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章 人物的出场&可怜的人儿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b章节名:第六章 人物的出场≈可怜的人儿/b

    云傲天很是诧异地看着笑得一脸甜美的丫头,这是小七?!不,即便很浅很淡,他依然看到了隐在那甜美笑容之后的冷漠和深沉,这是一个看上去才十几岁的小丫头该有的么?!

    何晓瑞走进屋里时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笑得甜美的小丫头,小七!真的很像她的小七儿啊……只一眼,她便明白了一些事。

    扶着她的云宏风马上察觉到了祖母的情绪波动,不由地看向站起身迎来的父亲。至于身后跟进来的几个人只看到那个他们想了好几年的丫头,纷纷笑得释然,“小七……回来了!”

    挑了挑眉,一个眼神,帝悠便知道他们最想隐瞒的事,还是被云家老夫人知道了……

    布了个结界,帝悠扫视了一圈。云家老夫人,何晓瑞,面容清丽,一头银丝显出她的年龄,近八十的她不仅是位青尊,更是一位强大的阵法宗师。

    云家家主,云傲天,面容清俊,一双眼眸深邃幽暗,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修为已是蓝尊强者,并且是位炼器大师。

    所以,即便云家在人口众多的大家族规模中真的是人口太稀少了,但在十大家族中依旧占据着牢固的地位,大部分的原因都归功于这对母子拥有的强大实力和高贵身份!

    鉴定完毕,帝悠将视线扫向一脸儒雅的中年人,那是云家二少爷--云宏水,武宗,他的妻子林兰儿,一个精明干练的女子,武宗。

    三少爷云宏风,稳重沉默,武宗,他的妻子萧玲,温柔端庄,高级武师。最后便是年纪最小的四少爷--云宏林,也是武宗,一张清秀的脸透着成熟。

    云家的直系子弟很少,但实力却是摆在那里的。毕竟太多人终其一生也突破不了武宗,当然,还有安静地站在云傲天身后的张伯了,武宗。

    云家人的确不错,也不枉她浪费时间跟他们耗了。敛起一直挂在脸上的甜笑,帝悠轻轻地吐出一句话,“吾名帝悠。”

    短短的四个字让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特别是张伯三人,毕竟,这跟他们计划的完全不同啊!

    “我不可能扮演别人,我只是我,至于我为什么选择帮助你们,也算是缘分。真正的云璎墨在六年前就已经死了,而我有这个兴趣在云家做客,顺便玩玩。”帝悠说得很直白,对于这些人,帝悠觉得还是实话实说地好。

    他们没有听清楚后面说的是什么,只知道他们的小七……死了……

    “你怎么……知道?!”唯一清醒着的云傲天马上反问,只是语气中有着一丝颤抖。

    帝悠看了他一眼,“我自有我的方法。”素手一挥,一大块水幕凭空出现,而那里面的场景赫然是六年前那个小小的云璎墨。

    那是在某个地方的森林深处,那个单纯可爱的小人儿满脸恐慌、茫然,跌跌撞撞,只为逃避那紧追不舍的野兽,身形巨大,长得极其丑陋,一双混沌的兽眼紧紧地盯着那娇小的人儿,似乎是猫抓老鼠似的,不紧不慢地跟着她,好像在考虑等一下该从哪里下口。

    最终小女孩没有出路了,看了看眼前的万丈深渊,又看向紧追不舍的野兽,原本稍显些倔强的小脸布满着绝望与哀痛,泪水终于滑下脸庞,小嘴张张,吐出几个字,随后纵身跃入深渊中……

    画面停格在这里,接着水幕消失了,可他们的眼久久凝视着那个方向,房间里一片死寂,透着无尽悲伤与死气。

    “云家大少爷云宏天,大少夫人木雪语,二十岁的年纪便已经是青尊,天赋惊人的妖孽,可是却因为保护云家免受灭族之难,纷纷陨落。原本该是足月出生的女儿也只能强制催生,故失去了一魂三魄,成了无法修炼的废材,神智更是一直停留在只有四、五岁时的智力。但即便如此,云家上下一如既往地对她好,因为她那不幸陨落的父母,也因为那从小就失去至亲的可怜儿。只不过,又不能做得太过,毕竟这是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太多的宠爱会引起族人的不满,因此也没有给予过多的保护,免得被人惦记,就这样,云璎墨不尴不尬地活了十年。”

    甜美清灵的声音缓缓地诉说着一个痴儿的一生,既然她准备在云家玩一阵子,加上因为小七的缘故才让她发现了这么好玩又狗血的事情,所以,她决定替小七做点事。毕竟现在她可是占着她的名,不论出去何种缘由,她是真心想为那可怜的小人儿做点彪悍的大事!

    “万恶森林,小七不可能自己进去。”云傲天低沉的声音透着阴冷,双眼紧紧地盯着知道一切的人儿。

    点点小脑袋,帝悠很干脆地承认,“上官月舞。”

    轻轻的四个字引起众人的惊疑,“不!上官月舞是为数不多愿意和小七……”林兰儿一下子跳起来,只是话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因为信任,所以更容易背叛,很正常。”帝悠笑着说道,“这个世界,永远是带着人的面具的畜生占了大多数。”在座的人都不是笨蛋,自然明白她话中的深意。

    “可是,为什么?”萧玲问出了众人未出口的话语。

    “为什么?”挑了挑眉,帝悠有些好笑道,“或许在云家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但其他地方多的是各种形式的争斗,特别是大家族。上官月舞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才成为比较受宠的孩子,可云璎墨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她付出昂贵代价才得到的东西,能不羡慕嫉妒……恨么?呵,云家也太与世无争了吧……”

    帝悠说到这里语气显得有些嘲讽,她玩着自己的小手指,“我知道你们不笨,只是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光靠实力……远远不够啊。”话语落下,久久的,房间里听不到一丝声音。

    良久,一道叹息打破了寂静,“谢谢……”何晓瑞微微低头,对帝悠表示了极大的尊敬。无论如何,即便事实真相是如此的残忍,让她无法接受,但是,总比一辈子不知道得好,她不想活得不明不白!

    我要改简介啊改简介~o(≈gt;_≈lt;)o~《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为您推荐