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4章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孟皓川要出差,是去英国,本来是想带着阑珊一起去的,但那边天气不好。担心她的身体,怕跟着自己折腾。

    阑珊也没问到底去那边干嘛,孟皓川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告诉她,但她猜得出,威盛只是他的一部分。

    反正问了自己也不懂,孟皓川让阑珊放学回家给自己收拾行李,说他晚点回去还有个会议,明天一早的飞机。

    阑珊查了那边的天气,可真是够呛,衣服最好准备厚一点的。

    一番忙活,衣服鞋子收拾的都差不多了。

    还另外准备了个箱子。看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要带。

    开完了会,司机一直在外面等着他交代了秘书两句,他现在就要下班回家了。

    想着赶紧处理完那边的工作,早点回来。

    孙秘书带上车门,和司机交代了一下明天几点去接孟皓川。

    孟皓川直接扔下公文包在阑珊身边坐下,也不说话,陪着她看电视。

    没过一会就开始不老实了,今天很有兴致,明天就要出差,他可舍不得。

    “你不是还没吃饭吗。饿不饿啊?”阑珊看他,想转移点他的注意力。

    孟皓川很认真的看了阑珊一会,然后浅浅笑了一下。孟皓川倒是难得这样笑的没有一点算计:“吃,不过,要先吃你……”

    孟皓川的动作很迅速,勾着阑珊的唇。单手扣住她的后脑,任何考虑的机会都不给阑珊。

    噼里啪啦的火花瞬间就烧起来了,没控制住,反正自己家。别人又看不见,孟皓川经历非凡,做事霸道,完全就是个土流氓,这段时间是因着阑珊的身体,控制着,这才给阑珊造成了一种假象,他至少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个有风度的男人。

    可这一次孟皓川叫她看清楚了,狼就是狼,以前是披着羊皮,现在算是露了真颜了。

    阑珊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踩着拖鞋下来,楼下温度比较低,进了厨房,孟皓川在盛饭,看了阑珊一眼。

    “怎么不多穿一件?”

    她现在身体不好,动不动吹到一点风,就感冒生病的。

    阑珊觉得是有点冷,可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再说又是在家里,她不想穿的太厚了,不舒服。

    先倒了一杯水给她,知道她这个时候一定口渴。

    她一直等着他下班早就饿了,又闹腾半天,肚子早就空了。

    拿着筷子,自己夹着菜,李嫂做的家常菜,虽然不若酒店那般的讲究,可在家里吃着这样的菜,会很舒服。

    阑珊咬着芹菜,发出清脆的声音,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连她吃饭都觉得是好的。

    孟皓川自然的看着阑珊吃饭,心情就突然好了起来,其实现在想来,阑珊失去以前的记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两个人以前闹得太狠了,阑珊对他也是积怨已深,两个人很少能这样心平气和的一起吃饭,聊天。

    “你看我就饱了,不用吃?”阑珊抽空瞪了他一眼。

    他孟皓川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个时候装什么情圣,真是的。

    孟皓川慢条斯理的动筷:“看着你很有食欲。”

    孟皓川早点七点多的飞机,六点十分司机到楼下的,阑珊昨天已经把他的行李都准备好了,都放在门口了。

    孟皓川昨天倒是没有再发狼性,不过两个人腻歪到很晚。

    孟皓川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阑珊却是磨磨唧唧的醒不来,昨天还说,一定要送他出门的,这会全忘光了吧。

    孟皓川扣着衬衫的扣子,扭着头看床上的小迷糊神。

    “不送我下去?我这可要出门了。”

    阑珊翻了个身,好像花了很大的勇气:“老公你真的要去呀,我好像有点舍不得了。”

    孟皓川笑,放开手里的扣子走到床边,拽着阑珊的腿,直接把人从床的左边扯了过来,两条腿分开,自己的手指揉着她的唇,扣着后脑勺重重吻了下去。

    “我突然不想走了!”孟皓川的扣子没有扣眼神。

    性感的胸肌露了出来,阑珊最喜欢的就是他这身材了。

    阑珊吞了吞口水,有些怕了。

    “老公&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这一声叫的,孟皓川更不想走了。

    腻歪了一阵,孟皓川整整衣服,准备出门,让阑珊不要送他了,再睡会,离去学校还早。

    阑珊看他真的要走了,也舍不得,没有时间换衣服了,就穿着睡衣,抱着他的手臂下楼。

    “到了打电话给我!”阑珊亲了亲孟皓川的脸颊。

    软软的靠在他身上,这会是真舍不得了,两个人这段时间还没有分开过呢?

    孟皓川当然要还礼的,对准女人小小的唇瓣,一个缠缠绵绵的吻。夹医爪圾。

    “要记得想我。”

    孟皓川刮刮阑珊的鼻子:“回去吧。”

    回到楼上,拖鞋随意的一甩,自己趴在床上可睡不着了,床上尽是他的味道,脑子里全都是他的身影。

    这家伙就是霸道,人都走了还要霸占她的思想。

    躺了一会儿还是起床了,把卧室里的窗子都推开,放放空气,换了衣服简单的抹了抹。

    阑珊上午后面没课,便到公司去了,推开门,没有看到孟皓川熟悉的身影。

    阑珊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唉声叹气了一会,然后开始看赵舒送过来的客户资料。

    孟皓川不在,正好给自己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他在的话,怕她累,这个不让她做,那个不让她参与的。

    现在正好做出点成绩,等他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阑珊叫了赵舒和冯楠进来,和她们两个,重新对接下来的工作做了安排!

    阑珊早上的时候心情不好,没吃什么东西,不到中午的时候就觉得有些饿了。

    公司是有员工餐厅的,可是她不太想去,人多,闲言碎语的什么都有,她也不是猜不到,不愿意听。

    快到中午的时候,方罗华敲门,站在他身后的服务生提着一个食盒。

    “先生出差都怕你饿着了,上飞机前吩咐我按着你的口味订的,看看,还和胃口吗?”方罗华让人把东西放下,笑着对阑珊说道。

    在一起工作时间久了,也比较熟悉了一些。

    “谢谢了!”

    “不敢,先生吩咐的,不然我也不敢献这个殷勤!”

    阑珊被他逗笑了,方罗华怕打扰了她吃饭,就先出去了。

    他在的时候把嫌他烦,不在又觉得有些无聊。

    孟皓川出差已经三天了,阑珊掰着指头算着,说是一个星期,还要四天呢?

    中午阑珊自己出去吃的,总是在办公室吃,又不动的,阑珊觉得自己要是再这样真要长胖了。

    回到工作区,几乎没人。现在是午休时间,大家基本都在餐厅,或者在其他地方休息。阑珊捧着饭盒,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

    “赵总监!”阑珊把手里还温热的饭递过去,道:“先吃饭吧,总饿着对胃不好。”

    赵舒抬起头,扫了眼她递来的饭盒,问她:“顾经理,你怎么过来了?这个时间不是要午休吗?”

    阑珊若是在公司的话,这个时候都会在总裁办公室里午睡,她身体不太好,孟皓川告诉过赵舒。

    “没有,手边还有些资料没看!”阑珊帮她倒了杯热水,“快吃吧,饭还是热的。”

    平时工作起来,赵舒都没有时间观念,手下人也都了解她的脾气,所以没人敢来打扰她。此时她盯着面前热腾腾的饭菜,嘴角滑过一丝笑意。

    赵舒是典型的工作狂,一般女人想要工作上取得成就真的是要比男人艰难的多。

    其实,她一开始是有些看不起阑珊的,要不是孟总吩咐,她是不屑陪着这样的人玩这种游戏的。

    可是孟总不在的这几天,她的一切自己也是看在眼里的。

    “谢谢。”赵舒放下手里的笔,打开饭盒。

    阑珊在她办公桌对面坐下,黑眸笑了笑,“不客气。”

    赵舒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安静的吃饭,偶尔抬眸看着在她对面翻着资料的阑珊。

    阑珊是顾氏的大小姐,新星老板,可毕竟还年轻,虽然聪明,但还是有些不足,这几天她虚心受教,又肯吃苦,其实工作上的事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回事,只要努力,就能做好。

    很快的功夫,赵舒吃完午餐,眼底的神情温和下来。只要阑珊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她有信心不出一年,阑珊就真的能成为优秀的管理人才。

    “有什么不明白的,或者是有疑问的,都可以找我!”赵舒素来是工作狂,她继续刚才的工作,沉声道。

    “好的,谢谢赵总监!”阑珊知道赵舒这样的人很有性格,所以,一直以来对她都是很尊重的。

    赵舒眼神微闪,笑道:“以后就叫我的名字吧。”

    “嗯?”阑珊愣了下,随后眼睛弯了弯:“赵姐!”

    这样的称呼亲热不少,其实赵舒倒不是当不起这个称呼,她也是威盛的老员工,再说,她年龄比阑珊大,这倒是也没什么。

    只是,她可是威盛的总裁夫人。

    阑珊看赵舒拿着笔的手顿了下,便抢在她前面说话:“我看公司的人都这样叫你,我们是同事,以后我就随大家这样叫你,赵姐不介意吧!”

    赵舒自然知道,这是给她面子,自己也不好拿乔。

    阑珊也清楚,自己要真正做好这些工作,要学的还很多,赵舒显然是个好老师。

    连续几天,阑珊都跟着赵舒一起加班,累是真的累。

    以前什么事都有孟皓川替她分担,现在,他不在,她一个承担,才渐渐体会到,撑起一家公司,需要付出的辛苦与努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可以想象,孟皓川平时是有多累呀!

    兰淑娴这段时间倒是突然安分了,阑珊以为孟皓川不在,她会给自己找麻烦呢?

    而且,她应该是知道孟皓川不在公司,所以,这几天也没有到公司来。

    阑珊本来身体就还没有复原,连续高强度工作,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平时准点起床的她,这两天都开始睡眠不足。

    “怎么了,赵姐?”赵舒的脸色并不好看。

    “许氏这个新能源的案子现在除了傅氏之外又多出了好几个实力强大的跨国集团,现在我们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这个合作项目本来威盛是势在必得的,可是现在,赵舒没有什么信心。

    阑珊手机突然响了。

    “许延年?”

    “是我,我想和你谈谈新能源的合作!”

    “你应该和孟皓川谈不是吗?”

    “我只和这个项目负责人谈!”许延年笑的如同一个老狐狸。

    阑珊把这几天整理好关于许氏合作案文件,赶往许氏集团。

    秘书那应该已经接到通知了,没让登记,直接安排来到顶层。

    许延年的助理见过阑珊,看到她来,立刻笑吟吟的起身,道:“顾小姐,总裁已经在等您了。”

    阑珊点点头,在她的带领下,走进办公室。

    宽大的办公桌前,许延年坐在黑色转椅中,面容不耐,“怎么才来?”

    阑珊撇撇嘴,她这是背着孟皓川来的好不好,趁着他出国才能过来。

    “许总,这是策划案。”阑珊没搭理他,直接进入主题。她把计划书推过去,并且简短的把精华之处讲解出来。

    许延年翻开资料夹,大致浏览一遍后,挑眉道:“你做的?”

    “不是!”阑珊如实道:“赵姐带我一起做的。”

    “我就说嘛!”许延年反手把资料夹丢在桌上,那语气含着几分不经意的轻笑,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就和他那个弟弟一样!

    阑珊狠狠瞪他一眼,心头火起。有什么了不起?!

    眼见她气哼哼的模样,许延年抽出一支笔站起身,将计划案反手递给她,倚桌站在她的身边,道:“你们的策划做的不错,不过,我这里有份更好的,拿回去给赵舒看,她应该清楚!”

    和许氏的合作案一直都是赵舒负责的。

    阑珊在工作上面其实还真的是挺虚心受教的,听他这样说,伸手拿了过来。

    许延年薄唇缓缓勾起。

    “其实我是很愿意和威盛合作的!”

    什么意思,阑珊怔了怔,有些不明白了,她吃不准许延年是不是逗她,若是真的像是他说的那样,为什么这个合作案迟迟没有谈下来。

    “许总,您不是耍我的吧?”阑珊抿唇,看着他的眼睛问。

    许延年俊脸沉了沉,神情透着不爽,心里却是闪着笑,这个女孩太单纯,和弟弟一样,生活的环境都太童话了,被保护的太好了。

    就算是后来有新星的成功,那也是疑问孟皓川给她营造的这些假象太成功了。

    “阑珊,你对我总是这么大戒心吗?”

    戒心?

    阑珊轻笑,心想就您这样的狼,对您没戒心那不是傻子吗?!

    她敛下眉,巧妙的回答,“我只是不想被骗。”

    闻言,许延年突然就很想笑,有时候和简单的人过招也很头疼,毕竟现在的傻子越来越少了:“放心,我不会骗你。”

    顿了顿,他狭长的桃花眼轻眯,笑道:“你是我弟弟喜欢的人,就这点而言我不会伤害你,而且,我救过你,不是吗?”

    许延年把这个救字咬的很清楚,阑珊却觉得这家伙分明就是在讽刺她!

    她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很好玩,许延年掐着火候,适时收起玩笑,道:“现在这个案子有许氏主导推进,那么我就要重新洗牌。现在想参与这个计划的除了威盛,傅氏,还有两家公司。”

    阑珊其实已经知道,在来之前赵舒已经知道了消息,想必,孟皓川也已经知道。

    “哪两家?”

    “这个&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自然是秘密!”

    阑珊瞬间炸毛,却被许延年制止,道:“先不要,我不想女人插手,你明白吗?”孟皓川看也不看阑珊直接揭穿她。

    阑珊抬头看孟皓川,他的脸色难堪极了。

    “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我也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嗫嗫嚅嚅的没有说完。

    其实,她也只是想帮他忙,不想他太累而已。

    而且,作为他老婆,她也有义务这么做!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只是,我不想你和许氏兄弟来往!”

    孟皓川始终没有看阑珊。

    他是把她保护的太好,有些事情,他不想把她牵扯其中。

    上次阑珊中蛊之后,他是感,东城区的地皮,也算是还了这份人情。

    孟皓杨最近约见了许延年,不知道两个人会不会有勾结,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不能让阑珊跟着冒险。

    只是,这些话,不能直接告诉她。

    阑珊心里也是有些气的,为什么,他就不能给她应有的信任。

    如果两个人要在一起,这样猜疑下去,怎么长相厮守。

    “孟皓川,你不可理喻!”才一回来就怀疑自己。

    还以为他来接她是因为想她,却没想到是来教训她的。

    阑珊想要下车自己回去,孟皓川却在她身子微动的一瞬把车门都上了锁。

    “你干吗?”阑珊觉得自己的好心非但没能得到他的理解还被这样质疑,心里自然委屈又难受。

    “我今天不想和你闹脾气,听话,以后要别去找他!”孟皓川吸了口气,他回来就是给她惊喜的不少惹她生气,让自己的脸色尽量平静些。

    孟皓川将车顺着商业街开走,黑眸这才转向她,像是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饿了吗?”

    跑了一下午,阑珊肯定是饿的,但她现在没有什么心情,气都气死了,还吃什么饭。

    孟皓川像是知道她不会回答自己的话一样。

    也没有发怒,也没有去看她,只静静的看着车。

    前段时间,两个人一直都是如胶似漆的,可这次出差回来居然就闹的这样不愉快。

    平日里开车上班的时候,他总会腾出一只手,握着她的,可是现在,他只专注于开车。

    一直都没有注意她的表情。

    阑珊很委屈,委屈的想哭。

    可是忍住了,她没有错,为什么要哭。

    连续三天,阑珊都没去公司,没有办法,起不来床。

    自从那天她私下里见了许延年之后,这家伙虽然也没说什么了,但压根就没安什么好心。

    用这样卑劣的手段,不过阑珊心里想着,好啊,有本事你天天叫我别起来,持久战,咱们俩就打打被,谁怕谁。

    这种事情应该是男的更加扛不住吧!

    孟皓川才回来就又要出国,前一天都没听他说,临时决定的,应该是那边出了什么大事。

    阑珊没问,知道问了他也不肯说,不过她相信,孟皓川总有办法解决。

    阑珊从柜子里找了件睡衣,性感的很。

    阑珊今天是起了坏心眼的,这几天她虽然是累了点,但白天不用上班,可以好好养养,那也养回来了。

    孟皓川可不一样,晚上床上,白天公司的,阑珊猜他肯定吃不消。

    就是要馋死他,看得见,心痒痒,但就是没力气吃。

    诱惑那一套,谁不会来着。

    再加上要出国,哼,难受死她。

    阑珊这样想着就觉得痛快,你孟皓川也有今天啊!

    孟皓川回来的时候也快九点了。

    阑珊脸上的笑容太得意了,一下子就把自己心里在想什么给出卖了。

    孟皓川挑着眉头,眼睛里亮晶晶的,男人嘛,除了工作也就这么点乐趣了。

    合着她这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只是阑珊实在是想错了!

    她不仅是失误这么简单,而且还被人家给抓住软肋了,孟皓川用领带绑着她的手,不多疼,肯定是舍不得伤到她的,但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觉得自己这才是彻底的没脸了。

    阑珊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没吃过这个亏,她要是记得的话,绝对知道这样撩拨孟皓川,那绝对是在找死。

    “孟皓川,你给我放开……”

    孟皓川靠近她,应该是都洗过澡了,身上有着淡淡的香味,清香怡人,他就喜欢这个味道,深深的吸了口气。

    动作不见轻佻的勾着她的唇,阑珊闪躲,可惜她哪里是孟皓川的对手,孟皓川勾搭她,还害得她最后不但没有守住,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孟皓川一大早带着一脸的心满意足就飞了,留下阑珊垂着床铺,气死她了。

    明明自己是很有把握的,最后还是被他给玩了,气死她了。

    阑珊真的被气疯了,自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她去上班要用什么脸去见赵舒呢?万一被看到了,还要不要活了。

    孟皓川坐在车的后面呵呵的笑着,想和他玩?这个小淘气,也不看看他是谁。

    孟皓川抿抿唇,很有意思的游戏不是嘛,他这是越来越喜欢了。

    这丫头就是爱闹,这俩人明显不是一个段的,偏偏她就胸有成竹,不断的挑战他的耐心,最后输的一塌糊涂,孟皓川摇摇头,继续笑着。

    不服输,很好,勇气可嘉,反正自己没什么损失。

    孟皓川松松领带,一脸吃饱喝足的满足感。

    倒是前面的方罗华有点搞不懂,这先生出国是处理那件棘手的事的,怎么还高兴成这样。

    他看不明白了!

    孟皓川在飞机上短暂的休息,几乎都能想到她的样子,一定恨不得马上咬死他,他倒是愿意死在她的嘴里,孟皓川轻佻的想着。

    孟皓川的唇角一直扯着笑意,真是有趣,和她过一辈子绝对不会厌烦的。

    孟皓川处理完这边的紧急状况,心情自然不错,拿起手机给阑珊打电话。

    “在干嘛呢?”

    “睡觉!”阑珊没好气的回道。

    孟皓川笑。

    “这会都睡了?”

    “孟皓川,我现在很讨厌你,我不想见你,也不想和你说话……”

    孟皓川笑了出来,他忍不住了确实的,想着她气鼓鼓的小脸。

    她是不想见他,可是他现在非常想见她,孟皓川突然就做了个决定。

    他要见她,马上,用最快的速度。

    “老婆,你昨天不是挺温柔的吗?”

    “我现在恨不得咬死你!”阑珊挂了电话。

    也就五分钟的功夫,高达过来了:“小姐,车子在门口等着,先生让你过去陪她!”

    “不去!”阑珊这正生着气呢?哪里会肯呀。

    “小姐,直升机已经在等着了,您千万别让我们难做,先生说了,要是不能把小姐送过去,就不要让我见他了,自己收拾东西去非洲,小姐,我家里的老娘还盼着我结婚呢?”

    高远一个大男人这马上就要一把鼻子一把泪了。

    阑珊觉得被孟皓川拿捏的死死的,她也不过是想出一步对付他的办法,可是他呢?

    一招接着一招的,根本就是迎接不暇。

    阑珊几乎是被架上飞机的,那边孟皓川倒是心情愉快的很,反正要处理的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等她来了就好好带她玩两天。

    “你确定孟皓川就一定会上当!”

    “这个男人太骄傲了,谁都不放在眼里,觉得就没有什么他处理不了的事情。过分的自负可不是什么好事!有时候真的会葬送了他!我只能帮你到这里,至于杀不杀得了他,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男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口气依旧很淡。

    “好,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孟皓杨轻笑。

    这件事情如果做好了,对孟家只有好处。

    这件事可以说是一箭双雕,到时候,兰淑娴想不嫁给他都不行。

    “那我就静待孟公子佳音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