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5章 他愿赴汤蹈火以求之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思念你,我就不会妒忌在意你身边的异性,我也不会失去自信心和斗志。我更不会痛苦。如果我能够不爱你,那该多好。

    可是,可怜的是,我偏偏爱惨了你!

    ‐‐阑珊

    “怎么突然要飞s市?”阑珊觉得有些突然。

    “嗯,公司临时有事,需要我回去处理,放心,很快,族长说你明天你服完解药醒来,就能看到我!”孟皓川轻声安慰着阑珊。

    “那我等你回来再服解药,我等你回来!”阑珊少有这样固执的时候。

    孟皓川少有的宠溺抚着阑珊的头发答道:“好!”

    “先生。已经准备好了!”阑珊午睡之后方罗华才去请孟皓川。

    已经把手术需要的医疗器械准备好,为了确保孟皓川绝对的安全,自从孟皓川知道需要心头血以来,他已经开始安排。

    他要救阑珊,可是也不会让自己出事,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他要好好陪着她。

    “都准备好了吗?”

    方罗华点了点头,外科和心脏科的医生都在,手术可以随时开始。

    取了血之后,心脏手术立马开始。只要抢救及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好,马上开始!”

    孟皓川的身体指标已经测过。全身消毒后就可以上手术台了。

    “先生&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方罗华觉得自家主子为了这个顾阑珊真的是疯魔怔了,什么事都敢做。

    “给我把唐展扬那小子看紧了,别让他胡说八道!”

    “是!”

    血液取出后,封城已经在手术室外等着。族长的药就差这一味药引了。

    孟皓川是在手术后五个小时醒来的,手术很成功,不过,因为是心脏受伤。以后还要好好保养。

    孟皓川想要起身,被医生拦住了:“先生,你这个时候还不能动!”

    阑珊这一夜都睡的不太好,从午睡醒来就一直焦躁不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封城晚上来看过她一次,给她吃了有助睡眠的药丸,阑珊过了半个小时才又睡去。

    孟皓川没有清醒多久,便又睡了过去,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七点。

    天气很好,阳光从病房的窗户中透了过来。

    孟皓川伸手遮了下眼睛,有些刺眼,似乎,从小到大,这样的阳光从来没有属于他过。

    孟皓川第一次觉得,付出其实是另一种收获。

    他也更加明白,其实自己深爱着这个愿意让他心甘情愿付出的女人,顾阑珊。

    不是有兴趣,不是在乎,不是喜欢,是爱,深爱!

    手术的伤口虽然是微创,但重伤在里面。

    孟皓川与平时比起来,看起来虚弱很多。

    他答应阑珊,第二天要去见她,最关键的是,那个药要在七十二小时内服下。

    阑珊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孟皓川句躺在她的身边,他果然说话算话,说今天回来就回来。

    孟皓川像是刚睡醒一般的笑着给阑珊道:“早上好!”

    “早上好!”阑珊瞬间变得羞答答的,靠在孟皓川的胸口。

    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她碰到他胸口的一刹那好像微微的缩了下,阑珊抬头看着他,这才发现他的脸色有些惨白,额头上还有一层细汗:“怎么了,不舒服吗?”

    孟皓川用力的扯出一个笑容:“没事!”

    “可是你的脸色不好!”阑珊觉得孟皓川的脸色苍白的有些不正常。

    “只是有些胃疼,休息会就好了!”孟皓川有胃病,阑珊是知道的,而且,他不能吃辣,难道是中午的菜太辣了。

    “你先坐下休息,我去问问族长看有没有治胃病的药,你等我下!”孟皓川拉住就要出去的阑珊。

    “不用,你陪着我躺会就好!”

    阑珊有些不好意思,白天在房间里躺着总不太好吧!

    她抬脚就要往门口去,孟皓川追上前:“你干嘛?”

    阑珊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关门呀!”

    孟皓川看小丫头脸红了个彻底,才知道原来是怕被人看到。

    这才松了手:“去吧!”

    阑珊关好房门,转过身的时候看到孟皓川已经在床上躺下,拍拍他旁边的位置,示意她过去。

    阑珊在他身边躺下,奇怪的很,平时她都是让他躺在自己的右边,今天让她躺在了左边。

    “是这里疼吗?”阑珊问道。

    孟皓川点了点头。

    她便伸手在她刚才问的那个位置细细的揉了起来。

    记得,她刚来大姨妈的时候,小肚子疼的死去活来的,怎么都不管用,她又没有妈妈。

    是爸爸一直陪着她,也像现在这样的帮她揉着肚子,她才渐渐的好些。

    后来,爸爸请了老中医帮她调理,这才彻底的好了。

    想到爸爸,勾起了伤心事,阑珊的神情又黯然了下来。

    “好些了吗?”阑珊收起自己的情绪,一边揉着,一边问道。

    孟皓川忍着被她撩拨起的欲望,本来有些苍白的脸,现在红红的。

    有些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阑珊看到他脸刚才是苍白,现在又是潮红:“是疼的更厉害了吗?”

    阑珊的小手与其说是在揉,但整个人没什么力气,倒不如说是在抚摸。

    一个正常男人哪里能忍受到一个女人对他这样,况且还是他喜欢的女人。

    这段时间,考虑到她的身体,每次都没有尽兴过,再加上前两天她发烧,每天都忍着。

    这会确实有些按耐不住。

    不过,今天&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阑珊看他不说话,更加担心:“真的很疼吗?”

    “不疼!”孟皓川拉过她的手,这会,他只想安安静静的陪她躺会。

    阑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眉眼都荡漾起来了,舒心的笑意,暖暖的心,她轻轻的伸出胳膊,缓缓地抱了他的腰肢。

    脑袋在他的肩膀上柔柔的蹭了蹭,孟皓川身子动了动,伸出手,缓缓地把她往他的怀里用力的按了按。

    那一刹那,屋内安静极了,只有彼此的呼吸,彼此的心跳在彼此的耳边缠绕。

    谁也没有说话,谁都在用心的感受着这温暖的一刻。

    不想打破!

    孟皓川看着怀中的女人再次睡着了,为了防止她病情发作,阑珊服用的药物里有镇静的成分,所以,她睡眠的时间很多,帮她盖好被子这才起身,离开前也不忘将她盖好。

    轻轻的关上门,去了王医生那里。

    拆开纱布,右胸口本来就没有愈合的伤口,这会血早渗出来了。

    这里的伤口最难养的,而且不易剧烈运动。

    阑珊服了药便会忘记了他,自然是心中难受。

    孟皓川先用水擦了身体,然后才让王医生帮他处理了伤口。

    免得等下回去在房间里洗澡,阑珊发现他的伤口。

    处理完伤口回到房间的时候阑珊还没有醒来,看来真的是累坏了。

    在这里不用担心工作,真的是犹如度假一般。

    这段时间一直是住在族长家里的,老式的建筑,离这里不远便是荷塘。

    阑珊最喜欢每天下午到那里散步。

    没走多远便碰上了封城和他妈妈往这边走过来,应该是去族长那里。

    “这位就是顾小姐吧?”封城的妈妈伸手去拉阑珊的手臂,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

    阑珊自然也注意到了:“阿姨你好!”

    冷晓娜的表情有些的很。

    虽然没有打招呼,但脸上的笑容已经表明了一切。

    荷花已经彻底的落了,前几天还能看到零星的几朵,现在只剩下叶子了。

    在风中摇曳着,像女子从粉色的罗裙换上了碧色的纱裙。

    少了份娇羞,添了几分神秘!

    阑珊不是傻子自然也是察觉了那天唐展扬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自己。

    可这几天唐展扬总是躲着她不见,就更证明了有事情瞒着她。

    她不是不相信孟皓川,而是,愿意为她去死,为了查清她中毒的事情甘愿背上骂名的男人,还有什么事情不能为她去做的。

    虽然不能确定是什么事情,但是她能从男人太过轻松的表情上,还是察觉出了一丝不正常。

    而且,中午回房间的时候,他的脸色苍白的异常,难道是他也中了蛊毒。

    阑珊的心七上八下的,可是为了不让孟皓川看出来,强自的镇定着。

    阑珊打定主意,去找了唐展扬。

    唐展扬看到阑珊过来深情明显的慌乱,起身就要往外面去:“我,我找封城大哥还有事!”

    “唐展扬!”阑珊挡在他身前:“那个解药为什么不能吃!”

    唐展扬低着头,心里纠结万分,今天下午高远可是过来警告过他,不能告诉阑珊的。

    而且,他也知道,阑珊要是不吃那个解药,后果有多严重。

    可是阑珊那么爱孟皓川,若是有一天知道了这件事,她肯定会特别难过的。

    那几天在大哥那里,她有多想念孟皓川,又多在意他,他是清楚的。

    “你不告诉我,我现在就去问族长,他一定会告诉我,只是,我们以后再也不是朋友,你现在就离开回s市!”

    阑珊转身,作势离开!

    “阑珊,哎呀,好了,我告诉你!”唐展扬无奈拉住阑珊的手臂,真是服了这两个人了。

    心里都是想着对方,那么相爱,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在一起呢?

    “你说什么,心头血?”阑珊听到孟皓川用心头血为她做药引,再也无法淡定。嚯的一下从椅子上起来。

    怪不得他今天改变平日的睡觉习惯,平时她都是睡在她右边,今天却是躺在她的左边。

    还不让她碰他的右胸,甚至,第一次躺在一起那么规矩,说她只想静静。

    原来他是受了伤。

    “而且&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唐展扬横下心索性把一切都告诉她:“而且,那个解药会让你失去对孟皓川的记忆!”

    阑珊的身子朝后退了两步,险些跌坐在地上,幸好唐展扬及时扶住,只是整个人失魂落魄的。

    “阑珊,你没事吧!”唐展扬有些担心的看着阑珊:“我一直以为我比孟皓川爱你,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他比我爱你,比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更适合你!”

    阑珊身子摇摇晃晃的出门,唇角勾起一抹傻笑。

    爸爸生前的时候就常对她说,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

    以前,她总是不信,怀疑他,她中蛊毒是会发疯,但何尝不是她的心魔作祟,现在&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阑珊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心里像是翻滚的油锅,煎熬,疼痛,折磨。

    她一直以为自己在他们这份感情里,她付出了很多,可是,知道了他为她做的这些,才知道自己的爱和他比起来有多么的微不足道。

    孟皓川从外面进来,阑珊从椅子上起来冲到了他面前,孟皓川愣了下,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阑珊固执的上前,不由分说的解开男人上衣的扣子。

    他抬手想拦着,可是从她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了一切。

    她知道了!

    孟皓川叹了口气,小孩子,果然是靠不住。

    索性也由着她,微微的笑着,像是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到了这个时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阑珊看着用绷带包扎着的伤口,微微渗出了些血迹。

    手指颤抖着,轻轻的抚摸着,生怕碰疼了他:“你这个傻瓜,我不要吃那个解药,我不要忘了你!”

    阑珊靠在他左胸口,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轻触他的伤口。

    “傻瓜,就算你忘了我,我也不会放了你,你以为,就这样就可以摆脱我了吗?你上天,我追你上天,你入地,我随你入地,你就算是忘了我,我也会分分秒秒的将你留在我的身边,休想逃!”

    孟皓川知道自己若是劝她吃下解药,她必然不肯,他是什么样的人,她知道,可是她的性格,他也清楚。

    不管她记不记得他,他都不会放手!

    阑珊摇着头:“我不要!我忘记了你,要是以后再也找不到你怎么办,要是不能再爱上你怎么办,孟皓川,我不想那样,若是此生不能爱你,我宁愿去死!”

    孟皓川扶着她的肩膀正色道:“你的蛊毒已经不能再拖,你不用解药,难不成盼着我殉情!”

    “我不许你死!”阑珊挣扎开孟皓川的手臂,定定的看着孟皓川。

    “那我也不许你死!”男人霸道执着的眼神看着阑珊:“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还是,你不相信自己,若是我,我就一定会服下解药,因为我相信,不管我怎样失去记忆,不要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会找到你,爱上你!”

    他的眼神那么坚定,透着炙热,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爱她。

    阑珊从知道真相到现在一直克制着自己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可是在听到爱上她这三个字的时候眼泪决堤而出。

    “你说什么?”阑珊的唇瓣颤抖着,泪如雨下。

    “我说我爱你!”男人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平日里过于冷厉的眼神,此刻满是柔柔的情谊。

    “孟皓川&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你让我好等,我以为,我这辈子听不到你对我说这句话了!”阑珊趴在男人的胸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喜欢,我以后天天说给你听,我记得,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你,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以后,永远,都陪在我身边!”

    孟皓川揉着女孩柔顺的长发,心里像是,那肯定会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

    冷伯然是他的堂弟,又只有湘云一个女儿,当年因为湘云的事情几近闹翻。

    这几年同在一个部落,可也是不怎么来往,那个孟皓川显然不是好对付的,若是阑珊以后留在部落倒是没什么好说的,可是他从孟皓川话中知,等她服下解药,便要离开的。

    若是这件事被人知晓,族中肯定会因此大乱,他这个族长怎能对得起列祖列宗。

    封城还欲再说,冷伯年摆了摆手:“当年,你小姨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如今,我成全了她的女儿,也算是我这个做舅舅的心意。”

    “可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冷伯年打断他的话:“不要再说了,会给我们部落招灾的!”

    若是懂得蛊术的人出了部落,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那就违背了当初他们老祖宗留下的规矩。

    他不能成为罪人!

    “可是小姨这些年过的有多苦你没看到吗,除了外公去世那年,她出了她的小院,这些年,你看她什么时候出来过,而且,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若是阑珊妹妹走了,那这辈子连个念想也没了!”

    封城一直在外面读书,也就这些年才回到部落的,他很同情自己的小姨。

    虽然也痛恨这个族规,但是作为后人,他真的是别无选择。

    “等阑珊他们离开之后,我会想办法送你小姨出去!”

    “真的?”

    “我自己的妹妹用的着你瞎操心,去,别三天两头的在这个院里晃悠,那个孟先生,我看绝对不好对付,你去外面上学这么多年,见过有人买汽车的,一次这么多飞机护送的是一般人吗?”

    “舅舅说的是,城儿知道了!”

    封城傻笑着,以前自己总是埋怨舅舅太过严厉,没有人情味,心里只有他这个族长的位置。

    现在才知道,舅舅果真是深谋远虑,他心里装的是整个部落。

    当年和二舅舅争族长这个位置,二舅舅没当上族长,后来湘云妹妹的事,舅舅把她逐出部落,虽然是无情,但现在想来,倒是为她考虑。

    只是,这些心思,为什么,他就从来不对旁人说呢,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