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3章 你想勒死我吗?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阑珊若是被藏在那里,他们一出现,稍有动作就会被发现。

    孟皓川皱眉得想办法让人先摸清情况,把所有的出路封死。这样才不会给他机会转移。

    孟皓川让高远安排熟识水性的人,穿潜水服先隐藏到周围,最好能摸清那里的情况,等行动的时候里应外合。

    按目前位置分析的话,孟皓川和傅晋辰都认为反倒是藏在这里的可能性比较大。

    离市中心不算太近,可也不算太远,比较偏僻,那里的渔民基本上都已经搬到镇上居住,所以就算是在那里藏了人也不会引人注意。

    而且,水路四通八达,即便是他们找到这里。也不一定有万全的把握把人救走。

    最重要的是,这里最符合唐展扬说的那个地方。状每引技。

    若是是s市的那套别墅的话,许延年完全可以住在那,而且既然如唐展扬说的那般虔诚,那去这个地方肯定不太容易。

    而要去这个地方,确实不容易,要走水路,必须提前安排好船才行。

    孟皓川也没有放弃那两处,也派了人白天的时候踩好点,方便晚上行动。

    晚上的时候,孟皓川决定亲自的带着人去那个小渔村,他有预感,一定能在那里找到阑珊。

    “听起来好惊险的样子,老大,我决定了跟你一起去救嫂子!”

    孟皓川白了他一眼,傅晋辰立即乖乖闭嘴。不说话了。

    下午的时候,高远把那个渔村的地理位置,以及附近的情况已经做成了详细的地图,送到两个孟皓川的手中。

    “那边情况怎么样?”

    “沿岸确实有停船的痕迹,而且,我们在岸上发现了烟头,烟头留下的时间不久,所以,村里应该有人!”

    下午过去的人已经把那边的情况摸了了透彻,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放过。

    孟皓川点头,高远派过去的人他放心。

    高远看孟皓川点头继续说道:“因为怕打草惊蛇,所以,派过去的人并没有在附近打听,也没有进村,不过,从查到的消息知道,许延年太外婆的家是在村东,离岸口大概二里左右!”高远指了下地图上被标记成红色的位置。

    “很好,天色黑透之后再让人潜入村中打探情况,亮着灯火的地方都不能放过。堵死出村的路,从现在起村里就是一只鸟都不能放出去!”

    孟皓川发现这个村里简直有得天的优势,没有被利用真的是可惜了。

    正在惋惜的时候傅晋辰进来了,看高远也在,两人点头示意了下。并没有说话,傅晋辰带来的这个消息连孟皓川都震惊了。

    这个渔村早在十年前许延年就开始着手购进,那个时候的地皮还不算贵,尤其是这样的地方根本就不会被人想到。

    直到五年前,所有的地皮都被他用各种方法买了下来,不然这么好的位置早被开发了。

    去年的时候,有人看中了这块地方,要开发做度假村,放出消息,开出的价格是许延年当时买下这块地方的十倍,许延年都没有卖出去,而且,这些年,这块地方在他手中没有做任何商业用途,就握在自己手中,好像是自家的后花园一般,有时间的时候就会过来住,最长的一次住了半个多月。

    可见这个地方对他来说确实意义非同凡响。

    其实孟皓川一早就知道许延年这个人深藏不露,绝对是个有秘密的人。

    从他收留阑珊开始他就一直调查这个人,却发现他的经历完全就像是一张白纸,若是照着傅晋辰的消息,十年前,许延年根本不在国内。

    他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的收购这么大片的地方。

    而且这片地方是记在傅容名下。

    傅甜的姐姐,傅容,许延年的红颜知己。

    傅晋辰查到这些着实费了些功夫。

    可以做到如此不漏痕迹,可见此人心机之深。

    十年前,许延年不过也才十八岁,能让孟皓川这样重视的人真不多。

    这些年,也只有许延年一个!

    许氏在s市虽然也算是老牌的世家,可是行事低调,和哪个家族都不曾深交,可算的做是独行侠。

    可是任何人也不会因此忽略了他的存在,孟皓川皱眉,他倒不是怕,而是若是在这个时候和此人为敌,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可是不管他许延年有多厉害,背后有多大的势力,就一条,他困着的人是他老婆,别说是个守卫森严的小渔村,就是阎王殿他也要闯!

    潜伏在渔村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并且已经锁定了目标,渔村只有一家亮着灯火,所以一定在那里。

    而且,派去探路的人发现,那栋宅子内外都派人暗中守着。

    孟皓川让潜伏在这的人不可伤人,悄悄的进入宅子,这也算给许延年一个面子。

    不过这样更加大了难度。

    院子里明面上的守卫有六个,许延年做事谨慎一定还有暗卫。

    不过这些人留给高远他们,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救阑珊!

    这个宅子的房间布局图下午的时候高远是和地图一起给他的,他研究了很久,阑珊应该在这个房间。

    房间的灯在孟皓川进去的瞬间亮了起来。

    孟皓川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睛,房间里坐着一个人,正是许延年。

    他笑着起身:“孟总果然厉害,这里都能找得到!怎么,孟总是想和许某秉烛夜谈?”

    孟皓川冷笑:“阑珊呢?”

    “自己的老婆丢哪了,该问你自己不是吗?”

    孟皓川也不客气:“看来许总还知道阑珊是我老婆,藏着别人的老婆,怕不是君子所为!”

    高远也在这个时候进来,宅子里的人已经都被绑了。

    不过他也发现了,房间里并没有小姐。

    这不可能,他们把这个渔村围的铁桶似得,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就算是出了渔村,他们的人守在所有的靠岸点,也不可能出海。

    “孟总和我谈君不君子这个问题有些可笑!”许延年嘴角带着几分讥笑,谁都知道,孟皓川绝对是和君子不沾边的人,虽然出身世家,身价清白,可孟皓川却是地地道道的黑道出身,若是他君子,怕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自然不是君子,可是许总的做法可是真让自诩君子的你如珠玉蒙尘!”孟皓川走到许延年身前,状似无意的探了探许延年的衣袖。

    “孟总也该知道,我不屑与人为敌,但若有人让我不痛快,我也不怕让他难受!”孟皓川一个眼神,高远便已经会意。

    许铭带着傅容出现在许延年面前。

    傅容嘴被贴着,眼睛也蒙了布条,孟皓川示意手下把这些东西都拿掉。

    这才满意的笑着看了看许延年有些不淡定的神色:“许总可认得这是谁?”

    傅容朝着许延年几不可闻的摇了摇头,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知道,抓她的人一定是想以为要挟许延年。

    许延年脸色有一瞬的不自然,接着便恢复了平静,也不看孟皓川,只淡淡的道:“孟总这是什么意思?”

    孟皓川在高远给他搬过来的椅子上坐下,动作潇洒利落,像是也不着急的样子和许延年死磕上了。

    两个人手里都有各自的筹码,这个时候谁先服软谁就输了,显然比这些流氓手段,许延年真不是孟皓川的对手。

    这是杀人越货缉拿人质,这是孟皓川最擅长的!

    孟皓川点了一根烟,悠闲的吸了一口,这才漫不经心的开口:“没什么意思,怕许总长夜难眠,送个美女过来,岂不快哉!”

    孟皓川这样的人拽起文来,让人有些不习惯。

    “那许某谢孟总好意了,即是如此,这份大礼许某收下了!”许延年也假装糊涂,不往正题上扯。

    “商人嘛,在商言商,我不喜欢做亏本的买卖!许总若是没有诚意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换个买家!”

    孟皓川自然是不屑拿着一个女人做要挟,这也是他从未做过的事,只是,许延年这次也算是触了他的底线了,偷藏别人老婆,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傅容听孟皓川这样说,腿有些发软,险些跌在地上。

    果然,许延年脸色大变,盯着孟皓川道:“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阑珊呢?”孟皓川看着许延年,不做丝毫的退让。

    不管他和阑珊怎么样,都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情,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插手他们夫妻之事。

    许延年救了阑珊,他感面。

    许延年看着孟皓川的脸色冷笑:“孟皓川,若是你真的这般在意阑珊,就该管好你身边的莺莺燕燕,不然怎会几次三番的置她于险境!”

    孟皓川被许延年戳着伤口处。

    许延年很满意孟皓川现在的表情,起身在房间里踱了两步,背对着孟皓川:“我不愿于你为敌,可若是孟总再这样给我机会的话,我不介意与孟总背水一战!”

    许延年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突然转身看着孟皓川。

    孟皓川自然明白许延年话中的意思,也从椅子上起来,慢慢的走到许延年跟前:“我自己的老婆就不牢许总费心了!”

    许延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勾唇一笑:“人生漫漫,到最后是谁的老婆也未可说!”

    “许乔总这样总是伤了美人心可是不好!”说话间,伸手扯了身后的傅容,推进许延年的怀里:“许总可要把人看好了,下次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还是小瞧了孟皓川,他能有今天也不是只是一介武夫这么简单,而且,他身边的人也是个个不容小觑。

    孟皓川看着许延年一副他知道现在该怎么做的样子。

    许延年眉头皱了皱,傅容也很识相的从他怀里出来,在他一旁站好,把头发拨到耳后:“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傅容其实在许延年的公寓第一次见到阑珊的时候就知道他对她绝对不一般。

    看来果真是如此,她这么半天也听明白了,许延年把阑珊藏了起来。

    若是照着他以前的个性,必然是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的人。

    可现在居然做了,就更加证明了阑珊在他心中的地位。

    藏了阑珊摆明了是和孟皓川为敌,这对许延年而言不是不好,而是大大的糟糕。

    本来最好的结果,是争取孟皓川的帮助,可他偏选了这条路在走,那无疑是把孟皓川得罪的死死的了。

    “不关你的事!”许延年的声音很轻,看似温柔,但傅容并没有从中感到一丝的温情。

    甚至那有着淡淡关心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爱的成分。

    说没有一丝的难过是假的,可李岚有自己的执着,她不屑为了留住他耍手段,这么多年,她也并不是一丝机会都没有。

    许延年绝对是温润如玉的公子,可是他这块冷玉,很难捂热。

    这么多年在他身边,他虽然信任她,敬重她,但傅容清楚,这都和爱没有关系。

    孟皓川冷眼瞧着这二人,一副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样子。

    不过,许延年始终淡然的很,直接无视孟皓川的眼神,并不着急的样子。

    孟皓川却是心急如焚,他想马上见到他的阑珊,这一个多月她到底过得好不好?

    他知道许延年必不会苛待她,好吃好喝的供着,可他是知道她的性子的,怕是也在千方百计的想回到她身边。

    许延年也清楚,就算是傅容现在站在他身边这也不代表她就安全了。

    甚至这个时候,他连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何况是傅容。

    可是像许延年这样的,怕的也不是死。

    他知道孟皓川必然是安排好了一切,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什么阴谋!

    不过,他也答应过阑珊,若是孟皓川找到这里就放她离开。

    当时他答应那个游戏何尝不是不想她那么难过,给她个期望总是好的。

    他不想失信于她,所以,他愿意成全,不过,他也说过,这样的事情若是有下次,他一点也不介意背水一战,不管对手是谁!

    他知道,以孟皓川的本事,找到这里那是迟早的事情,他虽然想,但知道关着她一辈子那也是不可能的。

    且不说孟皓川一向小气睚眦必报,他看不得阑珊那么难过。

    本以为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却没想到这么快,还拿捏着他的七寸,抓了傅容。

    许延年和孟皓川的眼神对视着,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一场心理战,虽然今天是孟皓川占了上风不假,可是即便带了阑珊走,他也输了。

    为什么?

    因为是他许延年先救下了阑珊!

    二人依旧是谁也不服谁,一副王见王的姿态。

    房间里的气氛紧张极了,静悄悄的,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自己不小心咳嗽一声都会影响到整个战局一般。

    傅容悄悄地看了许延年一眼,知道他平静的外表下是一颗怎样愤怒的心。

    可是,她什么话都不能说,也不能劝,她知道此时许延年有多么的难过。

    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离去什么样的感受,她很清楚,所以,她不忍心。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若是孟皓川是火,星火燎原,不容小视。

    那么许延年便是水,看似温柔,却也可以惊涛骇浪。

    这两个人闹成这个样子,怕是不可能再成为朋友。

    傅容微微的握拳,替许延年感到担心。

    两个人俱是气场强大之人,现在这般对望着,周围的人只能尽量的屏住呼吸!

    许延年无视孟皓川恨不得杀人的表情,淡若的转身,进了后面的书房,孟皓川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

    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实木摩擦声,孟皓川猜到这里肯定有机关,但他知道,许延年肯定不是要跑。

    接着便听到了一声女声:“先生!”

    不是阑珊的声音,孟皓川皱眉。

    许延年的声音响起:“带她出去!”

    孟皓川走的太急,险些崴了脚,眼前的人不是阑珊是谁?

    阑珊嘴上被贴了胶布,应该是怕她刚才在里面发出声音。

    小梦和小洁一左一右站在阑珊的两边。

    阑珊在里面早就听到孟皓川的声音了,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找到她的,她果然没有信错他。

    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阑珊以为自己刚才在书柜后面的时候眼泪已经流光了,不会再哭了,可见到他还是忍不住的流泪。

    孟皓川大步上前,把阑珊拉入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揭了她嘴上的胶布,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微微的颤抖:“你没事吧!”

    阑珊含着眼泪摇头:“我没事!”

    小梦在看到孟皓川的一瞬,终于明白为什么阑珊不管先生对她多好他都不动心了。

    眼前这个男人单论长相,似乎&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似乎比先生更胜一筹,眼前这个男人的美近乎妖孽。

    不过,小梦不懂的是,情有独钟这件事,是真的和长相没有关系的,不然也不会有那句情人眼中出西施了。

    阑珊刚才在里面也听到了二人的谈话,虽然不在现场,但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是感受的到的。

    尤其是小梦和小洁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制着她的手臂,一听到孟皓川说话,那力道便重几分。

    她便越发明白。

    她下意识的不想许延年和孟皓川为敌。

    一方面,她不想孟皓川多树一个仇敌。

    另一方面,不管许延年是何居心,他救了她,而且对她很好,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更重要的是,她虽然故作糊涂,心里却是明白许延年对她的感情。

    她不想让爱变成伤害人的利器。

    看到孟皓川的目光便适时的加了句:“这次多亏许先生救了我,你该谢谢人家!”

    小手轻轻的扯着孟皓川的风衣,估计可能连阑珊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中带着一抹请求。

    孟皓川仔仔细细的看着自己的小妻子,是瘦了些,但气色还算好,许延年确实把她照顾的很好。

    他虽然有些吃味自家老婆替别的男人说话,不过在听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心里还是得意了一下,再救命之恩那有怎样,人家?始终是外人而已,比不得他这个家人!

    他的视线在书房一角的钢琴上掠过,继而看向许延年,虽然不愿,但他孟皓川也不是是非不分的小人。

    撇开他藏阑珊这么久,他毕竟也是救了她,不然,这辈子他再没有机会见到了。

    “谢谢许总照顾了阑珊这么久,今日算我孟皓川欠下许总一个人情,若是他日许总有需要,孟某自当尽力!”

    “孟总客气了!”

    许延年倒并没有因为孟皓川这个许诺而心情变得很好。

    始终不冷不热的,只有在眼神看向阑珊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点的温度。

    阑珊明白许延年的情义,可是,她不能给她任何承诺。

    心一旦给了一个人那是收不回来的,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不希望这两个男人从此成为冤家死敌。

    孟皓川让阑珊靠在自己的胸口,一手环着她的小细腰,紧紧的,用了几分力度,这样才能感觉到她是真实存在的。

    众人看已经找到阑珊,这才松了口气,找到就好。

    “即使如此,那孟某就不打扰许总休息了!”一瞬的功夫,刚才在房间里的那些黑衣人全数退了出去。

    小梦眨眨眼,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她想到了四个字来形容,凭空消失!

    “不送!”许延年的声音一贯的没有什么温度,甚至这看似冷静的声音之下早已经波涛汹涌。

    孟皓川抱起阑珊,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许总放心,孟某不是多嘴之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孟某会忘记这里的一切!”

    许延年自然知道孟皓川的话是什么意思。

    “孟总好意许某就不谢了!”

    这点其实许延年是相信的,孟皓川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也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一个人其实不论君子或是小人,都求一个真字,最怕的便是以君子自诩的小人。

    不怕真小人但怕伪君子!

    不过,孟皓川显然不在伪君子其列。

    至于小人吗?

    许延年勾了下唇,他没见过比孟皓川还小人的小人了。

    阑珊的手臂吊在孟皓川的脖子上,小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她才真正的觉得,她不是在做梦,他真的来接她了。

    想着想着眼泪流的越发的汹涌了,打湿了男人的衣衫,滚烫的泪水灼烧着男人的心。

    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混蛋,许延年说的没错,都是因为他,阑珊才要一次次的经历这样的磨难。

    “对不起!”孟皓川轻吻着女人的眼泪,他最怕她的眼泪。

    刀山火海他不怕,枪林弹雨他不惧,可是阑珊的一滴眼泪却让他觉得比死都难受,这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孟皓川,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女孩的声音抽抽泣泣,几乎连不成句。

    可是孟皓川还是听清了,周围很安静,这个时候谁敢靠上来,那绝对是找死。

    孟皓川把阑珊抱在怀里,细细的哄着,一句句的说着对不起,丝毫不见刚才的戾气,眼中尽是柔情,很难让人相信,这个时候的孟皓川和刚才满身肃杀的男人是同一个人。

    “是我的错,不该让你等这么久,我该早些找到你,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孟皓川说着,一手握着阑珊的小手在自己脸上打着。

    可真是打脸啪啪啪!

    孟皓川宠着一个人都时候真的是能宠上天,就像现在这般对阑珊,谁能想到这样的男人发起火来什么样子。

    就连阑珊也迷惑了,被他的样子逗乐,可转眼又冷下脸:“休想我这么快原谅你!”

    “不要原谅我,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孟皓川紧紧的抱着阑珊,没有丝毫的杂念。

    船舱里很安静,能听到外面呼呼的风声,和风卷浪花的声音。

    孟皓川像是生怕阑珊从他怀里消失一般,这个怀抱他是用了几分力道的。

    阑珊却受不了了,快被他的怀抱勒的喘不过气了。

    阑珊小手捶打着男人的背,不满的嘟囔着:“你松手,松手&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孟皓川这才意识到自己太用力了让她喘不过气了。

    “你想勒死我吗?”阑珊红着一张小脸,气喘吁吁的瞪着孟皓川,不满意极了。

    孟皓川再次抱住她讨好的笑着:“老婆大人息怒,小的哪敢!”

    “油嘴滑舌!”阑珊红着一张小脸嗔怨道。

    孟皓川却不肯放过,他最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羞答答的,迷人极了。

    “想我了吗?”孟皓川捉着她的小手不让她乱动。

    阑珊低头不去看他,怎么可能不想?

    日思夜想,度日如年。

    越想心里越是难过,低头又抽泣了起来。

    孟皓川看她哭,心都碎了,越发觉得自己是个混蛋,怎么尽是惹她哭。

    “我不该问,我不问了好吧,阑珊,你不知道,你失踪的这一个多月,我有多想你!”

    孟皓川只是告诉他想她,却没告诉他的难过,这一个多月,他没有一夜是睡的着的,可是他知道他的责任,不能让自己消沉下去。

    所以,每天都靠吃安定才能让自己睡上一两个小时,别的时间,不是在找寻阑珊的消息,便是拼命的让自己工作。

    以此来麻痹着自己。

    尤其是知道真相之后,他难过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都是他才让阑珊受这么多的苦。

    孟皓川从不示弱于人,他的特殊经历让他就算是在生死关头都不会向人求饶。

    可是在阑珊的面前,他卸去狠戾冰冷的外表,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在阑珊耳边所说衷肠。

    阑珊听着心里自然难过,眼泪掉的更凶了:“孟皓川,你讨厌,你知不知道,我以为,我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了,所以才不来找我&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阑珊的声音有些发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很吃力,这些话就像是重重的击在孟皓川的心上一般。

    不要她?

    怎么可能?

    他孟皓川这辈子就是不要自己的命也不可能不要她。

    没有了她,便是要了他的命,生无可恋,没有一点滋味。

    “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孟皓川有些粗硬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替阑珊擦着眼泪。

    她肌肤娇嫩,手指在他脸上摩擦着带着微微的疼。

    阑珊抽泣着:“我什么都不是,怎么比的过她们一个是兰家的大小姐,一个吉川家族的大小姐&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

    阑珊想到这里,瞬间觉得自己就算是回去了也没有用。

    显然选择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比她要好,她什么都不是,和她们身后的背景比起来,她算什么。

    还总是成为他的弱点,让他担心难过。

    阑珊抬头看着孟皓川,小手轻轻的在她脸上摩挲着,男人瘦了很多,脸上的线条看起来越发的坚毅。

    她什么都帮不了他,她不想成为他的累赘,不想给他添麻烦,越想,神色越是黯然,那样的话便脱口而出了。

    孟皓川听到阑珊的话,先是愣了下,接着笑了,男人笑起来的样子,邪魅的双眼中尽是促狭:“她们什么身份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你,阑珊!你倒是知道的清楚,连兰家和吉川家都知道!”

    男人的口气带着一丝揶揄,轻轻的捏了捏阑珊的小脸蛋,他喜欢她这样吃醋的样子。

    更加惹人疼!

    “可是,我没有她们好,我帮不了你,只会给你添乱!”阑珊低着头,样子难过极了。

    孟皓川看她难过,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捧在她面前好好让她看清楚,这个心里面只有一个阑珊再装不下旁的东西了。

    “不要胡思乱想,留在我身边,让我有弥补的机会,不然我这辈子都会死不瞑目!”

    阑珊听到那个死字就惊恐的赶紧去堵他的嘴巴:“不许你说!”

    阑珊气的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我不许你说,不许你说!”

    即便是这样重复着他的话的时候,阑珊也避开了那个死字。

    她害怕,他们才分别了这么久,她才见到他,他就说这个字,她害怕的很。

    她不要,若是他真的死了,她绝对立马就去陪他,以后他们再不分开。

    孟皓川看阑珊难过,讨好的抓住她的细嫩的小手在唇边吻着:“是我不好,我不说,以后再不说那个字,好吧,你以后也再不准胡说!”

    孟皓川黏黏糊糊的抱着阑珊,搂在怀里生怕她飞了一样。

    “你讨厌!”阑珊小手捏了下他的腰,其实没用什么力道,她哪里舍得。

    男人却假装自己被捏的很痛的样子,嬉皮笑脸的说:“男人的肾,碰不得的!”

    阑珊的小脸瞬间成了大红布,忍不住又掐了他一下,这次可比刚才那一下重多了嗔怪道:“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孟皓川捧着她的小脸,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眼睛道:“自然能,不过我只喜欢对你一个人不正经,还有,不管是兰淑娴还是吉川美奈,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阑珊,你明白我的心!”

    男人此刻用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眼神看着阑珊。

    阑珊被他眼中的炙热烫红了脸,可是却不肯低头,兰淑娴她是知道的,其实,他们相遇的更早,若不是遇到她,或许,他们已经结婚了吧,总归是她对不起她,她遭这么些罪,也算是两清了。

    现在又来了个吉川美奈,据说还为他挡了子弹,显然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她还是担心的很。《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