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章 背井离乡,荣耀归来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深秋时节,苏北这新近崛起的都市,也染上一抹萧瑟之意。

    “十年……我终于回来了。”

    披着大衣走下越野车的沈夜,带着无尽感慨,眺望远处的秋景。

    当初离开时,他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

    因为年少气盛,得罪苏北最鼎盛的世族江家,被迫之下,背井离乡,去了北方的军队。

    转眼间十年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只有二十七岁的他,成为了军中的传说!

    四星肩章,低调的压在了他大衣之下。

    “江家……”

    深吸口气,沈夜的眸光中,闪动着无穷冷意。

    也许他的存在,都被江家遗忘了吧?

    当初拆散他大哥沈天和大嫂江繁茵,将他也逼迫的背井离乡、不得不从军时,江家可曾想过,他有朝一日,会肩披四星,荣耀归来?

    在军中屡屡调用关系,给他制造麻烦,甚至让还是新兵的他上战场送死时,江家又可曾想过……

    他不但会活着回来,还能活得很好,活出属于自己的光彩?!

    深吸口气,沈夜这十年来难以压抑的奔涌情绪,再度被尽数压下。

    “我不在的这十年,江家攀上盛京孙家,似乎有恃无恐,活的很滋润?”

    “我的父兄,却在这十年里,相继意外去世……”

    他位高权重,身份非凡,为了不被敌人报复亲属,沈夜身份一直严格保密,以至于前两天才得知这些噩耗!

    斯人已逝,但沈夜的心情,却迟迟难以平静。

    本来以为,自己能荣耀披身,给在江家阴影下的家人带来光荣。没想到十年战事了结,父兄却已然去世,只留下母亲一个人伶仃。

    说江家没动手脚,他不信!

    而如今,他终于归来。

    是时候,该跟江家清算了。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件事,急需解决。

    “十年前我走时,大哥已经有了个孩子,叫沈江鱼。”

    “后来收到大哥的信,江家带走大嫂后,将这个孩子也一并带走,不知去向。现在看来,这孩子应该是被江家遗弃在了这里。”

    “至少……我们沈家的血脉,不能这么流落在外。”

    压下心痛,沈夜抬眸,打量着这条狭窄的巷子。他身后的越野车停在外面,仿佛蛰伏于巷口的巨兽。

    谁也不会想到,江家带走这个孩子,却并没有带回家族,好好培养。

    相反,他们就好像扔一袋垃圾那样,将他大哥的孩子,扔到了一个平民家中,之后就再也没管过了。

    而沈江鱼,就住在这条巷子尽头的人家里。

    “军主,属下去把人带出来?”

    跟在沈夜身后的任军,毕恭毕敬的请示道。

    沈夜却头也不回,缓缓摆手。

    “我要亲自看看,领养我侄子的这家人,对他究竟如何。还有,我已经离开军队,从现在开始叫我先生吧。”

    如果这家人对沈江鱼不错,至少吃饱穿暖,那么,沈夜自然会知恩报答。

    说罢,他大步走进巷子里,看到尽头处的门口堆满杂物,垒着成捆的啤酒瓶子。

    下意识的,沈夜皱起眉头。

    这么多酒瓶子,不是收废品的,那就是家里有个酒鬼了。

    “他娘的,塞这么个赔钱货给老子,天天对着你这张司马脸,老子就烦。”

    走到门口,果然酒气扑鼻。

    还能听到骂骂咧咧的声音。

    一道瘦小的身影,穿着件拖到地的破衣服,站在院子的水池旁边,正用干瘦如猴的两只手洗碗。

    旁边椅子上则坐着个胡子拉碴的酒鬼,晒着太阳,喝的烂醉。

    这倒也没什么。

    让沈夜蓦然动怒的,是这酒鬼喝到兴起,抓着小孩的头发,就往水池边上按。

    呜呜!

    任由这小孩怎么挣扎,也无法抵抗大人的力气。脑袋在水池边上磕了两下,接着被塞到水龙头下面。

    水柱喷到脸上,小脸紧紧皱起,痛苦无比。

    “天天司马脸,你不会笑啊?”

    “刷个碗磨磨唧唧,赶紧刷完洗衣服,小垃圾。”

    “干不完活,再打断你另一条小狗腿。”

    骂的爽了,才松开手。

    留下洗碗的小孩咳嗽不止,目光中,闪烁着的,尽是恨意。

    这种日子,生不如死!

    而他沈江鱼,自从被带走之后,每天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

    仅仅只有十岁的沈江鱼,已经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世上,没有救世主!

    直到今天。

    “带着枪。”

    沉声说完,沈夜快步走了过去,彻底推开门。

    “张来福?”

    “你要打断谁的腿?!”

    确认着名字,沈夜径直走过去。

    一声喝问,心底汹涌的杀意,几乎止息不住。

    他看向这个叫张来福的男人,像在看一个死人。

    而这张来福久醉成瘾,看起来喝的烂醉,其实十分清醒,见来者不善,马上一个激灵起来骂道:

    “你他妈谁啊,不敲门就进?当老子家是你后花园……”

    却见高大的身影,已然逼近。

    那冰寒的气息,慑人的威势,令他下意识就停下了话头。

    “别怕。”

    却见沈夜冷冷一瞥。

    没有看张来福,反而看向跌在水池旁边的小孩。

    小孩的面庞,乍一看起来,跟大哥有七八分的相似。

    还能依稀看到江繁茵的影子。

    沈夜蹲下身,笃定的说道:“你是沈江鱼?”

    “……我是!”

    沈江鱼呆呆的看着他。

    两人相对,略有些相似的相貌,带着奇异的血缘感。

    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沈江鱼稚嫩的脸上,浮现出坚定的神色。他带着希冀,又有几分畏惧的问:“你是沈夜叔叔吗?”

    “对,我是你的叔叔。”

    沈夜展颜微笑:“今天,我来带你走。”

    “带你妈,你算哪根葱?!”

    啐口唾沫,张来福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掌嘴。”

    沈夜眼珠都懒得转一下,微微挥手,淡然说道。

    任军咧嘴一笑。

    厚底军靴在石板上,踩出嘎吱一声响,抬手给了张来福一巴掌。突如其来的耳光,一下子打肿了张来福半边脸,胡子拉碴之下,右脸马上肿胀起来。

    “你们敢打我?!”

    挨了一巴掌,张来福凶相毕露,仗着自己壮实,就要动手。

    啪!

    没等他来得及伸出粗壮的大手,任军干脆利落又一巴掌,直接将张来福抽翻在地。

    接连两耳光,抽灭了张来福的嚣张气焰。

    “想带走这小孩?”

    只有一双眼睛阴沉沉看着,仿佛一条蛰伏的毒蛇,盯住沈夜道:“这可是江家送来的,想带他走,可以,得先去问江家同不同意!”

    说话间,也许是底气足了,腰板顿时挺直许多。

    沈夜却没有理会他。

    凝视着沈江鱼的脚腕,越看,目中怒火越炽!

    (https:///3_3013/686561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