴就自杀了,孟家那边自然也是知道了,一个个幸灾乐祸等着看他如何收场。

    幸好兰家人发现的及时,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精神看起来还是不大好。

    看到孟皓川过来,想伸手拉他,可是那只受伤的手抬起一点又重重落下。

    孟皓川终还是不忍,走了过去,拍拍她的手臂:“淑娴,你这又是做什么?”

    “好吃&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我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了呢?”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未语泪先流。

    苍白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连唇瓣都透着灰白。

    整个人犹如一朵哭泣的百合花!

    “别说傻话,在我心里你就像我的妹妹,就算是我们以后不在一起,这点总不会变!”

    “我不是你妹妹!”兰淑娴说这话的时候,别过脸去,默默的流着眼泪。

    “不管怎样,你总该好好爱惜你的身体,下次你若再这般不珍惜自己,我不会再来看你!”孟皓川的口气带着几分冷意,完全不是在开玩笑。

    兰淑娴自然也听出来了,孟皓川现在对她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不但冷,还带着一抹不耐。

    明显的厌倦!

    兰淑娴的心突然突突的疼!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是那个顾阑珊,对不对!”

    “兰淑娴,我说过,这是我的事情,我会处理!”孟皓川不喜欢人干涉他和顾阑珊的事情。

    别的什么事情都好商量,甚至兰家提出要孟皓川在纽约产业的股份他也答应了,毕竟兰家对他有恩。

    他孟皓川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可是你答应过我,说今年就会举行婚礼的,可是现在你告诉我,要解除婚约,皓川哥,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别的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个顾小姐我也不可以不管,可是我不能退婚!”兰淑娴抽泣着,眼睛红的能滴出血。

    孟皓川眉头皱的更深。

    “皓川哥,那个顾小姐她不适合做你的妻子,而且,若不是为了复仇,你以为她会心甘情愿的留在你身边吗!”

    兰淑娴字字珠玑,毫不留情。

    “我说过,这是我的事情,谁也不能干涉!”

    兰淑娴没想到孟皓川的态度如此的坚决,就连她搬出这些利害关系都没用。

    孟皓川是个有野心的人,可是居然现在连这些他都不在乎了,态度居然这么决绝。

    让兰淑娴出乎意料。

    兰淑娴低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狠戾。

    过了半晌才颤巍巍的开口:“皓川哥,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淑娴,你会遇到真心适合你的人!”孟皓川看也不看兰淑娴的说道。

    “可在我心里谁也比不上你,皓川哥,没有人,再没有人能走进我的心,我离不开你!”兰淑娴拉着被角,把身子扭到另一边,不让孟皓川看到自己的脸。

    低低的抽泣着,肩膀一耸一耸的,难过的很。

    孟皓川的拳头握的紧紧的,脑海中突然出现阑珊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

    顾阑珊经常在他面前撒娇卖萌换取利益,可是他那天早上离开的时候,她一句话没说,什么连楼都没下。

    孟皓川看着兰淑娴哭的厉害,终是不忍,扳过她的肩膀。

    那边的兰淑娴在孟皓川手搭在她肩膀上的那一霎,嘴角勾出一抹得意的笑。

    心里明明得意的很,却使性子的不转过身躯,似乎哭的更厉害了。

    孟皓川看兰淑娴这次的情绪爆发的似乎比以往更加厉害。

    索性站在那里看着她哭,兰淑娴哭了半天,看孟皓川丝毫没有哄她的意思。

    慢慢的转过身了,用没有受伤的手去拉住孟皓川的衣角:“皓川哥,你是不是因为我给顾小姐打电话所以生气了,其实,我就是想看看皓川哥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为你改变!”

    边哭边说,像是突然喘不过气来似得,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一下子咳了起来,苍白的脸色因为咳嗽微微的泛着不正常的红,像是要咳出血似得。

    孟皓川看她咳成这样,拍了拍她的后背,过了半天,兰淑娴才恢复过来:“皓川哥,若是你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去打扰顾小姐,再不去找你,我就在美国等你,绝对不去打扰你好不好,我这次去就是太想念你了!”

    兰淑娴泪眼盈盈的看着孟皓川,她的眼神满是哀伤。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孟皓川叹了口气:“淑娴,我们不合适!”

    “皓川哥&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你好好养病,我改天再来看你!”孟皓川拍拍她,让她躺好,看着她睡着了,这才离开。

    孟皓川刚关上病房的门,兰淑娴一下子睁开眼睛。

    房间里的灯光有些微弱,就她的一双眼睛,浓浓的占有欲,让她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发绿,就像是草原上暗夜里的狼!

    听着孟皓川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她这才从床上起来。

    她已经对这个男人放养太多年了,以前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她不在乎,是因为那些人没有一个可以在他身边超过三个月的。

    更没有一个让他这样这样关注的,他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就算是她,他都没有这样用心过。

    所以,她这才开始害怕。

    她不能让这个顾阑珊再待在孟皓川的身边。

    可是她才刚到s市,还没来得及见那个顾阑珊,他竟然把她保护的这样好。

    站在病房里,隔着窗户往下看,很高,已经是深夜,那些灯光在这个暗夜里看起来更显得孤寂。

    兰淑娴冷笑,他真的变了,她在他心中占得分量是越来越少了。

    也许再这样下去,她会在他心中变得什么都不是!

    她不可能就这样放手的,要怪,就怪,他当年不该在酒吧里救了她,不该让她对他一见钟情。

    孟皓川回到s市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

    阑珊已经在唐展扬的度假山庄里待了快一个礼拜了。

    孟皓川不客气的靠在沙发上,点了支烟,缓缓吐出一口烟,看唐展扬和阑珊说笑着从楼上一起下来。

    阑珊看到他在那,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孟皓川还会回来,甚至会来找他。

    她想要飞奔过去,可是,腿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怎么都走不动。

    思念,委屈,所有的感情在看到他的这一刻,又全部化成了愤怒。

    是的,愤怒!

    不声不响的一走这么多天,电话,短信,甚至连让人带句话给她都没有。

    消失了!

    那些温柔缠绵的话,深情的承诺,所有做过的浪漫的事都像是一个笑话。

    唐展扬这几天看阑珊闷闷不乐就猜到肯定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孟皓川。

    “孟先生怎么有空纡尊降贵到这里来!”

    那一声孟先生充满讽刺,孟皓川难得的没有生气:“任性够了的话,该回家了!”

    “孟皓川!”阑珊彻底的发火了,他永远就是这个样子,把她当做一个玩意,开心的时候宠她就像是宠一只小猫小狗。

    想要的时候就在床上任意折腾。

    她就是他的宠物。

    从来就是这样!

    “好了,不要在别人家里闹腾,跟我回家!”孟皓川起身拉她的手臂。

    “我现在不想回去!”

    “顾阑珊!”孟皓川压着心中的火,他回来两天了,家里没人,公司那边,孙浩说她已经一个礼拜都没去了,手机也关机了。

    她到底想干吗?

    “顾阑珊,不要惹怒我!”孟皓川又重复了一遍。

    “孟皓川,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再过那样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我的选择,我不想再围着你转,我厌倦了那样的日子!”

    阑珊几乎泪流满面,这二十多天,她简直度日如年,她真的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了,要么留住这个男人,要么离开这个男人。

    “你的选择就是这个小白脸?”孟皓川看着眼前斯文儒雅的唐展扬。

    唐展扬不明白了,连男女朋友都算不上,他有什么权利这样,就算是已婚夫妻也有选择的权利。

    唐展扬皱起眉:“孟先生,你不能这样为难阑珊,你看你都把她弄哭了!”

    孟皓川对他可没有这么客气了,本来这就火气乱窜的,可没心情听他在这啰嗦:“滚一边,你再不闭嘴,信不信,我把你也弄哭!”

    “你&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唐展扬从小到大除了表哥,还没见过这样可恨的人,不过,为了保护阑珊,他不怕:“孟先生,这是在我的家里,而且阑珊也不是你什么人。”

    孟皓川眯起眼,挑了挑嘴角:“我让你滚蛋,和我是她什么人,在哪里没有关系。”他眼睛里闪烁的威胁让阑珊也一,她早听说过。

    “你&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要么跟我走,要么一起留,你自己选!”孟皓川的表情像是已经给了她最大的机会一般。

    阑珊真的要被他气的吐血了,唐展扬却仿若无事的走到孟皓川面前:“既然孟先生想住下来,这是我的荣幸,虽然这里还没有对外营业,不过你既然是阑珊的朋友,那我就给阑珊一个面子!”

    说完给了阑珊个眼色,也让两个人的气氛别那么剑拔弩张,唐展扬良好的修养,让他不会像孟皓川那般强势的处理问题。

    “阑珊,我们上楼帮孟先生整理下房间!”

    唐展扬居然还有心情在帮着孟皓川挑选被罩,最后选了一个灰色加黑色花纹的,阑珊不得不佩服,竟然能精准的摸清孟皓川的喜好,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你怎么让他住下来?”

    唐展扬一边拍枕头一边呵呵笑,“你了解孟皓川吗?”

    阑珊皱眉想了想,了解?她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可他却总是一眼将她看穿。

    “像孟皓川那种男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让你跟着他回去孤军奋战,还不如让你留在这里,我还能帮帮你!两个人对一个人,你总能少憋屈些!而且,他这样的男人,我很有经验,而且战斗经验丰富。”

    “你怎么会这么了解?”阑珊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

    就像是这次,看似她在无理取闹和他闹,其实阑珊觉得和他之间震荡是走投无路,那种哭不出来的那种抓狂。

    “唉,一言难尽,总之,阑珊,我只想帮你。”

    阑珊点点头:“谢谢你!”

    这个时候孟皓川估计也憋了一肚子气呢。

    他太了解她了,觉得她在这个时候就会乖乖的跟着他回去。

    一向对她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习惯了的。

    “唉,对了,你说的你战斗经验丰富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家里住着一个和那位差不多的!”

    “不是吧,那得多恐怖呀,你这么多年都怎么过来的啊,说来听听啊!”阑珊很好奇,像唐展扬这样粉嫩的弟弟,得有多狠的心,才能忍心下去手啊。

    唐展扬一边套着被罩一边笑,“我七岁那年,父母飞机失事,我一直住在舅舅家,我一直是跟着我表哥,他和孟皓川倒是有几分相似,他们都是成功者,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狠,当年,我也是搬出我妈才学的这美术,我这次回国就是被他骗回来的,我那个全国的巡回展幕后的主办方就是我大哥,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哼!”阑珊撇嘴,果然和孟皓川是一路货。

    孟皓川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身后,他们都吓了一跳。

    “看看我们的房间在哪,时间不早,我们早些休息!”孟皓川手搭在阑珊的肩膀上。

    “这是在别人家里,我们还是不要这样!”

    可是人还没走出去,整个人牢牢的困在他的怀里!

    如果可以,阑珊真想踢死他,他对她从来就是这样的,却被他冰冷的眼神一看,身子往后缩了一下。

    “你最好别再惹我生气。”冷漠的语调让她的胸膛被各种情绪塞满了,有些喘不过气。

    阑珊觉得自己的一生简直是要折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再也止不住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