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章 奇异的蝴蝶效应(一)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b章节名:第六章  奇异的蝴蝶效应(一) /b

    “伊森,安小姐是我们杜家的朋友,更是我们两夫妻的恩人,我希望你能明白她对于我们杜家的重要性!”

    杜天宁上前一步,将水红和安常笑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神情严肃的对着自己的这个同窗多年的好友严声说道。(ziyou)

    片刻后,伊森仿佛感受到了来自于以往儒雅温润的杜天宁,极为难得的会有这么强硬坚决的态度,终于脸色一缓,一道无比俊美的笑意浮上了他的嘴唇:

    “这个我当然知道,瞧你紧张的,我又不是色狼,还能把安小姐给吃了不成?哈哈哈……”

    花园中的紧张空气,随着伊森那洪亮的笑声顿时消散于无形。

    杜天宁的身后,一手抱着孩子,一只手紧握着的、指缝中露出一丝绚丽五彩斑斓色泽的水红,也慢慢的将蛊虫收了回去。

    “呵呵呵……,看来这才来香港,真的是大有所获啊。”伊森俊美如雕塑的脸上,满是柔柔的笑意,让安常笑觉得和刚才那明暗莫测的男人,简直就有天壤之别。

    不过,安常笑那也敏锐的注意到,伊森看似随意的目光,却不经意的在水红手中一撇而过。

    “哈哈,为了表示我最真挚的歉意,今天就由我做东,去中环的一家餐厅吃早点,如何?”伊森丝毫不介意水红对自己投来的敌视目光,神情悠闲的自顾自说道。

    安常笑不由得头冒黑线,见过二的人,却没见过帅哥也能这么二的!

    “不好意思,今天我还有事,就不去了。”安常笑一边帮水红收拾散落在一旁的婴儿用品,一边冷冷的拒绝到。

    今天,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日子,再过几个小时,香港股市会出现一个百年来的疯狂崩盘,就算是有宏盛集团这个强大的经济合作伙伴在一旁支持兼并收购事宜,可是安常笑还是不想出什么意外,最好还是时刻关注着为妙。

    “天宁,今天安小姐好不容易才来香港,我早就想给安小姐亲自做几道菜,好好感谢她,今天就不要出去了,在家吃吧。”

    水红狠狠瞪了一眼伊森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安常笑的胳膊,就要朝这屋内走去。

    不过伊森却不打算知难而退,反而更加热情而诚恳的邀约到:“我知道安小姐是蓉城人,相信那家餐厅一定会合安小姐的胃口的。”

    眼前的路被人给挡住了,抱着孩子的水红不由得恼怒到:“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安小姐都说了不去,你怎么还死皮赖脸的缠着?!你再不让开,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怀中的小婴儿也仿佛感受到了母亲的怒气,挥舞着短胖的小手,朝着伊森咿咿呀呀的吼叫着。

    “红妹,伊森毕竟客人。”深怕自己妻子会二话不说就放蛊虫,杜天宁忙上前将水红母子拦在了身后。

    “呵呵,我想安小姐是不会忍心拒接我这个提议的,对吗?”犀利如鹰隼的棕色眼眸,高高的越过这对神情各异的夫妻俩,定定的落在了后面那衣裙飘然的女孩身上。

    身后的白衣少女,已经淡然的转过身,不再打算继续逗留了。

    “安小姐,你先看看这餐厅怎么样,再下决定如何?”伊森大步越过杜天宁两夫妻,从衣兜里掏出手机,递到了安常笑的面前。

    原本一个云手就想要将面前那炫目的手机给推开,可是安常笑的眼角余光瞥到宽大屏幕上一个奇异的图片,她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个似曾相识、无比熟悉但却有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中的东西,引起了安常笑极大的兴趣,抬起头,将带着无数疑问的目光投到了面前美若雕塑的男子身上。

    “呵呵,怎么样?我相信安小姐这些一定会有兴趣赏脸了吧。”伊森收回了手机,退后一步,再次微微半鞠着身子,优雅又绅士的再次邀请到。

    谦和却并不卑微,温柔但却让人不能拒绝。

    这行云流水的仪态,标准的外交辞令,从优雅中带着一丝贵族的傲气,恐怕是没有自小严苛刻苦的训练,是很难达到这种收放自如的效果。

    况且,伊森手机中的那奇异的照片中,也有安常笑想要找寻的答案。

    微微沉吟片刻后,安常笑迎上了伊森带着一丝企盼、好奇甚至是,已经让港媒对杜家这个媳妇极度的不满,就算是有杜家父子的极力周旋、调解,但还是在短时间内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差点儿连港督都惊动了。

    如果这次水红再为了自己而引火烧身的话,安常笑担心就算是杜家父子想要保住水红,可难度也会大了很多。

    但安常笑也知道,如果不让水红放心的话,一旦伊森有任何的举动,哪怕不是恶意的,也会招来狼蛛之吻,因为在苗人的眼中,对待敌人只会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想到这里,安常笑缓了缓口气,故意做出了一副调笑的神情:“况且,如果这伊森真的有什么不轨行为的话,你难道还担心我对付不了么?”

    一联想到当初安常笑在虫谷中展现出来的本事,水红微微一思索,也就知道了她这是对自己善意的劝告,也点了点头:“嗯,我也知道轻重的,安小姐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尽量不出手的。”

    “嗯。”安常笑也终于放下了心。

    由于要带一个小婴儿出门,奶瓶、尿不湿、磨牙玩具什么的都要带上,就算水红简略的收拾了一下,可那大手提包中也被塞得满满的。

    过了快半个小时,两个女人才收拾妥当出了门。

    临出门的时候,安常笑将刚才在伊森手机上见到的图片,转发了出去后,就安心的去吃早点了。

    二十分钟后。

    当低调大气而奢华的保时捷出现在热闹的中环旺角街道时,不仅是众多的路人看呆了,就连开车的杜天宁也傻了。

    一个有着香港市区典型的粤字老式招牌出现在了安常笑等人的面前。

    “龙井点心店?伊森,你确定是这里吗?”

    原本以为伊森口中的餐厅怎么都会是一个环境静幽、私密性极好的会所之类的,实在没想到却是一个闹市街边不足十几平方米、只放了几张桌子的茶餐厅。

    不过安常笑却见到,茶餐厅门外那排成了两条长龙的队伍,却在表明着这家店生意的火爆程度。

    但这里排队的人这么多,看样子没三个小时恐怕不会轮到他们的,真的能在这里吃么?

    仿佛知道众人的顾虑,伊森呵呵一笑:“放心,这餐厅的老板是我的老朋友,早已经给我们预留了位置。”

    看着四周逐渐拥挤的人群,杜天宁忙将车子挺进了一个相熟的俱乐部停车场,然后一行四人步行走了出来。

    杜天宁的儒雅温润、伊森的犀利贵气,已经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热烈追捧,但无一例外的都在水红毒辣霸道的目光中一一拜下阵来。

    要不是看着水红抱着一个可爱到极点的萌娃,众人真的要以为水红是个从地狱中出来的女罗刹了。

    “嘿嘿……,看来你太太对付那些抛媚眼的还真有一套,咱们都走了半天了,愣没一个人敢上前来的!”伊森见水红将一路的桃花尽数的腰斩在了摇篮状态,不由得猥琐的一笑,伸出胳膊肘撞了撞身边提满了大包小包的杜天宁,打趣的说道:“小心牝鸡思晨,夫纲不振哦。”

    “呵呵……,伊森你的中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在伊森眼中原以为会尴尬的杜天宁,却看着自己怒目横对众女子的妻子,眼中浮现出恬然温柔的暖意,淡淡一笑:

    “如果在一个人的心中,能为了你出生入死,甚至于舍去一切,我想伊森你也会和我一样,安然接受这份霸道但却是世间最为真挚的爱。”

    听到了杜天宁满是柔情的回答,水红抬眸迎上了丈夫深情的注视,不好意思的换下了刚才凶神恶煞的苗女面孔,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了杜天宁的身边,极为难得的红了脸。

    看着这夫妻俩琴瑟和谐的幸福模样,伊森一双如刀刻般的眉头紧蹙在了一起,若有所思的自语到:“难道说,这世界上真的有真爱么?”

    沉浸在天伦之乐中的杜天宁夫妻俩丝毫没有听见伊森的疑问,相拥着走进了茶餐厅,安常笑也随着走了进去。

    伊森只觉得自己身边飘然掠过了一只洁白的云朵,留下了一句如脆玉般的话语直刺他的耳鼓:“佛曰:前世的因,也要靠今世果的才能在一起,惜缘珍重,看似简单却不是任何人都能办到的。”

    “惜缘?”伊森的脚步停了下来,一双棕色的眼眸看着那渐渐远去的白色身影,一个挑战了自从出生来就牢牢印记在他思想中的观念,就此种下了一个在未来十年会颠覆整个东南亚皇室的种子。

    进了龙井点心店,一个国字脸、身材宽厚的中年男子,见伊森等人进来了,忙笑脸迎了上来:“少爷!”

    “嗯,乍仑,都准备好了吗?”伊森微微抬起了下巴,一股与生俱来的高傲和贵气从他举手抬足间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来。

    “都按照少爷的吩咐,早就备下了。”乍仑毕恭毕敬的上前将一行四人带到了餐厅内一处似乎专门为贵客准备的小雅间内。

    带有布帘的卡座,四周都是藤条编制的桌椅,虽然空间不大,但却布置的十分精致和小巧,安常笑看得出这茶餐厅的主人不仅是一个手艺高超的点心师傅,更是一个有着极好艺术熏陶的人,怪不得做出的食品会这么受人欢迎。

    喝过清凉可口的柠檬水,作为老板的乍仑亲自端着一个放满了茶点的托盘,掀开布帘走了进来。

    “少爷,这些都是平日里你最喜欢吃的,我今天特意都预留了几份。”一边说着,乍仑一边手脚麻利的将几种可口的点心放在了藤桌上后,朝着众人一弯腰后就退了下去。

    安常笑看着那藤桌上白底蓝花的小盘子里装着酥皮松脆的皮叉烧包、透薄得呈透明状的培根肠粉,还有几道精致的古法糯米鸡、布拉肠粉、杞子桂花糕、晶莹鲜虾饺、顿时将人所有的味觉和视觉都充分调动了起来。

    就连从来就对这些南粤小吃不是太喜欢的水红,在见到这些精致小巧的点心后,都立马爱不释手。

    在杜天宁怀中的小苏黎见到了妈咪正夹着一个外皮薄如蝉翼虾饺正朝着爹地嘴里喂的时候,自己也用小胖手从盘子里抓了一个叉烧包乐呵呵的抱在怀里啃了起来。

    这些茶餐早点,虽然价钱不高,但安常笑看得出无论是从原料的选择还是制作过程,都无一不是注满了制作者的无数心血。

    看得出这乍仑虽然身在市区街头,做着这全靠手艺为生的小买卖,但却没有一丝市侩的感觉,反而更加像是一个有着极高造诣的大师一般。

    “这餐厅真的是你朋友开的?那我怎么都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嘴里又被塞进了一根粉肠的杜天宁也发觉了异样,不由得满腹狐疑的问道。

    “呵呵……这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三言两语是说不清楚的。”伊森看着小苏黎手脚并用的爬上了藤桌,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紧紧的盯着自己面前放着的糯米鸡爬来,忙将盘子端了起来:“安小姐,怎么样?这些东西还和你的胃口吧。”

    尝了一口香甜的杞子桂花糕,安常笑这才缓缓的抬起头,直言到:“还不错,但我想伊森先生此时最关心的不是我胃口,而是你手机中的那座冥楼吧!”《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