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5章 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许离开我!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孟皓川没有回阑珊的短信,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打算直接回家。

    今天这酒会,能来已经是给了对方天大的面子了,自然不会强留。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没想到碰上了韩柏林,孟皓川对这个人可没什么好感。

    却没想到韩柏林突然叫住了他:“孟总,请留步!”

    孟皓川皱眉,不打算理会,韩柏林却追了上来:“阑珊找到了吗?”

    孟皓川这才转过身子看他,质疑明显,阑珊失踪这件事,他怎么会知道?

    “孟总不用怀疑,我和这件事无关,我只是提醒孟总最近小心些,放心,我和顾家恩怨已了。不会再做伤害阑珊的事情。”

    “韩总还是处理好自己的事,我的女人就不劳费心了!”

    孟皓川提前回家。阑珊正在吃晚饭,陪着她又用了些,两个人看了会电视,这会没什么好电视,大部分的台都在播新闻联播。

    阑珊对这个不感兴趣,让孟皓川拿着遥控器一遍一遍的换台,换了好几遍阑珊都没确定要看什么。

    孟皓川也没有不耐烦,一遍一遍的继续换下去,阑珊突然抓住孟皓川的手:“如果你这次还没有找到我,你还找吗?”

    孟皓川继续换着台:“找!”

    “那要是一直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孟皓川的口气依旧轻描淡写的像是在说意见及其简单的事情一样。

    “那若是一辈子都找不到,你还会找吗?”

    “那就找一辈子!”孟皓川让阑珊靠在他的胸口啊。一手揽着她的腰。

    阑珊这次没有嫌弃他身上的烟味。

    “那你会娶别的女人吗?”这才是阑珊最在意的问题,其实明知道,他应该结婚才是。可是一想到他有可能会和别的女人结婚。阑珊这心里酸涩酸涩的难受。

    “不会,我孟皓川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妻子!”孟皓川始终没停下手中的动作。

    其实美洲那边的世家还是延续了以前的风俗,家主一般会娶三个老婆,以延续家族香火旺盛,从中选出最优秀的家族继承人。

    “那你总不能不要孩子吧?不要为你们孟家传宗接代吗?”

    阑珊昂着小脸,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我哪里来的什么祖宗,老婆都找不到了,和谁生孩子去,怎么,这么想给我生孩子?”

    孟皓川从八岁那年知道自己并不是孟家的孩子,开始他也好奇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可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能力查清自己的身世,可是这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开始的时候会恨,恨毁了母亲一生,又毁了他的那个男人,但现在,淡了,连恨他都不屑了。

    阑珊本来真的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在问这个问题的,现在,全被他这副笑脸给带进去了。

    讨厌!

    本来阑珊准备和男人来一次掏心掏肺的谈话,也能趁此机会听到几句男人的肺腑之言。

    可偏偏他一直就那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就好像她问的那些问题真的就不屑一顾似得。

    他的答案她很满意,很感动,她很想告诉他其实,如果,他一直不曾忘记她,继续的找着她,不管千山万水她都会想办法的回啦。

    若是他,另觅良缘,她会祝福他,虽然,她会很难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很在意他的想法。

    孟皓川本来就是故意逗她,他知道她心底在想什么,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有些话埋在心底的最深处,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像女生那般感性的说出来。

    他知道,若是他认认真真,信誓旦旦的告诉她,不知道又会惹来她多少眼泪。

    他不舍得她哭,哪怕是喜极而泣也不行。

    他就想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能够陪在自己的身边,而他的能力足够护她周全,这就足够。

    孟皓川就是这样的人,有办法把本是深情款款的情话变得如同儿戏,但你又不得不信。

    他能逗得她难过,也能让她高兴了,手隔着毛衣在阑珊的肚子上摩挲着。

    “等你身体好了,我们生个孩子!”也不过是一句简单的话,说的既不深情,手还不老实,趁机占着她便宜。

    可这句话却是说到阑珊的心里去了,生孩子这个想法,她在这次出事前就有了,若不是这一个多月不得见面,说不定这个时候都有了呢?

    听傅甜说,他们这样年龄差生出的孩子是最为聪明伶俐的。

    这个世界上将会有一个和他们血液相通,长相肖似的人。

    阑珊想着都觉得心里暖暖的,是要男孩呢,还是女孩?

    到时候会像他多一点还是她呢?

    不自觉得唇角勾着几分羞涩却又满足的笑意,不敢抬头看孟皓川,直往他的怀里钻,不过,孟皓川这个煞风景的很快让阑珊从理想回到现实。

    “所以,我们以后要多多努力才行!”一脸的不怀好意和促狭。

    阑珊在他腰上捏了一把:“讨厌,我去洗澡!”

    “小气,等着我嘛,我们来个鸳鸯浴,神仙也没有我们快活!”

    阑珊狠狠的踩了一下他的脚,流氓这个定位对他来说,太准确了。

    可是,恨不起来,她偏偏喜欢的紧!

    偌大的的浴池里,躺两个人都不觉得挤,这是孟皓川专门找人设计的,本来就是居心不良,怎么会不合适。

    孟皓川最近一直注意着孟皓杨和兰淑娴那边的动向。

    在敌人最得意,以为自己要成功的时候再给他最致命的一击。

    孟家已经完了,四大世家之一的孟家,这些年本来就是一直在走下坡路,这次是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

    能留下孟步凡的性命,孟皓川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他不想再造杀孽,就算是报答在孟家长大的恩情吧。

    这就够了!

    至于兰家,兰家老爷子倒是狡猾,自己的孙女做出那种事情,倒是还能在电话中和孟皓川谈笑风生,不过,兰家的败落也是必然。

    老爷子再厉害,已是风烛残年,而兰淑娴只会让兰家加速他的灭亡。

    孟皓川看着方罗华送过来的资料,狠狠的摁掉烟蒂,他倒是要看,这两只秋后的蚂蚱还能咋呼几天。

    交代了方罗华那边,只要他们敢出手,立刻拿下。

    阑珊在孟皓川快下班的时候接到电话,说有事,让她自己吃晚饭,会晚些回来。

    心情有些闷闷的,又回来晚?天天他都晚,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不满的

    “有应酬?”声音透着委屈,孟皓川有些不忍,但还是忍住了。

    “算是吧。”孟皓川挂上电话,后背靠回了椅背,傅晋辰推门进来,说是已经和对方约好了时间,孟皓川今天要办的并不是公事而是私事。

    “开车。”

    吉川元青到的比较早,外面两个人把着大门。

    这是一家会所的二楼包间,高远先孟皓川一步,对着门口的两个人点点头,推开门,孟皓川走了进去。

    吉川元青看着他进门,对着孟皓川摆手:“孟先生来了。”

    孟皓川解开西装的外套,两个人像是多日未见的老友一般,不过只饮茶,不喝酒。

    其实吉川元青约他见面,他就大概知道为的是什么事,这个约非来不可,推脱不掉。

    “我家那位闻不得酒味,我要是今晚上喝了,晚上别想进她屋了!”

    孟皓川仿若无意的说道,余光不经意的看了下吉川元青的表情。

    “你可真是疼弟妹啊。”吉川元青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孟皓川自然也是听出来了,吉川元青这话里有几分不信和揶揄。

    孟皓川不以为然,像是真的自己怕老婆一般笑笑:“这老婆被我惯坏了,总爱给我使小性子,我也是拿她没办法,不过,自己的女人可不就是用来宠的!”

    孟皓川这话倒是说得不假,他宠阑珊那身边的人都知道的。

    “孟先生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吉川元青看孟皓川似乎不打算往正题上说,索性挑明了来讲。

    孟皓川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清楚的很,就算是不清楚,可他了解男人,一匹狼,就算是他一时安于室,可他也改变不了吃人的本性。

    这个男人野心很大,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势力遍布国外。

    说起孟皓川知道的人可能不多,可是说起孟皓川的暗影组却是在业界闻风丧胆。

    “女人是很多,可我就稀罕他一个,吉川先生不是也是如此?”孟皓川口气淡淡的,喝了口茶,慢慢的把杯子放下。

    他知道吉川元青喜欢上了一个中国的留学生,不顾家族的反对娶了她。

    吉川元青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他会把话题绕到自己身上。

    其实,男人真要稀罕一个女人了,也就不在乎她什么身份,是不是顺着你,成天的捧着,有时候还不见得人家稀罕,可就是犯贱的放不下,非要据为己有。

    孟皓川看吉川元青不吭声,就知道今天这场谈话其实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吉川元青一张硬朗的脸,薄薄的唇角轻扯。

    “孟先生,我们也算是朋友,我心里也是佩服先生的为人,若不是不把孟先生当外人,有些话,我还真是说不口!”

    其实孟皓川早就知道他憋了那么久还是会说,若是真的说不口那就不说了呗,何苦这样讲,就是虚伪。

    以为这样绕来绕去的就能让自己面上好看些?

    “孟先生,小妹仰慕先生已久,她那个人从小心高气傲,眼界极高,她是真心喜欢你,我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孟皓川心里冷笑,若是照这样说的话,那吉川美奈看上他,反倒是他的荣幸了,吉川元青就怎么有那么大的自信觉得自己会喜欢上吉川美奈?

    别说,他不会娶个日本老婆,就算是娶,吉川美奈的做派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孟某不敢高攀!”孟皓川这句话听着好像诚惶诚恐的,但面上没有一丝的怯意,淡定的很,尤其是嘴角那抹讽刺的笑意让吉川元青很是恼火。

    “我听说顾小姐姐身体不太好,前段时间生病&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吉川元青省略的话自然是没有孩子。

    吉川元青此话一出算是碰到了孟皓川的底线。

    “是生了一场小病,我不清楚吉川先生是从哪里听说的,这样当着我的面去诅咒她,我不爱听,我老婆年纪小,才刚满二十一岁,孩子的事不着急,就是再过年,我也等得起。”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是我老婆,我以后的孩子也只能是我和她的!”孟皓川这段话,说的很冷,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

    阑珊是他的命,若是有人想在她身上打主意,那就是不让他痛快,他自然也不会善罢甘休。

    兰淑娴那是顾忌着往日的旧情,不过现在也把他对她的那点耐性耗光了。

    吉川家?

    算什么,在他孟皓川眼里屁都不是。

    不过就是救了他,他给他们的礼也不算轻的。

    现在他们是两不相欠,想拿着这些说事,孟皓川只能送他三个字,不可能。

    但愿吉川元青是个明白的。

    孟皓川此话一出,吉川元青便已明白,自家妹妹和眼前这个男人绝无可能。

    回家要好好劝劝妹纸,别把感情浪费在他身上。

    吉川元青也是个聪明的,知道不能再谈下去,再谈势必会伤了和气。状贞鸟划。

    而吉川家犯不着去得罪这个男人,他是疼自己的妹妹,但还不至于拿家族的命运去开玩笑。

    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带不给美奈子幸福。

    吉川本来以为就算是妹妹做不了正妻,退一步,总可以做他三房妻子之一。

    凭着吉川家的势力,也不会受委屈。

    可听孟皓川的口气,他只打算娶一个老婆,看来妹妹是彻底无望了。

    而且,他可是听说了,兰家已经只剩下个空壳子了。

    他得看好美奈子,不能让她胡来。

    笑着道:“没想到孟先生还真是铁骨柔情,果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孟皓川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吉川先生说笑了!”

    孟皓川从包厢里离开,高远推着车门,等着孟皓川坐了进去。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他的地盘上谈这些,不觉得不合时宜?

    车子飞驰了出去,孟皓川到家的时候都已经快十二点了,阑珊蔫蔫的依靠在床上手里拿着遥控胡乱的播着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看不进去什么节目,听见声音,自己将遥控扔开,孟皓川已经推门进来了。

    “回来了……”

    阑珊看孟皓川今天回来的还算早,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出自己明显松了口气的感觉。

    孟皓川唇瓣轻启:“嗯,回来了。”

    他出差的时候她睡的也不是很好,极不安稳,虽然说他是会不正经的缠着她,可是睡眠质量也会好很多。

    “怎么不睡呢?”瞥了她一眼,眼睛都有些肿了,一看就是困的不像样子。

    “没有酒味儿,没喝酒呀。”阑珊像小川一样的在他的身上闻来闻去的,有点欣喜,没有喝酒。

    她不喜欢他喝酒,男人喝酒的地方就没什么好地方,一般的饭店可不会这么晚还营业。

    那自然是去别的地方接着喝。

    孟皓川喝了酒,要么喝多了回来直接睡,要么就折腾她,有时候她就是想好好和他说会话。

    阑珊觉得在床上什么都不做,就聊聊天其实是一件很温馨的事。

    只可惜,这个温馨孟皓川从未给过她。

    没喝,你不不喜欢我喝酒嘛,说我喝酒之后就禽兽不如……”孟皓川轻声调侃着她。

    阑珊是这样说的不假,可是,此刻被孟皓川的嘴说出来,就带了那么点暗示的味道,阑珊脸红了红,她怎么觉得自己又被调戏了呢?

    “我进去洗了,要不要陪我?”孟皓川咬着她的耳朵,单手箍在她的腰间,上手捏了一下,阑珊是属于穿衣服好看,但是身上有肉的,摸哪儿哪有肉。

    “大半夜的让我洗,你没毛病吧?”阑珊推着孟皓川进去,孟皓川笑笑,没有强她,径直进去了。

    阑珊本来就没睡,索性就从床|上起来,把他的内裤,睡衣都找到放在门口,他等下出来的时候就可以换。

    孟皓川闭着眼睛冲着水,水流沿着发丝向下落在瓷砖上然后流向不知名的角落,他单手扶在墙上,猜想吉川元青这次来到底是抱着一种什么心态来的。

    不过,他一定不会让他伤害到阑珊。

    兰淑娴最近挺忙的他有听说,她做了什么他没有心思去管,那是她自己的人生。

    只要不伤害阑珊。

    孟皓川是冷情,可是越是冷情的人越是能记住别人对他的好。

    所以才一再的放过孟皓杨和兰淑娴。

    若是他们不再找阑珊麻烦,他不介意放他们一条生路。

    连孟戈他都能毫发无损的放过,何况是孟皓杨。

    八岁那年,他被孟步凡差点打死,若不是孟皓杨求情,怕是他也早死了。

    宋家的老爷子宋震天坐在书房里,听着罗胜告诉他孟皓川的消息。

    “他到底还是没有将孟家赶紧杀绝,算了,毕竟孟家也算对他有养育之恩,那个吉川家的小姐也是没用的!”

    吉川美奈接到的那个消息正是宋老爷子派人送过去的,在灭岩峰组的时候,那个暗杀孟皓川的人,正是宋老爷子派出的人。

    本来是帮吉川美奈,可她还是不中用。

    “吉川已经打算带妹妹回去,应该是已经死心了!”罗胜对这个局面是乐见的。

    “不中用了!”宋老爷子对这样的废棋显然不想多提了:“以后可以慢慢物色,不着急!”

    “先生!”罗胜想告诉宋震天不要白费心思,孟皓川的脾气他再了解不过。

    看似无情,却最长情。

    看他对孟家和兰家便已经知道,他对顾阑珊会有多看中。

    一旦认定,此生都不会更改。

    “还有什么事?”

    “先生&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罗胜还没说完就又被宋震天打断。

    “他身世该让他知道了!”罗胜愣了下,迟早会有这天的,不过,他担心的是,怕是他未必肯认祖归宗。

    宋老爷子看罗胜沉默,过了了半晌道:“算了,过段时间,我亲自去!”

    罗胜明白,其实老爷子对孟皓川并没有多少祖孙感情。

    更多的是一代家主对下一代家主的期望。

    这一代宋家凋零的厉害,若不是实在挑选不出继承人人选,宋震天也不会选择孟皓川。

    毕竟出身太过尴尬。

    可是现在,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四大世家,孟家,兰家已经没落,宋家独大这么多年。

    全凭他一人苦心经营,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这三十年来醉生梦死,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天气阴冷,阑珊洗过澡后,特别将头发吹干。她穿着睡衣走出来,看到卧室里亮着灯,而孟皓川站在阳台外面,背影萧瑟。

    这么冷的天,他穿着睡衣就出去,这是找病吗?

    阑珊快步过去,对着站在护栏前的男人喊道:“孟皓川,你想生病吗?”

    听到她的喊声,男人回过神,赶紧把烟头扔下,阑珊不喜欢他吸烟的。

    可是这么大的烟味,阑珊还是闻到了。

    阑珊一把将他拽进来,小脸气哼哼的,“说话不算话,你抽吧,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为了一根烟,把人折腾病了,这也不值得!

    眼见她不情不愿的模样,孟皓川抿起唇,带着几分讨好,将阳台门关上,拉着她的手回到床上。

    “不抽了?”阑珊狐疑的盯着他。

    孟皓川伸手掀开被子,将她拉进去。他手指微凉,阑珊掌心忍不住缩了缩,却被他用力握紧。

    “小气鬼,以后不抽了行了吧?”男人嘴角微勾,笑问。

    阑珊狠狠瞪了他眼,嗔道:“每次都是这样说,可每次又自己偷偷的抽!”男人就是说话不算话。

    靠在床头,孟皓川深邃的双眸蓦然动了动。最近这段时间,阑珊对他还真是管的很严格,不许吸烟、不许喝酒、不许撒谎!

    阑珊被他这一闹腾的差点忘了正事,他还没告诉她为什么今天一回来就心事重重的。

    “孟皓川你怎么,怪怪的?”

    孟皓川俯下身,将她拉到怀里,薄唇贴过去:“没什么,别胡思乱想。”

    “是不是不愿意告诉我,还是对那某个谁念念不忘呢?”阑珊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孟皓川挑眉,语气颇为无奈,“我哪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阑珊看他样子忽然想笑。

    “我现在都成了妻管严!”

    噗‐‐

    阑珊黑亮的眸子染笑,“哪有这么严重?我不过是问问,关心你而已,你不愿告诉我那就算了!”

    “那你怎么不为我的性福着想?”孟皓川翻身压住她,阴恻恻的问。

    阑珊缩着脖子躲他,“你能不能别把话题扯远?”

    “扯远?”孟皓川剑眉轻佻,眼底的笑容深浓,“现在夜黑风高,不是应该做点什么的时间吗?”

    “呸!”

    阑珊怒了,伸手将他推开,骂道:“流氓!”

    唇上压下一片火热,阑珊被迫仰起头,嘴角被咬的生疼。她几乎不能呼吸,一张小脸很快憋的通红。

    “唔‐‐”

    她低低呜咽,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瞅着他,满是求饶的意味。

    孟皓川抬起头,指尖轻抚在她的脸颊,声音很低,“才这一会就气喘吁吁的求饶,你也太差劲了!”

    靠!

    阑珊炸毛,怎么,这就嫌弃了!

    “起开!”阑珊撅嘴,推开他往边上蹭过去,“我要睡觉。”

    可她身体还没转过去,就被男人圈住腰,连人带被子一起扣入怀里,“陪我说说话。”

    大晚上不睡觉,要聊天?阑珊打了个哈欠,趴在他的胸前,蹙眉道:“怎么忽然良心发现想要告诉我了?”

    “小丫头就爱胡思乱想!”孟皓川背靠着床头,掌心落在阑珊腰间。

    阑珊眨了眨眼,眼神微有起伏,“如果真的很让你难过,你不必说,我宁愿不知道。”

    孟皓川敛眉,倒是没想到阑珊会这么说,他薄唇动了动,目光落在阑珊的脸上:“你现在就是我唯一的家人,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我们一家人永远不分开!”

    “阑珊&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iddot;”孟皓川手指落在她的发丝间,轻柔的抚弄。

    “你怎么了?”阑珊扬眉,笑道:“怪里怪气的,我不是你的家人,你想谁是你家人!”

    孟皓川回过神,深邃的双眸看向她,语气沉重,“阑珊,我不会再让你有事!”

    伸手将面前的人拉过来,孟皓川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又说了一遍,“顾阑珊,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许离开我!”

    “不会!”阑珊收起笑脸,一本正经的回答。

    孟皓川紧蹙的眉头松了松,将她拥入怀里,嘴角勾起的弧度上扬。他倒是得到了答案,可阑珊不消停,她撅着嘴,回问道:“那你呢?”

    男人故意假寐,有心逗弄她玩,“我什么?”

    “你说什么?”阑珊厉目,染怒道:“孟皓川,你又耍赖,欺负人啊!”

    怀里的人不停扭动,孟皓川倏然直起身,双臂撑在她的身侧,笑道:“就是欺负你,怎么样?”

    “……”阑珊被噎住,胸口剧烈的起伏。

    眼看她就要发飙,孟皓川先一步低头,薄唇压在她的嘴角,笑道:“你还有体力是不是?那我们继续讨论!”

    “不要‐‐”

    阑珊躲闪,伸手想要护住睡衣,但他动作太快,早已被他脱掉。不过这次幸好没有被撕,她暗自庆幸了下。

    “又说不要!”孟皓川俊脸紧绷,声音含着怒意,“不长记性是不是?”

    他薄唇一下下轻啄在阑珊的耳根,坏笑着教她:“乖,你要说我要。”

    阑珊瞬间回过神,抖落全身的鸡皮疙瘩。她赶忙抬手捂住孟皓川的嘴,制止他后面那些更不堪入耳的话,脸色红透,“孟皓川,你太不要脸了!”

    男人眼底掠过点点笑意,望着缩在他怀里苦苦求饶的人,暗暗发笑。不要脸就不要脸,反正他是流氓,他怕谁!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