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9章 这里再好,再安逸,可这不是我的家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因为吉川美奈从男人的眼神中看出了赞许,那也就是说,他因为这件事对她有了好感!

    吉川美奈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对极了。

    但是低着头,红霞满天的。有小女生的惊喜,有羞涩,欲言又止的。

    “那等美奈子好了以后可以去看皓川君吗?”吉川美奈抬头,眼睛里满是盈盈的情愫。

    孟皓川几乎没有犹豫,笑着看着羞涩不已的吉川美奈:“自然可以!”

    “真的吗?”吉川美奈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动的时候扯到了伤口,哎呦一声,孟皓川趁机扶她坐好:“小心点!”

    “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太高兴了!”吉川美奈低低的说道。

    孟皓川又陪着吉川美奈说了会话,便让她好好休息。

    孟皓川走后,吉川元青进了妹妹的房间,看到妹妹坐在那傻笑。

    “什么事情高兴成这样?”

    “孟皓川要回国了!”吉川美奈在自己哥哥面前自然是不再设防,脸上尽是得意。

    “回国就把你乐呵成这样!”吉川元青觉得妹妹真是中了那个男人的毒了。

    看来不管男人女人脸长得好确实是件好事。

    “关键是。他说我可以去找他,你知道,他以前从来不肯给我这样的机会的!”吉川美奈眼中闪烁的尽是惊喜。

    “我总觉得他的态度转换的有点快!”男人有时候在某些事情方面还是理智的。

    “哥哥,妹妹等了这么久,这次可是豁出去命来救他,他要是再对我冷淡的像以前那样,我可真要难过死了。哥哥,若是有一个女人像我这样的救了你这么多次,你能不感动吗?”

    吉川美奈在哥哥面前心里没什么压力,自然是伶牙俐齿。

    “这件事情你还要想清楚。若孟皓川只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心思这么容易猜到,他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这个人城府极深,在我接触的人中当数翘楚,妹妹,哥哥是不希望你陷得太深。你不是他的对手!”

    吉川元青的眉头从知道这件事情是她一开始就知道的,眉头就一直没有松开过。

    孟皓川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了下,高远也跟着停了下来,以为是孟皓川落下了什么东西。

    孟皓川突然回头。朝着美奈子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笑容叫一个耀眼。

    高远就突然不明白了,这先生是吃错了什么药呀。

    怎么笑成这样!

    高远一直用种探究的眼神看着孟皓川,悄悄的,时不时的看一眼,憋着!

    “我记得你不是这样八卦的人?”孟皓川头靠在车背上,闭着眼睛休息。

    高远暗腹,这也太神了,闭着眼睛都能发现自己在偷看他。

    是自己八卦的太明显了吗?

    实在是,先生的眼中只有一个顾小姐,这突然的,就算是做戏也做的太真了,都出来了,还搞个恋恋不舍的回头,真是有些难以接受!

    “窗户口有人!”

    “主上怎么知道!”高远真是觉得先生神了,这背上长着眼睛吗?

    孟皓川摇头,一看这就是没谈过恋爱的,这个戏要做足,回头是关键。

    有些话,说出来倒是显得作假,若是有些小细节做得到位,事半功倍!

    “哥哥,你看到了吗?他回头了!”吉川美奈站在窗帘后面拿着望远镜,把孟皓川的表情看的清楚,分明就是依依不舍。

    吉川元青表情也有一丝的不解。

    他现在有些看不懂了,这孟皓川到底是什么意思。

    “哥哥,你不懂,看一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对一个女人有好感,就看他出门的时候的表情,哥哥,你妹妹有那么糟糕吗?我比那个顾阑珊差哪了?”

    吉川美奈就是见不得自己哥哥泼冷水的样子。

    “妹妹,这件事情&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哥哥不用劝我,我心意已决!”

    用吉川美奈来暂时牵制兰淑娴是再好不过的,孟皓杨自顾不暇,兰淑娴被人牵制,他也好集中s市势力寻找阑珊。

    兰家也是百年大族,对付起来自然不能像沈家那般。

    如果这个时候找人牵制她,那么就会转移她的视线,吉川美奈身后是吉川家族,她不会像对付阑珊那般贸然出手。

    这样是再合适不过。

    虽然他最不屑的是利用女人的感情,可是,为了阑珊,这个是最好的办法。

    为他争取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寻找她。

    孟皓川前几天连着几天几夜没有睡觉,整个人的脸色都是青的,特别骇人。

    这两天,高远发现他一有时间都闭着眼睛,也不知道真睡着了没有。

    快到的时候孟皓川突然的睁开眼睛:“如果对方绑架阑珊不是为了要挟我,那就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喜欢!”

    “喜欢?”高远觉得先生的思维越来越跳跃了,怎么突然又扯到有人喜欢顾小姐了。

    听方罗华说先生平日里把小姐看得那么紧,就连公司上班都放在自己办公室里,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那么不要命啊,敢把他的女人藏起来。

    再说,也得那个人见过阑珊才是,这整天藏到家里的,谁见过呀?

    “先生,我觉得&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不大可能!顾小姐以前根本没有来过这里,连高达他们都不知道小姐长什么样子,熟悉的也就s市那几个朋友,他们都在国内,也不会跑到这里来把小姐藏起来啊!”

    睁开眼睛的孟皓川突然坐直了身子,朋友,藏起来?

    他好像想明白了点什么,朋友?

    其实现在想想,这种情况之下,把阑珊藏起来,其实是件明智的选择。

    相当于是救了她的命,能这样做的也只有朋友。

    可也不敢肯定自己到底推断的对不对,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太掉以轻心。

    任何细节都是不能放过的,等回国之后,兰家的势力分散,找起来相对来说会容易的多。

    现在最重要的还有一点就是查清楚阑珊是被兰淑娴关到了什么地方被救走的。

    能在虎口拔牙的人却是不多,除非那个人有内应!

    有人帮忙!

    孟皓川觉得自己想到了什么,可问题现在是这些内容无法穿成一条线,他还要再仔细想想。

    高远知道孟皓川其实心里并不好受,依旧在为顾小姐的失踪的事情烦恼,所以并不敢打扰他。

    过来接他们的直升机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

    孟皓川提着行李箱,都是阑珊来的时候带的,其中的一个箱子应该是新买的,里面的衣服标签和包装都还在,还有那天晚上她穿的那条露背的裙子也在。

    孟皓川第一次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上次中蛊毒,至少她就在自己身边,可是现在&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男人在上飞机前脚步下意识的停驻,夜色苍茫,但他就好像看到阑珊从远处向自己奔来一般。

    能清晰的看到她的浅笑,听到她的声音。

    孟皓川真的觉得自己魔怔了,他一生最不喜的事情就是失信于人。

    可是他再次失信了阑珊,他说过,不离开她,不丢下她!

    可是这次,他真的把她弄丢了。

    孟皓川上了飞机,觉得自己自己这次回国带着一丝狼狈而逃。

    不过确实狼狈,岩峰组虽然被灭,可他在这边的势力也是拼的差不多,就连高达也命丧于此。

    都知道先生此刻心情不好,所以,大家都识相的闭嘴,谁都不敢多嘴,就连方罗华也只敢远远的站着。

    只能听到发动机的声音。

    飞机落地前一刻孟皓川还是睡着,方罗华也不敢去打扰他。

    可是在飞机彻底停稳的那一刻,男人的眼睛睁开,丝毫没有睡过的惺忪,满是清明。

    因为是早上,已经快要入冬了,方罗华拿了风衣披在孟皓川的肩上:“先生,您要注意身体!”

    孟皓川从上了飞机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李嫂并不知道阑珊失踪的事,所以看到阑珊并没有跟着回来,刚要开口,看到方罗华摇了摇头,再看孟皓川的脸色,问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孟皓川径自上楼,站在偌大的卧室,似乎还能闻到女子独有的馨香,就像是她离开前一样。

    孟皓川眼睛停驻在她的梳妆台,想着每天她在那里梳妆打扮的样子,阑珊很爱美,虽然不怎么化妆,但护肤品摆了满满一桌子,琳琅满目的,以前他总是笑她,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没品位。

    虽然她失去了和他的记忆,但是那些片段已经深深的刻在他的脑中了,挥之不去。

    孟皓川闭着眼睛,脑子里满满就是她的样子,她的笑,她的哭,她的闹&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男人张开双臂,像是等着她会像以前一样跳进他的怀里。

    其实在进家门的那一刻,他明明知道有多么不可能,还想幻想着,说不定她已经回国了,就在家里等他。

    可是当看到李嫂的表情时,他什么都明白了。

    孟皓川之所以回国就是想跳出别人为他设的这个局,可是等到回国,回到家里,却是对她更深刻的思念。

    其实,他已经慢慢的在将自己那些暗黑势力往正常生意上转化。

    他想给她平静安逸的生活,可是,没想到这一切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

    孟皓川是真的累了,在飞机上虽然闭着眼睛,但一直都没有睡。

    在床上躺下来,就像是阑珊就躺在他身边一般。

    孟皓川闭着眼睛,继续想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这次,他一定要一次性的将潜在的危机都解决了,不然,阑珊在他的身边太危险。

    如果再没有消息,那么阑珊就极有可能是被藏了起来。

    孟皓杨显然不可能,若是有,他早就会用阑珊去保命。

    兰淑娴就更不可能,若是在,她也不用大张旗鼓的用兰家的势力去寻找了。

    每个家族除了明面上的势力,都有自己的暗黑势力保护自己的家族,而兰淑娴这次动用的就是兰家的这股势力。

    难道是许延年&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许延年本就对阑珊图谋不轨,再加上当时阑珊中蛊的时候,他料到阑珊肯定会去找唐展扬,却没想到那天去接阑珊的是许延年。

    他不让自己的弟弟和阑珊来往,除了,疼爱弟弟,难道就没有半点私心?

    孟皓川手托着下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现在做一个大胆的设想。

    许延年对阑珊本来就没有死心,这次趁乱,把阑珊藏起来也不是不可能。

    兰淑娴先抓了阑珊,但许延年是如何知道这个消息的,这其中有什么变故?难道许家在那里也有自己的秘密势力?

    或者兰淑娴身边有了变故?

    他当时派方罗华解决影月之时,影月便已失踪,可见,是兰淑娴所为,而据他的调查影月有位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叫范逸云。

    兰淑娴应该不会放过那位范逸云,难道,范逸云在许延年手中,甚至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冷湘云也在他的手中。

    肯定是这样!

    他在s市根基自然比不得土生土长的许家。

    所以,这二人必然在他手中。

    孟皓川突然从楼上三两步的下来,方罗华看他这样急匆匆的样子有些不明白,刚才还是一脸倦容,怎么这会又精神百倍了。

    看着方罗华愣怔的样子,快速的说了句:“跟我出去!”

    有些事情,他不想当着李嫂他们的面说。

    对她们而言知道的越少越是安全,就连阑珊以前问起,他也是从来不说的。

    “先生,出了什么事情吗?”

    “马上给我查清楚许延年这段时间的行踪,包括通话记录!”

    方罗华虽然不明白怎么突然为什么让查许延年,但他知道先生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绝对不能被发现!”

    “是!”

    天空阴沉沉的,昨晚的大雾还没有散尽。

    孟皓川站在窗前,眼睛盯着窗外,深邃的双眸眯了眯。

    许铭打过来电话说兰淑娴已经回国了,孟皓杨和兰淑娴分开之后回了孟家。

    四日之内必能带回s市。

    他垂下眸,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看来他猜的一点错没有。

    方罗华那边派去调查许延年行踪的人还没有消息传来。

    许延年小心的很,就算是平时回家也不会和昨天走相同的路线。

    孟皓川反而觉得更加可疑,疑心生暗鬼!

    若是许延年光明正大,又何须这样躲躲闪闪。

    “小姐&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小梦走进房间的时候,阑珊站在窗前,连身子都没有转,自从那天之后,阑珊对他们的态度都是冷漠异常。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阑珊淡淡的说道,她知道小梦送了午餐进来。

    一般除了送餐,她也很少进她的房间。

    阑珊从未放弃过自己要出去的念头,所以,她不会傻到用不吃饭来虐待自己。

    再说,饭菜都很合她的口味,对调养她的身体很重要。

    小梦会估摸着时间过来收拾这个盘子。

    就算是在这,她的生活依然有规律的很。

    “先生&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小梦不知道为什么,既然先生来都来了,为什么不见她,而是要呆在这里。

    阑珊下楼,敏感的鼻子闻到了熟悉的咖啡味道。

    她似是无意的走进厨房,看了眼冰箱和案子上的菜,比平日里多了些。

    阑珊像是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

    重新进了房间,抱着手中的杯子像是无聊一般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然后突然看向摄像头的方向。

    “许延年,我知道你来了,现在正在监控室里看着,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来见我,我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不是吗?”

    阑珊勾起唇瓣,像是看到了他本人一般,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猜的没错,彼时的许延年正在监控室的沙发上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甚至,他还从她这个笑容里看出了愤怒。

    看来,真的是把她逼急了,看来孟皓川回s市的那个消息并没有打击到她,那么接下来呢?

    也许,真的该见见了。

    十分钟后,阑珊听到清晰的脚步声,因为地板都是木质的,所以,就算是一丁点的声响都听得到。

    她笑了,这个脚步声显然不是小梦的,小梦走路的频率要比这个快。

    男人的脚步都透着淡然和笃定。

    阑珊不明白了,这些男人哪里来的自信。

    阑珊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容颜,虽然瘦了些,但气色还算好。

    白色的毛衣,蓝色及脚裸的棉质裙子,就算是简单的装扮,但难掩丽质天生。

    阑珊坐在椅子上并没有打算起身,她也差不多想明白了,许延年救了她,她该感真诚的很,就像是许延年刚刚把她救到这里似得。

    “哦,你打算如何感谢?”许延年饶有兴趣的看着阑珊。

    “等许先生把我送回s市,自然是不会让你失望的!”阑珊现在就想回s市,小梦告诉她说,孟皓川已经回s市了。

    “呵呵!”许延年笑了两声在阑珊对面坐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如果我说,我既然救了你,你的命便是我的呢?”

    许延年就只是笑着,阑珊从他的表情中倒是看不出什么,只是这话&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还是让她脸色大变,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阑珊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是否是从狼窝入了虎穴。

    可是他和孟皓川之间只是生意往来,并没有什么恩怨纠葛,似乎没有必要以她作为要挟。

    可是现在她说,她的命是她的什么意思?

    “怎么,害怕了,我记得顾小姐的胆子一向很大!”许延年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威胁,始终都是淡淡的笑着。

    但阑珊却从他的表情里感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

    那个念头在她脑中盘旋着,却始终不敢落下,他难道?

    阑珊有些害怕,看向男人的眼睛有些恐惧。

    许延年自然是看出来了,只是,他这个时候只打算假装不知道。

    都是聪明人,说的太明白了反而不好。

    他现在也只能让她这样心生疑虑,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毕竟人家没有点破,有时候装糊涂比自作多情要好得多。

    “许大哥,我和唐展扬是很好的朋友,你是他大哥,所以,我一直拿你当我自己的哥哥,许大哥对阑珊的救命之恩,阑珊自然不敢忘记,不过阑珊身为人妇,有些事情是做不得主的,至于怎么答谢许大哥,我想孟皓川也不是小气之人,自然会让许大哥满意!”

    阑珊希望这声许大哥,再加上和唐展扬的友谊,可以让许延年放了她。

    许延年依旧笑着,果然聪明,这个时候叫他许大哥,套近乎,不觉得太晚了些吗?

    不过,他倒是挺喜欢她的这些小聪明,女孩子太过自作多情会让人觉得轻浮,太过矜持会觉得无趣,这样刚刚好。

    “这个我倒是不能确定,孟皓川不见得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许延年的笑容让阑珊觉得瘆人。

    其实她挺怕见他的,可偏偏这次救了她的是他,她不知道这一切是巧合,还是他都知道。

    可是又不能开口问,若是巧合还好,若是他刻意为之,她这糊涂也装不下去了!

    阑珊的那句,你到底想要什么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还是犹豫了。

    心里被许延年气的半死,可是面上仍是一副感恩在心的样子。

    阑珊觉得自己再和他虚以委蛇下去,绝对会气的吐血。

    “我知道许大哥一向大度,一直拿我当妹妹,唐展扬最好的朋友,不然也不会救我!”阑珊笑的有些勉强。

    “那倒不敢当,只是我是商人,在商言商,救了你,我还是喜欢更实际的报答!”许延年说的轻巧,好像这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阑珊觉得自己和许延年简直没有办法谈下去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知道,可是听许延年这么半天的意思,他不会真的想要她吧?

    这也太难以理解了?

    她都嫁人了!

    许延年看着阑珊的脸色在听到自己的话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心里有一丝的不舒服,和孟皓川比起来,他身边至少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女人。

    兰淑娴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倒是又出来个吉川美奈,这两个女人看起来都不怎么好惹,但愿他能处理好。

    “许大哥,我只是想回家,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阑珊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能离开这个地方。

    许延年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行!”

    阑珊没法再淡定下去了:“为什么,孟皓川已经回国了不是吗?”

    言外之意自然是,这段时间把她关在这里她可以理解为是为了救她。

    可是现在孟皓川已经回s市了,已经用不着一个外人保护她。

    孟皓川才是她的丈夫。

    再说,孟皓川的脾气她也是知道的,若是再在这里,指不定他还会误会什么。

    “你确定你现在回去就是安全的?”许延年挑了挑眉毛正色道。

    “不管怎样,我都要回去!”阑珊坚持!

    “你可知道兰家也已经介入,我不否认孟皓川的能力,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难道忘了你中蛊毒的事,只要他没有处理好和兰淑娴关系,像这样的事情会不停的上演,这是在拿你的性命开玩笑!”

    许延年的脸色谈不上有多严肃,可是敛起笑容的时候带着几分凌厉。

    “许大哥说的都对,可是不管怎样,孟皓川是我的丈夫,我应该呆在他的身边不是吗?”

    阑珊据理力争,就算是许延年有一万个不让她离开的理由,她都要离开。

    “我说过你的命是我救的,我说了算!”许延年丝毫不妥协,甚至连一丝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许大哥&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阑珊想求他,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

    “我不会放你离开!”

    “许大哥,这是我的家事!”阑珊没有把话说绝,其实她想说,这是她的家事,就算是他救了她的性命也无权干涉。

    “其实有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许延年看了阑珊一眼,这句话把她的胃口吊的足足的,欲言又止的样子。

    阑珊觉得心里瞬间紧张了起来:“什么事?”

    她下意识的觉得是不是孟皓川出了什么事情,他以前告诉她的消息都是骗她的。

    “不用这样紧张,孟皓川很好!”许延年唇角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只是阑珊可没有心情欣赏,好不容易在听到他没事的消息后安下的心这会又变得七上八下。

    她简直有些坐不下去了!

    可许延年偏偏没事人一样,还让小梦送了喝的东西,他的咖啡,阑珊的果汁。

    他越是这样,阑珊越是担心,可他的话像是偏偏就停在这里,不说下去了。

    “那是什么事?”阑珊有些急,可人家偏偏就像是为了磨她的性子似得,一点都不着急。

    抿了一口咖啡,把杯子放下,似笑非笑的看了阑珊一眼,这才笑道:“孟皓川很好,只是&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吉川美奈要来s市了!”

    虽然许延年极力的想掩饰好自己幸灾乐祸的表情,可是在看到阑珊明显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有些失望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难掩的得意。

    那个样子分明就是,你的老公在你失踪后,日子过得潇洒的很,旧麻烦没有解决,新的麻烦又来了!

    阑珊的样子明显的失落,可是转瞬又想明白,孟皓川是什么人她清楚,许延年无非就是想挑拨他们的关系让她留在这里而已。

    如果他真的那样想的话,当时在苗疆的时候,她忘了他们之前的事,他正好趁机把她踢开才是。

    反正她什么都忘记了,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对她的。

    “我相信他!”阑珊语气笃定的很。

    许延年却笑了:“我只是说她要来s市而已,又没有说其它,你这句话显然口是心非,心里已经开始怀疑了!”

    许延年显然是抓心理的高手,只一句话而已便从中揣摩清楚了阑珊的心思。

    阑珊瞪他的时候偏偏被他抓个正着,眼神只能慢慢的软了下来,变成了正常的对视。

    “我信他,许先生,他没必要这样做,你知道的,我到现在都记不起以前的事,但就算只是这段时间的了解,我也足够确定他是什么样的为人!”

    阑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些,可许延年简直就是油盐不进的主,她说她的肺腑之言,他喝他的咖啡,根本就让自己刻意忽略她说起孟皓川的时候情意绵绵的样子。

    “你能确定他是什么人,可是兰淑娴呢,吉川美奈呢?一个是兰家未来的继承人,一个是吉川家的大小姐,以前一个兰淑娴就让你几次差点送了性命,现在危险可是又多了几分,你就那么确定,孟皓川可以保护的了你?”

    阑珊一直怀疑自己中毒的事情可兰淑娴有关,连她都能想得到,何况是孟皓川。

    可是从未听他在她面前再提起过,而且还让她的工作室加入威盛。

    兰淑娴不好对付,她一直都知道,现在再加上现在这个身份。

    这个吉川美奈听说也是两次救过孟皓川,阑珊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心里却清楚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

    相比而言,只有她是他的累赘,虽然她也是出身豪门,但顾家落败,相比较孟皓川的身份,确实他们两个和他更为般配。

    阑珊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黯然了下来。

    许延年看到阑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心里竟然有些微微的泛疼。

    暗自想着,自己的话是不是说的有些太重了,可是现在,不管孟皓川到底怎么想,他不想阑珊出去冒险。

    无意间的从范逸云那边传出消息,知道兰淑娴已经抓了阑珊。

    他几乎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决定无论如何要救她。

    他也算是无意中救了范逸云,这个人也算是知恩图报,虽然范逸云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很令人费解,不过,有了个了解兰淑娴的人,自然更容易得知她的消息。

    许家这次虽然没有彻底暴露实力,却到底因为阑珊,打乱了他的整个计划。

    幸好,范逸云的手下有一个他的自己人,在水里房里迷药,这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救了阑珊出来。

    当自己把人救出来,成功转移到安全地方之后,连自己都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是自己多管闲事。

    甚至自欺欺人的想,他救阑珊不过是为了让孟皓川着急难受。

    可是,是这样吗?

    他真的迷惑了,可若是让他重新选择,他依然会选择让她活下来!

    可是这一切,他都不会告诉她,他要让她感圣了。

    竟然和弟弟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可若是阑珊真的会和唐展扬在一起,他作为哥哥必然不会对弟媳有非分之想。

    即便是有,也会一辈子藏在心里,可是孟皓川不是他弟弟,他没必要对这样的男人抱歉。

    他不否认孟皓川很宠阑珊,可是他不适合她。

    阑珊如果继续在他的身边,迟早会送命。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对阑珊产生好感,但总之,他现在就想她留在这里。

    说他趁人之危也好,说他多管闲事也好,阑珊这次的命是他救回来的,他有权利让参与她以后的人生。

    以前他不争,是真心让阑珊幸福,可现在,孟皓川给不了她幸福,他自然要争上一争。

    许延年也是个固执的人,一旦做了决定,任何人都顺服不了。

    阑珊看着许延年的表情就知道自己今天要顺服他是一件很难得事情。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定能保证我的安全,但我知道,如果我出了事,他会拼了命的护着我,就算是他受伤也不会让我受伤!”阑珊这点很笃定。

    她活着的代价是孟皓川一个人要承载过去的那些回忆。

    他也在赌,赌他的爱可以赢过那些过去,她会重新爱上他。

    阑珊听唐展扬说过,那个药引,心头血,别人都下不去手,是他自己用匕首扎入胸口取血为她做药引。

    她没有亲眼看见,但她可以想象到。

    过去的阑珊爱着他,现在的阑珊,以前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爱,但现在,她很确定,她爱他。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的人在水深火热里纠结,为了她的失踪日夜操心,而她却在这里享受大小姐般的待遇。

    她做不到这样的心无旁骛。

    许延年听她说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显然是在嘲讽她的幼稚,女人就是这点不好,太不理智了。

    “难道你想要的不是平静的生活吗?每天这样和不同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每天都在担心他会不会出事,不知道明天和死亡哪个先到的日子你难道还会留恋?”

    许延年显然忘记了,不是只有女人会不理智,而是爱上一个人之后,关于那个人的任何事都会被不理智对待。

    心就像是一个天平,可是有一天你心里的某一个角落住进了一个人重量增加,必然会失衡,做出不理智的决定。

    就像孟皓川前几天疯了一般的在困局中厮杀,就像是许延年做出这样连自己都匪夷所思的事。

    就像阑珊此时,明知道自己出去之后意味着什么,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要回到孟皓川的身边。

    “也许你刚从这里出去,就会被兰淑娴抓走,同一个错误,她不会犯两次,下次落到她手中,谁都救不了你!”

    许延年很冷静,他太清楚这样的人有多么的冷血。

    “许先生,这里再好,再安逸,可这不是我的家,那就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求你,就算看在唐展扬的面上,让我走!”《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