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8章 无耻!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你是谁?”阑珊睁开眼睛的同时,几乎是弹出孟皓川的怀抱的。

    男人在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就犹如陡然被人泼了一盆的冰水,明知道就是这个结果,可是还是有那么一瞬的心痛。

    痛的他喘不过气。那一瞬间不要说他这个大脑,就是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很快镇定下来,孟皓川尽量让自己笑的轻松一些:“我是孟皓川,你的丈夫!”

    阑珊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无耻!”看男人要靠过来,后退了一步:“信不信我踹你?”

    孟皓川笑了,他当然信,以前若不是畏惧于他,估计她早这样干了,这性子倒是一点没变。

    “阑珊&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孟皓川知道现在不能刺的缘故?

    阑珊扁了扁嘴,这人还真是奇怪,这不是捡骂吗,听一遍还不够,还要再听一遍。

    “你真要听?”阑珊觉得此人多半有病。

    “说!”孟皓川一个字出口,声音又急又狠,阑珊心里虽然把眼前这个男人骂了几千遍。夹妖引圾。

    但当着他的面,又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真的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不过,他这样欠骂,那她只好勉为其难了,小声的嗫嚅了句:“无耻!”

    “大点声!”男人看着阑珊的眼睛说道。

    阑珊心道,自己真是太倒霉了,在这陌生的地方,一觉醒来床上有个男人也就算了,还是个神经病,而且病得不轻,真可惜了这好皮相。

    还以为在这穷乡僻壤的遇上个美男子,这下,真是,太尼玛坑爹了,都什么人这是。

    神经病!

    阑珊逼急了,一下子吼出来:“喂,有毛病吧你!”

    喊的太用力了,倒是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的。

    孟皓川后退了两步,胸口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捂着胸口的位置,一口血一下子吐了出来。

    阑珊被吓了一跳,吐血?

    太吓人了!

    想过来看看他怎么样了,又害怕,但自己也不能就这样看着,装着胆子走了过去,怯怯的站在边上。

    想去扶他,又不敢太接近了,快速的在他手臂上轻轻拍了下:“喂,那,那什么,你没事吧?”

    这个男人太奇怪了,一会让她骂他,一会又吐血的。

    看他脸色那么吓人,刷白刷白的,他不会死吧,一般电视上演,吐了血就算是不死,那也差不多要挂了。

    她虽然有些气他在她的床上,可是她也没想过让他死了呀。

    这没仇没怨的,也不至于呀!

    赶紧过去,扶着他的手臂:“喂,你没事吧,你这有病,得治呀!”

    孟皓川被她的话气的,这女人的嘴就是利索,这是变着法的骂他。

    他这是胸口的伤势发作,急火攻心吐血,若是别人,这样的伤势,早躺床上起不来了。

    男人用手指抹去嘴角的血迹,摇了摇头。

    抬眸盯着女人的眼睛,还是那双眼,清澈见底,心里想什么,透过她的眼睛就全看清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孟皓川扶着胸口,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什么叫不记得,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好不好,你可别没事给我攀关系,本小姐这样的事情真见多了!”

    “好,那从今天起,你记得我叫孟皓川,是你的丈夫!”孟皓川的表情很平静,但却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笃定,尤其是那双眼睛。

    像是一汪寒潭,乍一看冰冷异常,可若是仔细看,又会深陷其中。

    “你不要胡说八道啊,我不会承认的!”阑珊倔强的瞪了男人一眼,赶快收回自己的视线。

    她可是有喜欢的人的好不好?

    想起这个,阑珊一下子迷茫了,她怎么就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喜欢的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那个影子不停的在她脑子里盘旋盘旋,可是,她就是想不起那张脸。

    阑珊抱住头,一下子蹲在地上,头疼的很。

    孟皓川一步便跨到阑珊身边,抱起她:“你怎么样,没事吧!”

    是他心太急了,族长早说过,不能逼她的。

    “你滚开,休想再占我便宜,无耻之徒!”阑珊用力的推他,真是右胸口的位置,男人疼的龇牙,伤口很快再次崩开。

    血瞬间就染红了他外面的衣服。

    阑珊吓坏了,她不过是轻轻推了他一下啊,怎么就流血了呢?

    “你&iddot;&iddot;&iddot;&iddot;别动,我去叫人!”阑珊真的是被他吓坏了,一会吐血,一会流血的。

    这个男人全身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冰冷,可是却总是用那种眼神看着她,那双眼,就好像能摄取她的心魄一般,她不敢和他的目光直视。

    “不用,没事!”男人这个时候竟然还在笑,她就没见过这样的人。

    按着常人的思维,他应该把她推开才是啊!

    可是他居然还是抱着她不放,她真的是不能理解了,脑容量真的不够使唤了。

    这人到底是谁啊,这也太&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怎么说呢,阑珊想了半天还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

    “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你松手!”阑珊也不敢再推他,只能这样好言好语的告诉他。

    虽然,心里还是挺别扭的,不过,她是不敢再推他了。

    孟皓川把她抱起来放好,问道:“你刚才怎么了,是头疼吗?”

    “现在好了,没事了!阑珊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突然就难受起来,揉着太阳穴嘀咕了句:“其它人呢?”

    孟皓川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她不认得他了,但至于其它的,他不敢肯定,还是赶紧让族长过来,他也好问问情况。

    孟皓川开了门,一会的功夫,房间里站满了人。

    王医生看到孟皓川胸前的血迹:“先生,你这伤口怎么又裂开了,我给你包扎!”

    阑珊最先认出的是吴妈:“吴妈,你可来了?”

    吴妈赶紧过去扶着她:“小姐,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还好,就是头疼的厉害,吴妈,我想回家了,这里好多奇怪的人!”阑珊拉着吴妈的手臂撒娇,她口中奇怪的人自然指的是孟皓川。

    孟皓川穿的是当地人的衣服,阑珊潜意识的就觉得,他肯定是部落里的人。

    “这怎么回事?”孟皓川听到阑珊说头疼,问族长,其实他到现在都还在害怕,这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只有每天看到她安然无恙才会放心。

    “没事,她这是刚醒来,过两天自会想起来这些天的事情,不过,你们不能刺,没关系,我们慢慢想!”

    孟皓川强势霸道的站在阑珊的旁边,唐展扬哪里还有机会靠近,关键是不太敢。

    “你怎么了?”阑珊发觉唐展扬的表情怪异,很快的便找到了原因。

    看了孟皓川一眼,这个男人为什么凶巴巴的看着唐展扬。

    和他有仇吗?

    感觉自己睡了长长一觉,醒来就被这个奇怪的男人给缠上的感觉,甩也甩不掉。

    等下她可是要好好问问吴妈和唐展扬,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比那个族长在这部落里还厉害吗?

    唐展扬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阑珊扁了扁嘴:“你们认识?”眼神往孟皓川的方向扫了一下。

    唐展扬睁大眼睛看着阑珊,还是有点不可置信,真的忘了?

    他的眼神在唐展扬和阑珊身上来回转换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孟皓川轻咳了一下,看着唐展扬,一脸你该怎么说你知道的样子!

    “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唐展扬无语了,这不是为难他吗?

    这两个人商量好了要整他吧?可是看着又不像,阑珊的表情明明就是不记得的样子。

    吴妈正好端了早餐进来放在桌上,倒也缓解了这尴尬:“小姐刚醒,还是先吃些早餐!”

    族长看阑珊也无大碍,交代了她几句她暂时记不起的东西不要想便和方程他们一起出了去。

    阑珊看孟皓川跟着一起出去,这才松了口气,这个瘟神总算是送走了。

    “族长,阑珊的情况?”

    族长摇头,孟皓川已经彻底明白,不再问下去。

    “吴妈,那个孟皓川到底是谁,他居然说是我的丈夫,真是讨厌的很,我什么时候嫁给他了。”

    “这个&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族长交代过,现在还不易告诉她太多,可是若是不告诉她,这对孟先生太不公平。

    看着刚才的样子,他们的关系是不容乐观。

    “这件事你来问我岂不是更好!”孟皓川的声音又在房间里响起。

    “我又不认识你,我凭什么相信你的一面之词,还有,离我远点!”阑珊皱眉,显然对孟皓川很不满意。

    “这是我的房间,我自然要回来!”孟皓川不客气的在房间里坐下。

    “这分明是我的房间,我从到这里就一直住在这个房间的!”阑珊气愤,什么时候这个家伙也住这个房间了,她怎么不记得。

    难不成这家伙是这房间里的桌子椅子变来的?

    “我只记得,我也一直住在这里!”孟皓川若有所指的看了阑珊一眼。

    阑珊果然不淡定了,一下子走到孟皓川面前:“你什么意思,你是说&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说不出来了,他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是他们两个一起住在这房间的。

    怎么就这么可恶呢?

    “没错,是我们一起住在这房间的!”孟皓川毫不避讳的把阑珊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

    “吴妈?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吴妈脸上的表情比刚才唐展扬还要为难,权衡再三,这自家小姐虽然厉害,但是比起先生的危险度还是要低一下。

    而且,先生为小姐牺牲这么多,若是不让小姐知道,对他也太不公平。

    “有那么为难吗,你就告诉我这是谁的房间?我的还是他的?”

    阑珊仔细的回忆大家刚才的表情,还有吴妈的,也渐渐感觉出些不寻常的味道。

    难道他们真的认识?

    可是她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呀,其他的人,她见到了,过会就能想起来。

    可是感觉自己的记忆好像缺了一块,感觉那些事情串不到一起。

    难道,和这个男人有关?

    吴妈点头:“小姐,这个房间确实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你和先生一起住的!”

    孟皓川微笑点头,不错!

    “你说什么?我和他?”阑珊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我和他一起,这不可能,吴妈,你不要因为这是在他的地方就要怕他,反正,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

    阑珊完全不能接受,吴妈还替这个男人说话。

    看那个男人得意的,坐在那还吃上早餐了,这明明是吴妈给她送的好不好!

    “谁让你吃这早餐的,就算是这房间让给了你,这早餐难道也是你的不成?”阑珊气呼呼的在他面前坐下。

    孟皓川倒也不和她急,倒是吴妈,怕小姐这万一惹了孟皓川生气那可就不好了。

    “小姐,这是你和先生两个人的早餐!”

    阑珊简直坐不住了,这吴妈一向最疼爱她的,怎么尽帮着外人说话了。

    “吴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和先生是夫妻,自然不分你我!”吴妈这个时候自然会顺着孟皓川的意思。

    既然他说是夫妻,那就是夫妻,正好给自家小姐一个名分。

    阑珊一个踉跄,差点晕了过去:“你说什么?”

    “小姐和先生已经结婚快一年了,只是小姐生病,忘了以前的事,以后再慢慢告诉小姐!”

    吴妈这几句话,满头大汗的,生怕惹了阑珊犯病,又怕惹着孟皓川。

    “吴妈,你先出去吧!”

    吴妈连声道着,赶紧出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唐展扬看你脸色,族长他们对你恭敬有加,就连吴妈都处处讨好着你!”阑珊走到淡定吃着早餐孟皓川面前。

    “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是你的丈夫,好了,老婆,坐下吃早餐吧!”

    “谁说你老婆?我可还没承认呢?讨厌!”可是这肚子真的是饿了。

    这早餐虽然不丰盛,但看着也可口。

    坐下来,气呼呼的夹了个包子,刚嚼了一口就听她哎呦一声,捂着腮帮子。

    “怎么了?咬到舌头了?”孟皓川起身,倒了温水给她漱口。

    “还不都是被你气的,疼死了!”阑珊娇嗔的抱怨着。

    “我看看&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孟皓川抬起她小巧的小巴,小嘴红艳艳的,煞是诱人。

    男人一个没有把持住,低头便吻住了阑珊的唇瓣。

    阑珊没反应过了,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舌头都已经被他掳了去,唇舌缠绕。

    舌尖麻麻的,倒是忘了咬到舌头的疼,这个吻持续升温,阑珊渐渐觉得迷迷糊糊起来,甚至觉得有些熟悉。

    这个气息,怀抱,还有他身上的味道,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居然又占她便宜。

    小手垂着她的肩膀,可有说不出话来,脚想要去踩他,可是每次都被他灵巧的躲开。

    孟皓川看她小脸涨的通红通红的,呼吸也渐渐不顺畅,她身体才好一点,也不敢太激怒她。

    虽然不舍得,可还是松开了怀抱。

    “这下怎样,好些了吧?”孟皓川挑着她的下巴半是揶揄半是调笑!

    阑珊又羞又急,伸手便要打他,可是孟皓川太熟悉这个动做了,伸手便将她的手臂捉了去:“娘子这爱动手的习惯可是一点也没改,不过,这里倒是有句俗话,打是亲,骂是爱!”《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